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

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日志

 
 

西北师大毕业生就业问题访谈录/◆张中定(红河人在珠海)  

2014-11-01 01:25:38|  分类: 秦源言论观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问:西北师大新闻系大一学生刘书林
回答:西北师大校友、《珠海报人》编辑、记者张中定

1.你是什么时候毕业的?在西北师大就读和现在工作的大致情况如何?

    我叫张中定,发表文学作品时曾用笔名祁山、八图、梦北、蓝水中定等,老家是甘肃礼县红河乡八图庄。1980年考入西北师大政治系(现在政法学院的前身,当时学校叫“西北师范学院”)。我在上中学时开始在《甘肃日报》发表作品,在西北师大上学期间任校学生会宣传部长、校学生会会刊《同学》杂志主编,在全国各地发表了大量的诗歌、小说、新闻报道等作品。1985年毕业后,在金昌市的央企金川有色金属公司当了8年的《镍都报》(有公开刊号)文艺副刊编辑和新闻记者。我的大学生活怎么比别人多出一年呢?原因是补习高考时搞垮了身体,得了严重的神经官能症,曾经因病休学回家一年,也就比其他同学晚毕业了一年。

西北师大毕业生就业问题访谈 - 张中定 - 张中定+《珠海报人》

大学时代曾经年轻并时髦过的张中定

    我现在是广东珠海特区报社旗下《珠海报人》的《学术围观》和《报人荼座》版面的编辑。工作期间,在海内外报刊发表大量诗歌、小说、散文、散文诗、评论、新闻报道等作品,各类作品数十次获得《广西文学》全国大学生文学创作评比、广东省报纸副刊评奖等奖项,作品被收入《全国高校校园文学作品拔萃》、《中国青年爱情诗选》、《2010中国网络诗歌年选》、《当爱恋已成网事》等数十种作品集,出版有《第三只眼睛》、《檀色琴盒》、《心灵的现实》、《被爱点燃》等7部个人作品集, 2012年12月被《文学月刊》杂志整本推出《张中定作品专辑》。沉寂数年之后,最近又开始写作、发表作品,将有个人新作品集面世。先后加入甘肃省作家协会,系广东省作协会员、中国散文诗学会会员、《文学月刊》签约作家等。
    现年53岁的我,不久前刚刚又经历了一次就业、上岗的风暴。珠海特区报社内部又折腾“改革调整”,将我原来所在的部门新闻研究室撤销,又得重新到信息技术部上岗编辑珠海特区报社党组机关报《珠海报人》,还得为珠海新闻网制作专题、管理报业微博运作等,正在报社的三线工作中等待退休生活的到来。此前还参加了多种岗位培训和新闻记者换证资格全国统一考试,活到老,学到老,时刻准备被折腾到老是中国特色职业生涯的一种常态。

2.你毕业时的就业形势如何?你毕业之后是直接就业还是想过考研或考公务员?

    说来话长,我毕业时的就业形势正处在计划经济末期,那是空前绝后的好。当时到处缺人才,大学生也很少,毕业之后被分配直接就业是唯一的选择,没有考研或考公务员的选项,因为那时根本就没有那样的政策和做法。现在呢,我的建议是看自己的学习能力和经济情况而定,能考研的就考考看,但今年随着公务员改革和待遇的下降,考公务员的人数在下降,大多数的同学还是直接就业的好,在工作中学习也是一种比较实际的办法。
    我这60年代的生人,不幸生长在动乱的“文革”年代,但却有幸赶上了国家拨乱反正恢复高考制度之后的头几班车。那时国家到处缺少人才,只要有能力无论年龄大小谁都可以参加高考,千军万马敢于高考的人流如潮,但真正能考上的却很少,全国的高校不多,也没有乱扩招的弊病,录取人数都很有限,记得1980年我参加高考时,我们甘肃省的录取率才只有2%,与如今80%-90%的录取率相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西北师大毕业生就业问题访谈 - 张中定 - 张中定+《珠海报人》 

第五本诗集《心灵的现实》一书作者简介照片

 

    那时考大学难,但一旦考上了大学就等于捧上了国家的“铁饭碗”,像我这样的农村学生就算是“跳出了农门”。大学生的就业政策是全部包分配的,毕业了不愁没人要,而是抢着要。当时,国家对高等教育很重视,很扶持,我们所上的西北师大属于最优厚的照顾待遇,在校时的书本费、住宿费、生活费全部免费,大部分农村学生还能每月拿到5元钱的“助学金”,别看钱少,物价也很便宜嘛,3元钱就能买到一张兰州到天水的火车票或者一双像样的皮鞋,两毛钱就能看一场时髦的最新电影,老旧片子5分钱也有得看。记得兰州大学、甘肃省工业大学等学校还是每月要缴40元左右生活费的,且伙食远不及我们师大的免费餐好,因此他们妒嫉地戏称我们“师范大学”是“吃饭大学”。
    我毕业的1985年情况比较特殊,国家一些新的做法开始冲击旧的规定,从国家大量出台的一系列规定就可以看出端倪——国营企业工资改革问题、关于甘肃省违反国家规定乱发奖金的通报、国务院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出口关税条例》、坚决制止就地转手倒卖活动和加强外汇管理决定、关于价格改革出台情况及稳定物价措施的报告、关于发展改革成果,繁荣商品经济的报告等等。
    全国出现“改革开放”的苗头,尤其以“继续实行特殊政策”的“广东、福建两省”最为抢眼,但包括我们甘肃在內的其他各省、市和自治区也不甘落后,市场经济手段暗中挑战计划经济秩序的事情不断出现。具体到我们西北师大大学生就业问题,依旧是学校和省教育部门联合分配,去向基本上是全省各地的高校和中学,但在我们之前的1984届就有了新的动向——调干——基本上是我们政治系的专利——专门抽调十来个学生分配到省、市政法和行政系统去当干部(如今多是法院、检察院的院长)而不再去当教师。我毕业的1985年形势更加活跃,调干的做法已经不能满足对人才的渴求,一些部门,特别是一些有实力的大中型企业干脆就到各家大学摆摊设点,敲锣打鼓、明拉暗抢地争夺毕业生,我们学校从教学楼到宿舍区的路边摆满了搭了彩色帐篷的摊点,“人才招聘”“计划外涨工资”“提前分配住房”等新鲜词汇和优惠条件摆在毕业生的面前,让一小部分敢于冒险的人有了计划分配指标之外的另外选项。

3.求职是大学生走向社会的必经之路,能不能简要谈谈你自己的求职经历?

    我说过,我们那时的大学毕业生是国家统一分配工作,是不需要、也不允许自己去求职的。以上各大单位和大中型企业破例进校“招聘”“抢人”的景象,又加剧了当时大学毕业生吃香、抢手的程度。学校和教育部门还是严厉禁止学生私自应聘到大企业去工作的,后来,多次搞过复查工作,有到大企业上班的一些人,经不住政策的攻心和档案、户口等要件的卡压,最终又不得不回到了原来分配的单位。
    表面看起来文弱的我却胆敢“不服从分配”,自己做主“求职”了一回,也能坚持“抗争到底”,并从此开启了自我做主又风险相伴的职业生涯。我毕业的1985年没有调干,我被意外又幸运地分配到了甘肃省轻工业厅,其实是非常好的一个分配名额,有几个女生哭着抢着想要去,我不清楚学校为什么要把这么好的单位分配给没有任何来头的我?最终,我却放弃了甘肃省轻工业厅的工作,独自跑到河西走廊沙漠边缘的金昌市,自主求职上班了。毕业分配前夕,我对自己何去何从很迷茫,分配方案公布后,我也曾经到令人羡慕的甘肃省轻工业厅去打探过,听说是让我去当局长的秘书,将来就是培养领导的接班人(后来,我的另外一位同学曲线救国去了那里,不久就当了处长)。但我喜欢创造性的文学写作,不喜欢按部就班的秘书材料写作,也不善于待人接物,更不钟情当什么官之类的。我偷偷去路边招人的酒钢公司、兰州连城铝厂等摊点去咨询,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寻求,找到适合自己、又是自己真正喜欢的职业,不让让自己一辈子干着不喜欢的工作,那多痛苦哪!也就是在那段时间,我原来班级`政治系84届毕业已经在金昌市电视大学任教的天水同学赵国彦前来师大找我,“拉”我去金昌看看,声称缺得力写手的金昌市委宣传部和正在创办报纸的金川公司两家任我挑选,只要我去面试,他们都可以为我们两人报销路费。我对藏身戈壁大漠的镍都金川一无所知,亲戚朋友众口一词地激烈反对,非要我到省轻工业厅去上班不可。但为追逐当时盛行的“西部诗”踪迹和自己喜欢的工作,我独自决定坐火车去了金昌,选定在《镍都报》当编辑、记者并坚持了8年时间,其中前3年是危险的没有学籍档案、人事档案和户籍凭证的“黑人黑户”,在全省清理不服从分配人员的摸底调查中,《镍都报》主编屈丰泰安排我去白银出差躲开了调查人员,避免了被“遣送”回省轻工业厅的命运。在戈壁风光雄奇壮美、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高度契合的镍都金川《镍都报》,我从事的是学习采写和编辑报纸,也发表了大量的文学作品,出版了几本作品集,从一个青涩的大学生,逐渐成长为一个职业新闻工作者,是甘肃省《飞天》杂志重点培养的青年作者之一,也是在全国渐露头角的文学青年。
    1992年夏天,因《牵挂你的人是我》而闻名大江南北的广东青年歌词作者杨湘粤、广西诗人郭军两位朋友的鼓动与引荐下,我自己也没做好准备就忽然离开了在金川创建的丰厚生活基业,独自闯荡经济大潮涌动的珠江三角洲,杀进美丽珠海,受聘进入到当时全国闻名的史玉柱创办的巨人集团,先后任企业文化部部长及《巨人报》主编,也策划过一些重要活动及文案。时好时坏动荡3年之后,1995年重新回归“体制內”,先招聘、后调入《珠江晚报》当记者、编辑,2006年调入珠海特区报社至今,曾经编辑过电子版的中国移动《珠海特区报手机报》、中国联通《珠江晚报手机报》,担任过《珠海传媒》杂志执行主编。

西北师大毕业生就业问题访谈 - 张中定 - 张中定+《珠海报人》

西北师大毕业生就业问题访谈 - 张中定 - 张中定+《珠海报人》

在任职《珠海传媒》杂志记者、执行主编时看留影

4.大学四年是难忘的,请问你有什么深刻的记忆?

    大学生活的确令人难忘。要说有深刻的记忆,我痛苦的是我因病休学回家、返校后留级一年,差点就上不成梦寐以求的大学了。另外一个痛苦的记忆就是昏天黑地的背英语,因为那时我们农村的学校连历史、地理课程都没开设,开设英语课就更是天方夜谭,但一上大学却要在两年时间里学完厚厚的4本大学专业英语教册,基本上一堂课要过好几大章,对于我们这些连ABCD都认不全的农村学生简直就是一道天大的难关,没办法,只能一个单词一个句式的死记硬背。我觉得上大学前两年90%以上的大好时光就异常无聊地耗费在工作后毫无用处的背诵英语上了,许多该看的书没能看,许多该做的事没有做,浪费了大好年华造成我对英语的厌恶心理,以至后来工作后为晋升高级新闻职称又要去经受背英语考试的痛苦,我宁愿少拿点钱干脆放弃拉倒,实在不想为讨厌的英语重“吃二遍苦,再受二茬罪”。现在,全国许多人在声讨要废除评定职称时进行毫无意义的英语考试,看来为英语而受此洋罪的人,当不止我一个嘛。
    当然,大学的青春时光还是有美好记忆的。对爱好文学、特别当时喜欢写诗的我而言,写作、发表作品,参加校园内外的诗歌及其它文学艺术活动就是最美好的记忆点。我们西北师大号称“甘肃诗歌的摇篮”,参加西北师大诗歌学会举办的诗歌朗诵会,在该学会《我们》诗刊上发表作品,与陈桂林、杨云才等人创办《西部大学生诗报》,与本校的诗歌名人张子选、叶周、阿信等人的面对面交流,与全国各大学有名的潘洗尘、陈应松、邱华栋、伊甸、柯平、车前子、陈应松、邱华栋、邵长武、岩鹰等人书信往来,那种以青春的激情为诗歌而活的时光分外美好,强化了我对文学长久的兴趣并以此作为职业选择的重要条件,让人终生难忘。2012年6月,母校西北师大要搞校庆筹备编辑《我们的文脉》一书,我写的约稿题目就是《那些青春激情抒写的校园诗行》,后来,因各种原因书没有出成,但该文在当年第12期《文学月刊》上公开发表了。2014年7月,著名出版人姜伟红约请全国30位曾经著名的校园诗人编撰《20世纪80年代大学生诗歌运动访谈录》一书,我的一万多字的访谈题目就是《在西北师范学院写诗的日子里》,西北师大与诗歌之于我青春记忆的深刻,由此可见一斑。在西北师大,我与诗歌的印记还有两个,一个是1985年毕业之际的年初,我的诗《西北,一支雄浑的歌》经学校统一选送参加《广西文学》在全国隆重举办的“大学生文学创作评比”,毕业之后的1986年7月31日拿到了甘肃省唯一的获奖证书(统一为不分等级的优秀作品奖),获奖诗歌《西北,一支雄浑的歌》被甘肃人民广播电台配乐朗诵并一再重播,这次发表与获奖为我在人才济济的西北师院诗群争得一席之地,喜欢的读者也比较多。还有一次,不知是谁把我的诗歌装裱、悬挂在学生餐厅大门的上方,那是我“阶梯式排列”的《石径》一诗,节选的那段是“直到一段危岩落在脚下/直到可以舒一口长气/才觉自己刚从一部杰作中走出/这是达·芬奇胶树画的/一幅曼妙的草稿,或是/马雅可夫斯基阶梯诗长卷中/一串断裂的/句子”。选取现代诗书法、装裱很少见,当然也有点怪怪的感觉。记得那遒劲的草书写得相当不错,但我忘了仔细看清到底是谁的手笔,也没有去探究是什么人把我的诗歌挂在学生餐厅的。但我知道,那首《石径》是我发表于《飞天》杂志“大学生诗苑”中的,我想到和要感谢的还是“大学生诗苑”。

西北师大毕业生就业问题访谈 - 张中定 - 张中定+《珠海报人》

5.你对本专业毕业生就业情况的认识,以及对即将毕业的师弟师妹们的建议

    关于大学毕业生就业,现在的情况和我们过去那个时代不可同日而语。过去基本是国家包分配,现在基本上是自己求职找工作单位。但我在包分配的年代就自己求职找工作了,又在改革开放前沿的珠海特区工作了20多年,在体制内外都待过,也接待过数以百计来珠海找工作的同学、老乡和亲戚,有成功的实例,也有失败的教训,还算是有一些小小的心得。
    从大的背景来说,好像受较早市场化的冲击,广东等一些东南沿海的省市精减掉了一些师范类的大学,或者将一些地市级的师范学院基本改成市场需要热门专业,如计算机、进出口贸易、英语、新闻写作等等,有的根本就没有什么培训教育工作者的专业了,这样这使得这些地方到学校就业的大学生缺少了。他们的解决之道是面向全国招聘,一方面直接调动少量的全国及省级优秀教师以提高档次,另一方面大量招考年轻教师或者刚毕业的师范学院大学毕业生。这就给北方的一些像我们西北师大这样的学子提供了机会,据报道,前几年广东等省市进驻西北师大招聘学生很热闹,在珠海也见过天水老乡的孩子直接招考进公办中学,而且是待遇不错“吃皇粮”的正规教师,而非“临时工”性质的代课教师。
    西北师大新闻系是后来才创办办的新型专业,也是为了追赶全国时髦、热门专业的热潮。全国许多拿不出手的专科学校也办新闻专业,是全国最泛滥成灾的专业设置之一。中国的传媒行业本来就受诸多限制发展有限,几年过去,传统媒体报纸、杂志甚至电视的黄金发展时间已经过去,新媒体的冲击让许多传统媒体经营业绩下滑甚至倒闭,几年前的新闻热门专业如今已经成了全国上榜的“最受冷遇”“不好找工作”的专业之一。加上传媒行业由公务员行列向事业单位和企业性质的转化,也打破了记者、编辑的“铁饭碗”,至少是“老人老办法(正式调动又签长期合同的“铁饭碗”,我算是这类人员),新人新办法(签临时合同的“泥饭碗”)”。现在,为控制成本各传统媒体进人很少,并且又要求虚高,比如我所在的《珠海特区报》和《珠江晚报》,几年才招聘一次人,还要专门定点招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名校新闻专业的研究生以上学历的人,而且要参加公开考试和多重面试,有的要等待数年之后在能被通知正式上班(时髦又误人子弟的“人才储备”),进人也实在比较困难,捧“泥饭碗”新进的记者要拿到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考核发放的全国统一编号并年审的记者证也不容易。来了之后的待遇也不怎么好,一月有40多篇的发稿量才能拿到起码的工资、奖金,被戏称为“新闻打工仔”、“新闻打工妹”,好多人跑两三年新闻就“被榨干了青春”再也跑不动了,“跳槽”跑掉的记者每年都有好几个,考公务员、进待遇好的大公司是主要选项。许多报社、电视台一面进人难,一面又缺人手,一人要干数人的活,来一个干部式的领导就要瞎折腾改革一次或数次,使本来已出现困局的媒体经营更加混乱。最近有媒体报道称,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出台的《深化新闻出版体制改革实施方案》,要逐步将新闻网站从事新闻采集业务的采编人员纳入新闻记者管理,将从事新闻转载、聚合、搜索等业务的新闻网站和网络出版单位编排人员纳入出版编辑职业资格管理,这也许为有志成为正式新闻采编人员的大学毕业生又多了一条圆梦渠道(原本网络人员不能拿记者证,也无权采访)。
  作为西北师大校友,我对即将毕业的师弟师妹们的建议是:一定要把自己的专业知识学扎实,用放开的心态面对严峻的就业形势,勇于在竞争中去争取适合自己的工作岗位;我是甘肃人又在广东珠海闯荡了20多年,我觉得东南沿海的开放程度、就业机会还是远远多于我们西北内地的(当然竞争也更激烈),胆大的师弟师妹们不妨来东南沿海试试看;在具体找工作时,有合适的传媒行业可以入职的尽力争取,一时没有那就到其它条件和待遇还行的单位去上班,“骑驴找马”比梦想“一步登天”要实际得多,成功率也高;注重在工作中的不断学习、不断发现和不断提高,为可能出现的更好的机会武装好自己,工作得开心快乐才是根本。

           (2014年10月24-28日完成于网络/《珠海报人》编辑部)

西北师大毕业生就业问题访谈 - 张中定 - 张中定+《珠海报人》

西北师大毕业生就业问题访谈 - 张中定 - 张中定+《珠海报人》

张中定曾以《珠海传媒》杂志记者身份参加中国(珠海)航展、广珠轻轨建设等重大报道的采访

  评论这张
 
阅读(377)|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