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

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日志

 
 

我误解了林徽因/◆拈花微笑 (秦州牡丹)  

2015-03-23 23:35: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拈花微笑《我误解了林徽因》
        
我误解了林徽因/◆拈花微笑  (秦州牡丹)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阳光明媚,忽然就想起了民国女子林徽因来。
        据说这个美丽的女子,曾被徐志摩怀念了一生,梁思成宠爱了一生,金岳霖默想了一生。这该得有怎样倾国倾城的容貌,怎样至高无上的才情,才能赢得如此三个优秀男人的爱?让同样身为女性的我们,真真有些羨慕嫉妒恨了。 
      知道林徽因之前,就认识诗人徐志摩,那首早就烂熟于心的《再别康桥》,深深地吸引了我,其中所表现出的如画般美丽的景色:夕阳,金柳,康桥,柔波,还有天边的一丝丝云彩,都逐一烙印在了心里,而字里行间流露出的不很沉重,不很过份,但贯穿始终的忧伤与惆怅,一句句,一字字,如同一声声的叹息,落在字里行间,砸在人的心上,让人挥之难去。于是,我总是不由自主地遥想,遥想这个与我隔了一个世纪的诗人,如何神情落莫地一遍遍徘徊在异国他乡,一个名叫康桥的地方,这个清瘦的诗人,竟扯出了我如许纷飞的思绪,惹我几多心疼。后来,听人(好像是高中的语文老师)说,这首诗跟一个美丽的女子,林徽因有关。难怪!我全然明白了,诗人的满腹离愁别绪,满腔的留恋不舍,原来是如此缘由,后来又了解到,这个让诗人写出如此优美诗句的,让他甘愿做一根水草,只为能一生一世躺在她的柔波里的美丽女子,竟另择佳偶,这让年少而又崇尚美好的我不由有些愤愤然了。对如此深情却终是空付了的诗人深深叹惋的同时,竟对这位当时全然不解的美丽女子心生恨意。甚至有一种恨美心理:凡是长得漂亮的女子,大都面若桃花,心如蛇蝎!(嘿嘿,大概是自己长得不漂亮,不平衡心理在作祟吧?) 后来,零零碎碎地读到了很多有关徐志摩,林徽因的文字,我忽然发觉:我实在是误解了林徽因,误解了这样一个聪慧,灵秀的女子。且不说她出生江南水乡,书香之第,如一朵出水芙蓉般,蕴含了一身的灵气,生就一颗聪慧的心灵。她还博览群书,在很多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和非凡的成就。她是民国时期著名的女建筑学家,是传统景泰蓝工艺制作的传承者;她精通音律,熟谙诗文……她在多个方面所表现出来的多才多艺,足以担当“民国才女"的称号,让人不由对其肃然起敬。及至浏览了白落梅的《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对
徐志摩与林徽因的关系有了更多的了解.
       徐志摩与林徽因两人在剑桥读书时一见钟情,林徽因之于徐志摩,是纯洁而又理智的初恋,而徐志摩之于林徽因,却是婚外之恋。后来,徐志摩又弃林徽因,而与当时已是有夫之妇的名媛陆小曼热烈相恋,聪明的林徽因冷静地选择了埋葬这段感情,默默地转身退出,最终嫁给了稳重安定的梁思成,安享了一段静好的岁月。诗人是浪漫而又多情的,他给予的爱足以让一个同时也爱他的女人为之赴汤蹈火,甚至是众叛亲离,亡命天涯只为永相随,但诗人的感情又是动荡的,充满了不安定的因素。炽烈的感情,如同一堆熊熊燃烧的火焰,又如同一杯纯度很高的烈酒,让人痴狂,让人沉醉。然而,燃过之后,酒醒之后呢?只剩一堆灰烬,满目狼藉!所以,此时此刻的我,尤其是已进入中年,经历年轻时的孟浪而业已安定下来,坐享安静岁月的我,十二分地理解了林徽因。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冷静的,理智的,聪慧的美丽女子,她没有追随一份浓郁热烈但可能摇摆不定的感情,随他或沉或浮,而是选择默默地埋葬一段感情,去经营另一段感情。让时间来淡忘一段感情,用悠长的岁月来酿造另一段幸福,而且是可安享一生的幸福,不能不说,是最明智的选择了。 

我误解了林徽因/◆拈花微笑  (秦州牡丹)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林徽因与梁思成)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