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

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日志

 
 

我的西北师大诗友与“大学生诗苑”【轶闻】/◆张中定(红河人在珠海)  

2013-09-04 13:16:24|  分类: 秦源文史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百废待兴的80年代催生中国文学百花齐放,中国诗歌春意盎然,全国掀起强劲的“西部诗”风潮,就在那种难得的时代背景下,甘肃省文联主办的纯文学杂志《飞天》风光了很长一段时间,它火的主要原因就是由张书绅先生创办并长期主持的“大学生诗苑”在全国影响深远,它集合了全国大学生诗人中的叶延斌、张子选、陈应松等一批精英,他们思想活跃,艺术进取,诗风先锋,给中国诗坛注入青春活力。我所上的西北师大是《飞天》“大学生诗苑”中推出作品人数最多的院校,前前后后有数十人之多,我也凑巧成了他们中的一员,每每回味至此,都为之庆幸和自豪,尽管较之他人我在“大学生诗苑”上发表的诗作很土,也很幼稚。

记得西北师大文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赵逵夫先生曾经说过,在人文气息浓郁的陇上甘肃,西北师大就是“诗人的摇篮”, 历届西北师大的学生们总能形成一个爱好诗歌创作的传统,挥舞青春的艺术旗帜,喷射出精妙的诗歌篇章。而我作为1980年考入西北师大政治系的一名学子,正好是高考恢复伊始、大学生异常吃香的80年代初期,又恰逢中国诗歌大繁荣的黄金年代,入学专业不对口,但并未放弃过往的文学梦想,课余时间“不务正业”地学写诗歌,创作小说,先后混了个校学生会《同学》会刊主编、校学生会宣传部长的头衔,组织和从事校过园内外的一系列文学、艺术活动,激情飞扬地抒发过校园的青春情怀,全神贯注地品味过生命的华彩乐章。

我的西北师大诗友与“大学生诗苑” - 张中定 - 张中定+《珠海报人》
 

我有幸被评论家评价为“学院派诗歌”中积极、有效的一员。而我们西北师大的汪玉良、何来、吴辰旭、郭歌、李迎才、曾礼、栾行健、彭金山、董培勤、于进、刘芳森、朱子国、张子选……这一串从西北师大走出去、在甘肃省甚至全国有广泛影响的诗人们,像夜空里闪亮的星星,成了我仰望和崇拜的对象。对我印象最深、影响最大的当数西北师大青年诗歌学会的新一任掌门人——教育系的张子选,他的帅气、睿智、质感、别致而又激情四射的诗歌,让我不由得着迷,校青年诗歌学会《我们》诗刊也成了我梦寐求拜的诗歌圣地。

与我先后交叉在校的晏苏、汪幼琴、高尚、于跃、陈桂林、周舟、武承明、雪潇、叶舟、唐欣、阿信、桑子等人,又是西北师大诗群的后起之秀,他们以活跃的思想、出众的才情、执著的写作,筑起了西北师大诗歌创作的又一高地,有的(比如雪潇、叶舟、阿信、桑子等人)逐步成长为全国数得上的一流诗人,那是西北师大之幸,也是诗歌之幸。

赵逵夫教授在一篇记述和评价西北师大走出去诗人的文章中,回顾了西北师大新时期的栾行健、彭金山、周永福、崔桓、董培勤、于进、刘芳森、张津梁、朱子国、张子选等校友诗人,之后有这么一段评语:“20世纪80年代西北师大产生的诗人空前多,而且出现了一批很有才华、成绩突出的诗人,晏苏、汪幼琴、高尚、于跃、周舟、武承明、张中定、雪潇、王元中、叶舟、唐欣、杞伯、邱兴玉、欣梓等都为大家所瞩目。”多年后我在网络上看到,小小的“张中定”有幸是“八十年代西北师大诗人群落”中的一员,我为此开心,也感激西北师大之于我的艺术恩泽。

西北师大的诗人们,当然还有上世纪90年代成长的起来的徐兆寿、扎西才让、萧音、何环永、尔雅、刚杰·索木东、张文静、白眸、阎岩、颜峻、金延、刘晋、敏彦文、张海龙、王子恢、万小雪、马克、柴春芽、杨恒等人。

诗歌繁荣的80年代,甘肃著名编辑张书绅老师主持的《飞天》杂志的“大学生诗苑”名震全国,是大学生诗人们人人想挤进去的艺术殿堂,我当然也向往之,努力之,直至1984年第11期,我的诗作《石径》等才上了“大学生诗苑”,后来又上过一次作品。

有一次,有位同学在教室里兴高采烈地宣布:“快去看呀同学们,我们班的大诗人张中定同学的大作,竟然发表到我们学校餐厅里去了!”我有点莫名其妙,还担心是谁在涂鸦恶搞。中午去学校的学生餐厅打饭时扫视了一圏,四面墙壁上都是美术作品做成的装饰画,终于发现有人把我的诗歌书写成书法作品,装裱、悬挂在学生餐厅大门的上方,那是我“阶梯式排列的《石径》一诗,节选的那段是“直到一段危岩落在脚下/直到可以舒一口长气/才觉自己刚从一部杰作中走出/这是达·芬奇胶树画的/一幅妙曼的草稿,或是/马雅可夫斯基阶梯诗长卷中一串/断裂的/句子”。选取现代诗书法、装裱很新鲜,当然也有点怪怪的感觉。记得那遒劲的草书写得相当不错,但我忘了仔细看看到底是谁的手笔,也没有去探究是什么人把我的诗歌挂在学生餐厅的。但我知道,那首《石径》是我发表于《飞天》杂志“大学生诗苑”中的那首诗作,我想到和要感谢的还是“大学生诗苑”。

我的西北师大诗友与“大学生诗苑” - 张中定 - 张中定+《珠海报人》
 

我作为西北师大学生会会刊《同学》主编、校学生会宣传部部长和狂热文学青年,曾经多次参加过甘肃省文学艺术界的活动,对文化机构比较了解,特别常跑《飞天》杂志,又在《飞天》杂志的不同栏目和不同编辑景风、李老乡、何来等老师手上指点、发表过小说和诗歌,特别在著名诗人何来(后来才知是定西人、我的西北师大校友)主持的“每月一位甘肃诗人”重点版面上多页码重点推出过我的一组诗(见刊时我已经大学毕业去金昌市编辑《镍都报》去了)。但我依然对 “大学生诗苑” 的张书绅老师“情有独钟”,每次去《飞天》都要去他那间朝南的编辑室看一看,因为他那里汇聚着全国大学生诗人们的才情和佳作。张书绅老师中等身材,看起来朴素又平凡,平易近人,对人总是谦和有加,他给我和陈桂林等其他大学生诗友有一个共同的感觉和疑问,那就是张书绅老师看似平凡得就像一位邻居大叔,不像是一位文学编辑,他好像也不写作和发表什么诗歌,那他又是如何把一个全国独一无二的“大学生诗苑”办得先锋、锐气、青春无敌的呢?这种感觉和疑问一直装在我的心里,尤其是在多年之后自己也当了编辑、记者时,就更加强烈了,很想问问张书绅老师本人,但一直没有机会问他。

好像是在2004年左右,我回甘肃老家时偶尔看到一本厚厚的《〈飞天〉月刊“大学生诗苑”专辑》,里面也收录了我的作品,让人翻来翻去爱不释手却又不能据为己有,可能由于我从甘肃金昌私自跑去广东闯荡无法正常联络,至今遗憾于没有拥有这本珍藏价值极高的专辑。后来又在网络上看到,2010年12月,由北京读者天地文化策划、甘肃文化出版社出了一套《飞天60典藏》(ISBN: 9787549001187,条形码: 9787549001187,定价420元),“典藏”共分9卷12册,包括中篇小说卷(上、下)、短篇小说卷(上、下)、散文随笔卷(上、下)、诗歌卷、大学生诗苑卷、诗词之页卷、我与文学卷、戏剧影视卷和纪事卷。其中打头阵的就是“大学生诗苑卷”,可惜这套书也是很难看到和收藏了,遗憾复遗憾。遗憾的原因在于《〈飞天〉月刊“大学生诗苑”专辑》无疑是集中展示好长一段时期全国大学生诗歌成就的历史资料,也是探讨和研究全国大学生诗歌创作现象的重要依据。

好像是在2002年某月,西北师大诗歌学会的《我们》诗刊编辑给我发了一份函件,索要我的创作简历、作品并希望协助提供其他西北师大诗人的联络方式及代表作品,我的这些小学弟学妹们计划对西北师大诗人来一次历史性的梳理和展示,我当然也是入选名单之一。我记得他们梳理的重要依据,就是以在“大学生诗苑”发表过诗作的历届西北师大诗人们为线索。

2002年西北师大百年校庆之际,赵逵夫教授同其他西北师大校友一起认真编选了《世纪足音——西北师大教师诗词选》、《灿烂星河——西北师大校友诗选》两种权威选集,“在推动学生的诗词、诗歌创作和思想教育方面起到了良好的作用。”据说西北师大校友诗选的选稿标准也是以在《飞天》杂志“大学生诗苑”发表的诗作为主要选取对象。我有《一副货郎担》、《石径》等几首诗作入选,虽然并没有见到这本书,但在网络上看到了书讯、赵逵夫教授写的序言(中期也提及我的名字及诗歌影响)、别人的评价文章等。经了解,这是套装的上下两册作品选,好像2002年版本由西北师大出版社推出,201210月再版时改由甘肃文化出版社(第一版)出版发行,成为西北师大一百一十周年校庆献礼作品。好像编者的组织工作未能做好,没有发动广大的西北师大校友推广和发行这册有纪念意义的书,就连给入编者的样书都没有寄,想要收藏都很难,让人很是遗憾。20111217西北师大校友会广东校友联谊会成立大会上认识并采访过、现在西北师大校办校友会工作的女校友赫琰答应帮我找或者买一套此书寄给我留作纪念,但终归没了下文。我的师大校友、在甘肃《人大研究》当编辑的王忠奎同学手上有一套,但他舍不得送给我要自个留念,他拍了书的封面和我作品的照片发给我过过眼瘾,以此让我确认自己的作品确实被《灿烂星河——西北师大校友诗选》收录了。后来查询《兰州晨报》的报道得知,20121015日同日首发的西北师大一百一十周年校庆书籍共有6种,除了《世纪足音——西北师大教师诗词选》、《灿烂星河——西北师大校友诗选》外,还有《西北师大校史》、《西北师大画册》、《西北师大逸事》和《媒体眼中的西北师大》。

此前,彭金山、徐兆寿等校友组织编辑《我们的文脉》一书,计划作为西北师大一百一十周年校庆献礼作品之一推出,他们通过各种途径约请西北师大各届文学校友写回忆文章,记述在西北师大的文学轶事和值得回味的点点滴滴,约我写了近5000字的《那些青春激情抒写的校园诗行》一文,校庆过去了也没见任何回音,看来最终没能搭上“校庆顺风车”,《我们的文脉》一书未能面世。我的《那些青春激情抒写的校园诗行》一文在201212期《文学月刊》刊发出来,多少算是个弥补吧。

“说实话,与母校西北师大巨大星空里的文学才俊们相比,我不像人家张子选、阿信、桑子、徐兆寿那样有天赋,也不如彭金山、叶舟、唐欣、颜峻、扎西才让那样有才情和笔下神功。但我曾经与他们在同一所珍藏着美好青春诗意的大学校园里读过书,抒过情,写过诗,这就够庆幸与释怀的了。”这是我在《那些青春激情抒写的校园诗行》一文中写下的文字,是我的真心表白。因为,小小的“张中定”有幸是“八十年代西北师大诗人群落”中的一员,我为此开心,也感激西北师大之于我的恩泽。

   

201391日写于珠海海洋花园/为姜伟红关于“大学生诗苑”书稿的特殊约稿而作)

我的西北师大诗友与“大学生诗苑” - 张中定 - 张中定+《珠海报人》
 
  评论这张
 
阅读(455)|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