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

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日志

 
 

阳江:大澳小思/◆张中定(红河人在珠海)  

2017-01-24 10:27:04|  分类: 秦源文学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张中定《大澳小思》

         大澳小思 - 张中定 - 张中定+《珠海报人》

        海浪拍打的不是白色的沙滩,而是我尘封冰凉的心;海风拂过欢笑的人群,自然也帯走情感的过往,也带走思想的杂质。阳江海陵岛海滩,自由而奔放、舒心而惬意,沉迷在人、海、天、时四者合一的美妙情境里,期待时间能够停滞,那怕少得不能再少的少许。

之后,去过的名叫大澳的地方其实不大,看着也不怎么起眼,给人的印象却是阳江之行的最深、最好。

大澳小思 - 张中定 - 张中定+《珠海报人》

 

1

 

大澳是个古村落。一踏进大澳,一股不一样的古气便扑面而来。

小巷里青色的鹅卵石和石板街道,平整中略有凹凸,完好下可见残损,它映照过秦时的明月,行进过汉时的铁马,岁月的风雨,世事的打磨,多少年之后的那一刻,我看不见的脚印,与某个瞬间的历史巧妙重合,并轻轻叩响,让我看大澳的目光便不由得细致起来,也凝重起来。

炎阳热风中走进的大澳,东走西转的行车,让我完全丧失了方向感。据知情人士说,大澳位于阳江市阳东县东平镇的东南方向,是名副其实的中国古村落之一,在广东的古村落中也是数得上的啦。游览东平,都要去珍珠湾看海,去飞龙寺赏古,而我们只要大澳,为的是在大澳多待一会,多看看,多想想。就是在这难得的寂静之处,在石板小巷里走走,在平静的海边坐坐,什么都不想的发发呆,也是好的。

大澳的小巷并不长,好像只有几十米长,被一块空旷的广场隔断之后,又有几十米。大澳的名字听起来很自信,但大澳看起来的确很小。大澳在远古时早就有人在地生养繁衍,石板小屋里——渔家文化的珍品,飘散着生命与生活的气息,石板屋顶上冒着青白的人间烟火,秦时就有人在这里结群而居,逐渐演化为一个叫大澳的村落。那时,大澳归南海郡管辖,汉时又属合浦郡,史称“六澳之首”大澳曾与广州的“十三行”相列,当时被称为“十三行尾”。也许,古史里曾经的风光,是它有理由有自信叫大澳的底气。

 

村居小巷,应该是最能昭示古村历史变迁的“岁月之脸”,大澳古村也不例外。

小巷里青色的石板还是原来的老样子,但小巷两侧的灰色的老房子,有好几处是拆掉后重建过的,有白色的墙壁,新式的阳台,有各式各样的屋顶,单独看也许很好,应该是村里先富起来的人家拆旧建新的例证,但把这些新房子夹杂在一排灰色的老房子之中统一看,就显得扎眼,不和谐,格格不入,有强烈的破坏性。本来是一张古典漂亮的“岁月之脸”,竟被这些乱建的新楼房弄成了大花脸,成了丑角,成一种明显不过的创伤,扎在眼里,痛在心上。

左侧一处房前搭起了脚手架,有几个工人在给这家白色的新楼房“穿古衣”,具体说来,就是将原来的白色外墙铲掉,用水泥调出古砖的颜色,重新做一层灰色的墙壁,上面压出与相邻房子差不多大小的砖块样式,猛一看像模像样,用手一摸也还算坚固,但毕竟是假的,仿古仿得再好,也不是原来古旧的样子。

在脚手架上干活的工人,很礼貌地停下手头的活,让我们这帮游客模样的人走过之后再接着干。我选了好几个角度拍了旧房子和新房子交错并存的照片。一位精瘦的老者坐在脚手架相对另一侧的屋檐下的小木凳上,抱着站在他面前的可爱小男孩。我在拍照的同时,想顺便和他们聊几句,想让自己不太容易的大澳之行不仅仅停留在走过场的到此一游,而是想和大澳人有交流,有交集,有发现,也有切实的感悟才好。

我俯身和颜悦色地对老者说:“大爷您好!这是您孙子吗?”

老大爷看着我,先是尴尬地笑笑,然后摆手加摇头地用粤语说不明白、不知道。他拒绝和我这个外人进行交流。

小男孩放声“哈哈”一笑,回头抱着爷爷的脸亲了一下,回头对我用普通话说:“爷爷没上过学堂,爷爷不识讲国语,我懂的,我会讲国语!”

“小靓仔你真可爱,真了不起,叔叔给你和爷爷拍张照片,好吗?”

“好哇!好的!”小男孩很高兴地答应了我,并像大澳之外广阔世界的其他孩子一样,即刻摆出一个“V”型剪刀手的标准拍照姿势。可就在我举起相机准备按下快门的一刹那,孩子的爷爷用粤语大声喊了个“不”字,并把孩子的脸扭回自己的怀里,不让他的孙子被我摄人镜头。

我理解一个相对封闭的古村落老人对外来陌生人的戒备,对外面未知世界的疑虑与惧怕。

在广东待了二十多年,我七七八八能听懂一些粤语,却不会讲。我放下举起的相机,向他们友好地笑笑,并双手抱拳,用老大爷看得懂的肢体语言向他表达歉意。

老大爷笑了笑,点点头,接受了我的歉意。

在脚手架下往白色墙壁上抹灰色水泥的壮实工人,好像对我没能拍成爷孙俩的照片过意不去,

他回头对我说:“不拍就不拍啦!这小地方的老人没见过啥世面,又保守,又固执。他怕他儿子外出闯荡挣钱不回来呢,这宝贝孙子就是他的命根子,生怕被外人抢走呢!”

   我对这位工人表示谢意。问他们把新房往旧里整的这房子是这爷孙俩家的吗?他回答说是的,并说:“之前,能拆了老宅街面房盖新式楼房的大澳人,都是敢折腾、有本事、挣到钱的能人,现在为了旅游和保护古村落,又要往旧、往统一搞。我们只是承包施工,让咋搞就咋搞,能挣钱就行。”

时间有限,无法再深聊下去,我告别这几个人,继续往大澳古街的深处走。

在当下中国,在时代潮流、历史遗存与生活诉求的夹缝之间,我们得如何寻找平衡?如何把握分寸?大澳古村落,唤醒了诗人文客骨头里窜动的古典情怀,而面对当地人真真切切的生活烟火,那些情怀又得置于何处,价值几何?

   

 

2

 

大澳是个小渔村。这里渔民风朴实,渔家文化特色深厚,是广东省较为完整保存明代原始渔家小屋风貌的渔村。

在村旁的小桥头环视一周,发现大澳三面环山,一面向海,不大的村庄就座落在三面环山的中间平台上,平台后高前低,背靠小山,面朝大海。

是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就不正是诗人海子著名诗句所描绘的那种诗意佳境吗?

渔家小屋建在小街两边,古色古香,也有比较新的二层小洋楼。我穿过西边的小街,面前忽然展现出一个大广场。我站在落日灼烤的广场中间环视一周,广场用土红色的大理石铺成两米见方的大格子,中间填充着灰色的大理石,两边各栽种一排不那么高大的椰子树,与不大的小村相比,广场大得有些出奇,令人颇感意外。心想,这里原本就有如此大的广场吗?想古人不会如此浪费金贵的土地吧?后来查看几年前的大澳照片,原来就是拆迁别的古屋,平整拓展出来的大广场,这是为搞旅游,为和其它地方攀比的结果吗?这个广场的崭新和豪华,与古朴的村巷有点不搭调,它的广阔与空旷,给人大而无当、无所适从的空虚感。

广场靠山的一边,有一座高大气派的灰色建筑,走进去一看,原来是一个对大澳的综合展览,用文字、图片、人物雕塑、生产和生活用具等,立体展示大澳的历史、风貌和旅游价值等。除了中间架起的一副少见的巨大鳁鲸骨架让人好奇,各种各样没见过的鱼和螺令人眼花缭乱,别的制作都略显简单、粗糙,到处布满了厚厚的灰尘,与不远处的国家级水准的阳江核电站声光电组合的高大上精美展览相比,这里只能算是低层次的“村级”展览水平,且大厅的灯光开得很昏暗,看不清楚展览的内容,也没有空调风扇等降温设施,热得人大汗淋漓,想多待会,多间接了解了解大澳的历史,却很难坚持,走马观花拍几张照片之后,便匆忙跑出来见见光,透透气。

大澳小思 - 张中定 - 张中定+《珠海报人》

站在展览厅高高的台阶上,前面就是一个海湾,便赶紧朝海边走,那里更自然,更广阔,眼睛和心情都更能舒展和自如。

广场左右两边的红色遮阳伞下,有几个大澳当地人在买当地的土特产和旅游纪念品,我走到叫卖最起劲的年轻媳妇的摊前,她摊上的鱿鱼丝引起我的注意,比拳头大的一小袋卖五元钱,价钱不贵,与别处比算是很便宜,就想买几袋帯回珠海给朋友和同事品尝。

当我掏钱包时,扭头朝左一看,正好与路口一位老大妈的目光相遇,有新奇、有恳求、有善意、甚至有一丝不好意思,我停住再细看,她的头发花白,干瘦的脸上布满深深的皱纹,小而薄的嘴唇干裂着,她楚楚怜人的样子,让我一下子想到我那和她一样神情的逝去的老母亲,我真有拉拉她干枯的手,抱抱她单薄身子的冲动。但我什么也没做,只是默默地走到她的摊位前,看她的待卖的鱿鱼丝,她打开一包让我尝,腥味之下是淡淡的甜和悠悠的香。我放弃习惯性的讲价,想马上掏钱买几包,一看相邻摊位的那位年轻媳妇正朝这边看,我怕她会记恨老大妈抢了她的生意,我便停下没买,装模作样地向海边走去,胡乱拍了几张照片,看年轻媳妇被一堆游客围住看不见心虚的我,就跑过去买了六包老大妈的鱿鱼丝,她被意外的生意逗得笑了,小小的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她抓起两个贝壳执意要送给我以示感谢,我笑着谢谢她的好意,没有收。我收下她这位大澳母亲开心善意的一笑,就足够了。

广场面对海湾的边缘,中间地帯有一尊高大的汉白玉雕像,有人说应该是曾经下西洋路过此地的中华民族英雄郑和吧?但又有人指出,雕像的官袍胸前有龙的图案,而郑和原是名叫三宝的太监,不应该穿只有皇帝才有龙图案的官袍。

一时不能确定答案时,我们共同把注意力投向几米开外的大海。

准确地说,这里只是一个不大的海湾,举目远望,古侧从大澳村边向海里延伸的山脊,挡住了远观的视线,使原本不那么大的大澳海湾感觉更加小了。海面不远处散落着几条渔船,静止不动,沉寂无声。

谁能想到这里曾经是个历史上非常有名的千年古港,当年渔船竞渡、海鲜丰饶、渔火闪闪、渔歌声声的热闹景象,好像已经远去了,它只停留在大澳人的记忆里。坐落于大澳渔港西侧海边的阳东县东平镇新港渔港,现在成了著名的国家级中心渔港,更远一点的阳江渔港,则是更为重要和巨大的国家级中心渔港,那里万船竞发、声势浩大的景象,是如今冷冷清清的大澳渔港不能比拟和想象的场景。我在港口的石阶上坐了下来,我想我能感受到被岁月冷落之后的大澳,安静下面掩藏的失落与不甘。

大澳渔港的水深不够,更大的新型机动渔船开不进港,大澳的老渔民纷纷洗脚上岸了,新一代想有更大作为的渔民仔,则不想在大澳的浅水中甘愿沉寂,改而购置更大的渔船奔向更大的新港或阳江渔港,再从那里出海奔向南海,纵深太平洋,在更为广阔和蔚蓝的地方,向海洋索取更为丰厚的收获。

大澳渔村是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必经港口。如今,大澳千年古港,只能在时代大潮的激烈冲击下,萎缩了,沉寂,退回到一个安静的村落状态。

大澳就这样成为大澳新生代人的思乡处?

大澳就这样成为外来者来旅游的新奇地?

    当我们背对大澳古港拍照留念时,天空忽然变得乌云滚滚,我只能拍下并留住上天于此刻给大澳和我们的一个深沉的表情。

 

 

3

 

    不知不觉间,大澳又变成了一个像模像样、名副其实的旅游景区,而且还三A呢。

同来的阳江市作家协会的小王作家介绍说,大澳古村2012年被评定为“国家AAA级旅游景区”,2013年获得“广东省摄影基地”称号、被命名为“中国古村落(广东传统民居)”。大澳渔村申报2012年广东省旅游扶贫大型重点项目,凭借国内著名旅游规划专家陈南江博士领衔的广东中建设计有限公司对项目准确的形象定位——“海上丝路古港、广东最美渔村”,在与全省14个旅游景区的PK中脱颖而出,以第二名的成绩入选。获得广东省政府300万元旅游扶贫资金。此外,大澳渔村还被评为广东省人文历史最美乡村旅游示范区(点)、广东省旅游特色村、阳江市新十景等等。

在大而有气派的大澳广场前方右侧,在建的一所三层高大基座楼房业已成型,可以看出有宽阔的窗户、巨大的平台和洋气的尖顶,听说是未来上档次的游客接待中心,但这又和大澳小渔村,和它的古老街巷很不协调,有点像是小渔民中跳将出来的一个大土豪,而且挡住了后面老街看海的视线,感觉不那么爽。

大澳小思 - 张中定 - 张中定+《珠海报人》

小巷里也在建新的仿古的房子,但仿得再古再好的房子,也根本就不是真的古房子,旅游开发者想讨好游客的钱包,但真正寻旧仿古的行者,大概打心眼里不会买账吧?

大澳的海边也修建了新的围栏,样式很洋气,从安全和旅游的角度看是有必要的,但给人的感觉还是与大澳古村、大澳古港口不怎么吻合,特别是站在新的围栏之后看海,觉得大澳不大的海湾变得更小,更拘束,人和海之间多了一道人为的屏障,隔离了人与海之间亲近感,我在心里拒绝着这些围栏,我想轻松自在地走向海边——那是过去时态自然而然的大澳,那是可以随意亲近的大澳古港。我喜欢没有围栏的大澳。

    站在海边呼吸有着腥味的海风,想古时大澳繁华时究竟是一番什么的热闹景象?如今,去了别处更大渔港发展的大澳后生们,他们对生养自己的大澳渔港又是一种什么感受?一个小时的观光时间很快过去,我离开大澳时复杂的心情,对大澳而言又算得了什么?

海边唯一一条进出大澳渔村的双向两车道的路显得很狭窄,很促局。我们乘坐的广东省作家协会阳江考察团的加长班车,从还在修建中的不大的停车场出来,刚一右拐弯,就被一辆粤B牌的深圳车违章逆行堵住,死死地卡在那里不能动弹,整个一条滨海小路就堵死了。没有人来疏导,也没有车主愿意主动让路,等了好长时间,那辆蛮横的粤B牌的深圳车终于回归正道从我们车的左侧硬挤了过去,我们的车才得以正常前行,慢腾腾驶出了大澳。我担心源源不断开进大澳的车要停哪里?它们会把不堪重负的大澳古村压沉,沉到没有车辆喧嚣的古时候去吗?

 

绕过小小的山头,大澳隐在身后不见了。遗憾没去真正的大澳渔家看看他们扎石柱架在河中海里的空中阁楼,没品尝一下大澳真正的海鲜……那就当作回头寻访大澳的理由,留给下一次,再下一次……

我寻思,在紧张的工作、匆忙的生活之余,大澳,是个能让人停下来想一想的地方。

安静的大澳像一位阅尽华年的老人,在时空的交叉点上坐得很实,接地气,有岁月来去的痕迹,有生命生长的气息,有生活搅动的温度。我的脚一踏上大澳古老小巷里青色的石板,“嚓”地一声,这一切就让人真切地感觉到了。且尤为重要的是,大澳热中帯腥的海风,让我久锈死的心,再次活泛,再次灵动。

走了太多的路,看过太多的山和水,在大澳,那一天的那一刻,风掠过海面吹向我,吹不成诗句妙语时,顺便就吹开了我久锢的心。

再回首,容纳我的背景是个渔村,是个古港,我还是不愿意认可它是一个景区。它不为我的任何动作与思绪所动——大澳就是大澳,小得敞不开目光,驰骋不了想象,大得却能容得下一切和所有。

 大澳小思 - 张中定 - 张中定+《珠海报人》

    这是远处的阳江国家渔港,并非大澳渔港。

(2016年8月25日至28日参加省作协阳江采风,27日去大澳观光,9月2日至10月24日断断续续写于《珠海报业》,以完成作业交稿)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