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

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日志

 
 

儿时的堡子/◆张根久(牡丹人在兰州)  

2017-01-06 13:42:08|  分类: 秦源文学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老家秦州吴集寨的湾河梁有一座堡子。那堡子就高高稳坐在我们村庄对面的山顶,承载着岁月无名的荣辱,也铭刻着我们苦乐的记忆。身处老家时,它在我们的眼前,奔波远方时,它就在我们的梦里。儿时的堡子/◆张根久(牡丹人在兰州) - 《老家新秦源》 - 《欢迎光临》

                                                             (图文无关,仅作插图用)

 

年幼时常听老人说,吴集寨的堡子始建于清同治元年,由村民和地保团练共同建造而成。在甘肃西部像这样的土堡很多,有些土堡规模很大,占地达百亩,有些很小,仅仅一个烽火台而已。

堡子占地约有四亩,城墙高约三丈。随着岁月的流逝,风雨的侵蚀,如今的堡子已成残垣断壁,留给经历者惨痛的回忆,留给后来者无限的遐想。

民国《天水县志》卷二专门为天水的这些土堡立了名录,对土堡的名称、位置、所属村落等作了汇编。对土堡的现状用了三个字:存、破、废,同时注明了土堡的建设的时间。我们村的堡子在《天水县志》第二卷第三十七页有如下记载——“名:吴旗寨堡;位置:在东山;始建年代:清同治元年;当时状态:废。

  土堡,就是一个土筑的城堡,其作用就是在敌人来犯时,村民进入其中避难,是一种土法的防御工事。令人不解的是天水境内这样的堡子很多,基本每村都有。那么如此数量的土堡到底用来对付的敌人是谁呢?据村里的老人讲,堡子主要是用来“跑回回”的,也就是说,我们的敌人就是以河西反动军阀马步芳、马庭贤为代表的“马家军”,“回回”就是当地人对“马家军”的代称,并不是针对其他回族民众。可是,我寻思,天水的汉人多于回人数倍,你不觉得我们汉人有些奇怪吗?可见,堡子应该不仅仅是对付“马家军”的,肯定还有别的用途。    

    通过对秦州志、西部地方志的查阅发现,原来甘肃的土堡最初的功能是烽火台,个别大的土堡兼有碉堡的功能。宋朝时秦州地界多有元人来侵,故宋代在天水境内就修了好多土堡,一则烽火传报信息,二则作为打仗守城用。后来直到清同治年间,发生了历史上有名的“同治回乱”(此处内容编辑时因故有删节,请谅),我们那里的堡子才和回民“马家军”有了关联。在同治元年至民国时期,朝廷兒政府出资村民义务在各村寨加固新建了更多的土堡,由此看来土堡就是用于战争防御,起烽火台和碉堡和躲强盗、土匪和回军用。1900年前后四五十年,天水发生过各类战事,而堡子在抵御外敌保护百姓财产方面起了相当大的作用。1930年左右,秦岭和牡丹(事发地)、红河(是“扇子会”建制并数年扎驻的最重要据点)、杨家寺人组织的“扇子会”,就和军阀马庭贤的队伍在我们村的堡子里打过仗,对老一代的人们来说,堡子对他们有着深厚的感情。

    我对堡子也很有感情,首先它的地理位置很特别,它不偏不倚地正对着我家的房门,每天起床,眼望东方,堡子山就映入我的眼帘,高大雄伟,美不胜收。更为奇特的是一名风水先生的论调,他说这个堡子山是我家主房的象山,四四方方的堡子形如巨大的印盒,预示着我们家必定会出掌印之人,我多么的希望在我们家尽快出个掌印者,把家族、把家乡的面貌改变一下,让它永远辉煌昌盛。

   其次,我对堡子有特别的感情,源于堡子总能唤起我儿时美好的记忆。

   人的一生总体来说是苦的,佛家说人有八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爱别离苦、怨憎苦、求不得苦、五阴炽盛苦。但是在苦命的岁月中,我的童年儿时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之一,儿时对我来说很快乐。我上小学时,学校在湾河梁有土地几十亩。我们师生每年要去农田里干活十几趟。农活之余同学们会在堡子里嬉戏,学着古时的士兵弯弓射箭,也学着将士们攻城打仗,简单的游戏,简单的满足,真是好不快乐。

春天,湾河梁满山的桃杏花灿烂开放时,堡子山就是花的海洋,粉色的桃花、洁白的梨花争妍斗艳,老师会带着我们上山春游,那情景好美,好爽快,好留恋。

夏天,小麦黄了,师生都会去学校的地里收割麦子,抽空摘些野草莓、野美子饱享口福。我很盼望秋天瓣苞谷、挖洋芋的日子。我们不仅有丰收的喜悦,更有难得的自助烧烤品尝,随便在地头挖个坑,拾些柴草就可以烤吃玉米棒子,那美味胜过仙丹。其实最得意的还是爬上果树摘来果子,在女生眼前显摆一下我们男娃娃们的能耐,若与喜欢的玩伴同吃、同乐,那就更带劲了。

冬天,当凌霜结在树枝上时,整个堡子山就幻化成仙境了,在堡子里堆雪人,捉谜藏,吃冰凌棒,有趣极了。

   我爱这又老又土的堡子,我爱这生我养我的吴集寨,更爱培养、哺育我的人。这片土地虽然还有些贫瘠,但正是它的贫瘠造就了更多的村人走出大山,去闯荡和开拓属于自己的天地。这里的人们永远保留憨厚朴实的品性,正是这种品性造就了走出去的人们都有一颗赤子之心——身处他乡,心归故里。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