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

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日志

 
 

春山牛铃响 /◆ 宝峰苍狼 (牡丹人在牡丹)  

2015-04-26 14:11:55|  分类: 秦源文学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山牛铃响 - 宝峰苍狼. - 红雨黑雪.

    只是老远的看见桃杏花开了,远远的仿佛一片片彩云落在树林里。山坡上,天气乍暖还寒,不时的有春雨打湿泥泞的山路,加上琐碎的凡事 ,我错过了她的花期,只是在她散发的芳香里、我麻木的思绪恍惚间被带到花季!

    菜籽花开了,开在田野、而芳香却透过红尘的喧嚣挤进我的心扉,躁动我的孤独,让人的思绪翩然起舞,于是我的心像风一样,云一样飘向碧波荡漾的原野!

    麦苗已经长得很高了,马上就要拔节出穗了,前些天还睡眼惺忪,黄毛丫头般的油菜苗已然变得花枝招展,像一个个纯情少女,曼妙的舞姿,摇曳着你的梦幻,橙黄碧绿相间,清风动时波涛涌向山巅,与彩云连成一片片,也不知哪朵彩云中有一个思凡的仙女,透过云层在窥探,寻觅哪可以一解相思的伊甸园!

     我的脚步很轻很慢,踩着春的脉搏,像一缕风一样的轻灵。静静的山只有梦,还有我那只雪白的小精灵小狗,游荡在这人间仙境,偶尔碰见一两个在田间劳作的的大叔,和带着孙子的村妇,沟底里一头卧在草坪上的老牛,对面半山地里种地的一家四人,赶着一对驴,蜘蛛一样的来归穿梭着,而这一切就像一副画里里的点缀,使人想起桃花源记里的世外桃源!亦或那劳作的人是陶渊明在种豆,都不是,这只是家的春山。

    小狗欢快的乱串,淘气的神态感染着我,走向大山深处。来到朋友在半山的果园,尽管他不在,但他的果树却没有偷懒,依然欢实的成长着!成长着他的希望,虽然还是三四年的小树,但我仿佛一看见满树硕果累累,红彤彤的一大片,满园清香,勾出我的馋虫。天道酬勤,但愿他心想事成,早日收获他的梦想!

      离果园不远处的洼地里好像是我熟悉的杨叔和他儿媳在种地,杨叔快七十岁了,身体健壮,紫褐色的脸庞,亲切的像厚实的黑土地!言谈铿锵有力,性格活跃,喜爱热闹,每每见到他,我们都要寒暄几句,今天也不例外。,我走过几片油菜地,来到他的地里。杨叔老远就招呼我,'我以为是哪里的人,在考察啥,牵扯是你昂,你咋消闲得很吗?考察啥着里啥?我说来到果园转转,看看果树长的咋样,,也看看你一天干啥着里,几天没见你,你好着哩没?‘咱不好者咋哩,能吃能喝的’,他回答说。地快种上了嘛?我问他。“快了明天就种上了,咱种的少,消闲,远处的山地都不种了"。年龄大了干不动了就少种些,儿子又不在,别把你苦坏了没人管了,我说。"就是,娃娃不让种了,我到底闲不住,少种点,一年够吃就行,苦惯了,闲不住,闲下来浑身疼啊,再说地里干活多豁朗"。就是,你看今年的麦子,长势多好,麦子长得黑油油的,我有些激动的说。咱歇卡,抽根烟顺顺气,日月常在,何必吧你忙坏,我还不想啃你的蒸馍哩,我挪揄地说道,"你娃一贯咒我死里,我还偏不死,偏要涨眼哩,把你給干急着去’。我说好!好!好,你活一百岁,只要你身体好,行吗!"生死有命,管他哩,活过一天两半天,咱先把阳世三间的白面吃脱一天算一天,你说哩”。杨叔爽朗地回答!就是,这么好的生活,你好好好的享受着,你走了你看这么大的山豁豁,谁堵哩,谁和我抬杠里!“少谝传,到后头转去,打搅不得我干活,日色晌午了,还要加一行地膜才能歇"。我本想帮忙,怕我的小狗踩踏他的地膜,就先告别了。春山牛铃响 - 宝峰苍狼. - 红雨黑雪.

 

    下得坡来到山路上,忽然一声声悠扬悦耳的铃声,顺着平仄曲折的山路飘忽而来,顿时使空旷而寂渺的大山增添了许多灵性,他陡然唤起我内心深处以往的记忆;“当朝阳升起时,蓝天白云下,勤劳的父辈依然耕作了一大片土地,晶莹的朝露,在悠扬的牛铃声里玉碎。这儿那儿,一声声的铃声,此起彼伏犹如喧嚣着的鸟儿叫春;下午一群儿郎,赶着牛马去放牧,清风里、林荫中只听到儿郎们的欢笑和一声声牛,只看到一片片彩云眷恋那一片山坳陶醉于那些儿郎们的童真,悠扬的牛裹着儿郎们的欢笑和梦幻飘向清风与流云:夕阳下成百头的牛马骡子,涌出山沟,英勇的少年骑着马儿早先奔驰而去,剩下的牛羊,随着清粼的溪水,在铃声中,顺着柳堤渐渐靠近炊烟里的村庄”。

     一声牛叫打断了我的思绪,我顺着山路寻觅,于转弯的山坡上,一大一小两头牛在吃草,大牛脖子上的鉄铃,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那响声带动我记忆中的铃声的共鸣,温顺的老牛,稚气的小牛依然和我淘气的小狗较上了劲,小狗咬着,牛儿追它,老牛竖起耳朵逼近狗儿,狗儿跳上田埂咬起来,这时一个老人来了,“奥!我当是谁,你转哩嘛”?我回答,魏爸你上地哩吗?你看你今年有功劳,大牛生了一个小牛仔,你可要给财神多磕头啊!“就是”,老人听我夸他的牛,很高兴,说:“我这头老牛养了几年了,一年下一个牛娃,现在没人养牛了,我也跑不动了,但舍不得买啊,卖给牛贩子叫人家杀了买了肉了咋办,我先养着,实在养不动了再看吧!”是啊!往日成群的牛马,如今快要比公园里的老虎都稀奇了!我心中有些潮湿,我想起了我故去的老父亲,一生养过许多牲畜,他说:“一大家子人靠这些牲口养活哩,要把它们当事些饲喂,再累都要按时添草饮水,干草要铡碎,越碎越好,寸草三刀,没肉也长膘即使半夜起来也要给牲口添草的”。他们就像亲密的老朋友一起拼搏那些困难的日子,父亲听他们吃草时的声音像是在欣赏一曲优美的音乐,看他们吃的膘肥体壮,梳理着他们的皮毛,是父亲很惬意的享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几乎是形影不离。我很难想象,如果没有了那些牲畜,父亲的日子将会空虚的如何继续!“你今你年没有种地吗”?魏叔的问话把我游离的思绪唤回,我有些羞愧地回答,没有种,只种了一点菜地。你的牛铃很响亮,我赶忙转移话题。他说,牛有个铃儿好,有时在地里干活顾不上管牛了,循着铃声可以找到牛的,再说牛的声音很好听,听习惯了,听不见了反而很寂寞!

我悲由心生,看看对面的阴山,荒芜的彭草 遮住了春天的笑脸,上千亩万亩的良田,如今像一片戈壁滩,而且正在扩大蔓延,在早些年父辈在每能长一棵庄稼的地方,决不会有一苗荒草,把春天的原野打扮梳理的油光鲜亮,如今满山的恶草连牛羊也不吃,除了一群野狗追赶野兔打破山的寂静,还会有谁来梳理她的忧伤!

在回响着,循着铃声,我找不到往日大山春天的模样,就连着悲壮的牛铃声,也许会有一天消失在苍茫的梦乡!

春山牛铃响 - 宝峰苍狼. - 红雨黑雪.

 

春山牛铃响 - 宝峰苍狼. - 红雨黑雪.

  评论这张
 
阅读(594)|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