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

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日志

 
 

云雀博苍鹰,舍我其谁何彩兰/◆正客老榆(杨家寺人在天水)  

2015-08-22 10:56:35|  分类: 秦源论文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天水秦腔研究会《云雀博苍鹰,舍我其谁何彩兰》

                      云雀博苍鹰,舍我其谁何彩兰

               ——观何彩兰《打镇台》有感

                                   正客老榆


云雀博苍鹰,舍我其谁何彩兰 - 天水秦腔研究会 - 天水秦腔研究会

 

云雀博苍鹰,舍我其谁何彩兰 - 天水秦腔研究会 - 天水秦腔研究会

 

云雀博苍鹰,舍我其谁何彩兰 - 天水秦腔研究会 - 天水秦腔研究会

 

中华上下五千年,秦腔为大地之声!

不知何时我也喜欢上了秦腔,喜欢秦腔在黄土高原上、在秦岭马骡上、在田间地头上吼出的那份苍凉。

 “金声调玉振,彩兰舞当空”这是西堃先生写给何彩兰的。

何彩兰,女,主攻须生,陇西县秦剧团台柱子,业务团长,这是我对何彩兰最初的了解。

在一个灰蒙蒙的下午,我接到西堃先生的电话:“有一个饭局,何团长在,你过来。”何团长?何彩兰?我有点迫不及待了。

饭局上的何彩兰平易近人,随和,很亲切的握着我的手说:“杨老师好!”地道的陇西方言,没有陕西方言中的秦腔味,能唱出精彩的戏来吗?

到了晚上,《打镇台》,何彩兰出彩了。

随着一声优雅的“尔嗨”,何彩兰扮饰的王震踩步缓缓入台,提袍,捋须,摔袖,如行云流水般。此时的王震心情水一般的平静,没有波澜,没有起伏,包括何彩兰的眼神。

李庆若入场,戏开始活跃起来。李庆若八台总镇何等的威风,堂堂掌管军权的统帅,儿子居然被打死了!这出戏是以大欺小的典型,也是以小博大的成功范例,李庆若失子之痛、位高权重、嚣张跋扈、欺压小官的霸气谁能演出?陇西秦剧团总能给天水戏迷给出意外。

李庆若的威武、权势、霸气外露被这位叫田录平的演员发挥的淋漓尽致。“王震,狗官”当属花脸的嗓音,字字掷地,铿锵有力。两人开始了智力上的较量,这种戏台上的智力较量是体现在肢体语言上的。二人你来我往,你退我进,你逼我缩,你压我顶,小小七品县令的弱小,噤若寒蝉;八台总镇的高大威猛,威风凛凛,尽显陇西秦腔的风采。

审这案官司有了难度,一方是户部尚书,一方是八台总镇,王震陷在两难之中,是秉公办理还是徇私枉法讨好李庆若,王震在苦苦思索。秦腔表现这种思索的方式大致有四中:一是手指,在太阳穴上转圈;二是把手掌贴在屁股上下搓动,像《杀庙》中的韩琦;三是双手贴在一起来回搓动;四是用闪帽翅来展现演员的内心活动。闪帽翅是做工活,是要讲究技巧的。何彩兰的帽翅先从左边闪起,然后右边,而后左右边,再后左右转圈闪。俗话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何彩兰的帽翅功何止十年!懂行的人说是脚在闪,不知道何彩兰是什么地方在闪?

何彩兰的眼神这时出彩了!我认为何彩兰的眼神是在成千上百台戏中衍生而出的。从两难中的无神,李庆若欺压下的退让,再到主意而定的刚毅,无不出彩!我在天水的舞台上很难看到一个演员的眼睛,不止是两窝黑墨,还有蝌蚪,要不就是一条缝线,像是昏昏欲睡,提不起神来,演员还未出声,兴趣已经去了一大半。在天水市七里墩的夜晚能看到何彩兰出彩的眼神,是何等的荣幸!

台下的观众没有掌声,但却鸦雀无声,一个个屏住呼吸,人不多但却凝聚。天水秦腔戏迷自古以来对于秦腔的理解有着高度。刘毓中老先生当属秦腔界中的泰斗,但他到死也没有理解为什么天水人的掌声没有落在他的头上。天水人的掌声何其金贵!

舞台上开始了白热化,李庆若的权势和咄咄逼人的气势激怒了王震。李庆若无视国法,打闹公堂,将王震一个小小的七品县令打了一顿皮鞭,泥人也有三分土性,何况王震。

王震的火气上来了:皮鞭打气得人满腔怒火, 七品官在公堂我无法奈何。。。。。。开言叫声李庆若这段唱当属经典,何彩兰的声音铿锵有力,字正腔圆,余音绕梁,像是飘在雨后的七色彩虹上行走,潇洒飘逸,从空中而来,回旋,又从空中而去,给人以无穷回味之感!天水的戏迷陶醉了,陶醉到忘记了鼓掌。这出戏以戏曲研究院丁良生为代表,只在荧屏上见过,做工细,嗓宽,音厚,纯正无暇当属大家风范,在秦腔史上是一座丰碑。偶然在光明剧院看到谭建勋的《打镇台》,眼前一亮,给人一种无法超越之感!这两位都是大家,何彩兰能比?我认为有过之而无不及!

王震一发怒,李庆若便遭了秧,衙役一顿乱棍,这一帮衙役早已看不惯李庆若的嚣张跋扈,下手便重了些,打的李庆若皮开肉绽,奄奄一息,骤然晕倒。

衙役以为被打死了,上奏给王震,王震尚在怒气之中,一听李庆若被打死,便魂飞天外,三魂六魄不在了!惊吓、恐惧、绝望、无助怎样表现出来?何彩兰几乎是软弱无力的瘫在桌子上的!浑身像被电击一样地颤抖,双袖掉在桌前面,像是一袭瀑布;胡须摆动的凌乱,像是惊诧了的野马!谁人能比?谭建勋的我看过,他是趴在桌面上的,不及!

这时候的王震心里承受能力已经到了极限,战战兢兢中来到李庆若跟前想要看看他的生死,猛然间李庆若一翻身,王震没有害怕,但却出了一口长气,王震的一条命算是被捡了回来。这时的何彩兰弹了一下额头的汗珠,望了一眼悬挂在高堂上的的圣旨,已经是胸有成竹,淡定自若了。

戏闭了,天水戏迷奉献出了他们金贵的掌声——这是我看戏以来第一次在乡村舞台上见到戏唱完观众给出的掌声,他们的掌声是送给何彩兰的。

 

2015.4.13.

云雀博苍鹰,舍我其谁何彩兰 - 天水秦腔研究会 - 天水秦腔研究会

 

云雀博苍鹰,舍我其谁何彩兰 - 天水秦腔研究会 - 天水秦腔研究会

 

云雀博苍鹰,舍我其谁何彩兰 - 天水秦腔研究会 - 天水秦腔研究会 
 
云雀博苍鹰,舍我其谁何彩兰 - 天水秦腔研究会 - 天水秦腔研究会

 

云雀博苍鹰,舍我其谁何彩兰 - 天水秦腔研究会 - 天水秦腔研究会

 

云雀博苍鹰,舍我其谁何彩兰 - 天水秦腔研究会 - 天水秦腔研究会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