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

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日志

 
 

生命的背景 乡庄的挽歌——读赵殷散文集《回到固城》/◆建平根艺(礼县人)  

2013-09-25 15:04:33|  分类: 秦源论文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末用文字评说过他人的作品,只是这本书记叙的事、记叙的人、记叙的乡庄,与我的乡庄、我乡庄里的人、我乡庄的事是那么惊人的相似,与我一度时间以来的自我感知、思维及发自内心真切的体悟,文字中丰盈充实的情感,还有被情感化、诗意化、心灵化的潜藏于作品深层的哲理内涵,催生了我的评价意识和初生牛犊般的评论尝试。

——题记

巨龙潜藏,吉蛇喜现的岁尾年关,好友董翅,一个县城里干临杂活,成天为生计忙碌过活,却坚持写作的农民蹬着三轮车,到我在家门口捎来一本书-《回到固城》,说是文联陈主席带来的,并说他看了一晚上,感动得他没睡好觉,简单两句话,就急着忙他的营生去了。

我看了几页,才知道固城乡出了个女作家叫赵殷,这个“年”假,赵殷的散文载着我,回到山乡,回到那逝去的童年,固城乡和我的家乡湫山乡都是礼县北部边界乡镇,都隔着一条分水岭马脊山与岷县、武山相连,山川地貌、人文习性相通,乡民是那么惊人的相似,都相信山神,相信泥塑的爷,心有急事不对人言,暗对泥爷说事,还有那真心真意的人神对话,吼秦腔、挑皮影、喝烧酒,吃大块的肉,喝酒就划拳……为主要生活方式;山神、龙王、家神、山歌、社火、神戏、韭菜沟、野葱花,沟、坡、峁、梁、湾、坝为主要生活背景;扁食阿婆、阴阳爷爷、上磨先生、李家老汉、高屠夫、巧巧、兰花、艾蒿、黄蒿、水蒿妹妹……通过对童年乡庄生活的记忆加深,想象与梳理,使得自己能够在童年的自己和成人的自己之间自由的移动并练达的思考,致力于探寻乡庄生活下的人们普遍的人情、人性和生存真谛。从而获得可供反复回味的审美体验和生命感悟,这些乡民身上散发着人生的淳朴、真挚、温暖和光辉,拥有着超越血缘的亲情和博大包容的人性情怀。

赵殷虽然时到至今未曾谋面,但我真切地感到她的情为山庄而动,为渐渐逝去的温暖平和乡土民风而念惜,作者虽没有对眼下的人情、生态做过多的述叙与评说,但读每一篇文章,无论是《大柳树》、《固城河》、《戏楼》还是《韭菜山庄》、《手擀面》、《母亲的菜园》、《瑞草》使人分明感到她心灵的回归之旅,感到在喧嚣的都市中漂泊的小女儿重返家园,回归的律动中发现这里才是心灵的港湾。折射出在不可逆整社会转型期,乡村社会的思想观念和思维方式、谋生方式都在发生着裂变,作者对逝去乡土生活,倾注了人与自然难以割舍、人神共语的生命意识和深厚绵绵的情感,展现出父慈子孝,从善积德,敬畏自然,人神和处,安贫乐道的生活图景,浸染着传统道德评价为尺度,伴随着被乡戏、山歌唱词、神曲、祭词所渲染的文化理想。有时以回忆传统的姿态引领人们追寻心灵的家园,有时以清醒冷峻的眼光与神对话,悲天悯人的情怀探索着人类面对的现实困境。

在消费观念、物欲和功利意识主寻的市场化、产业化的生活格局中,乡庄的传说、人文、精神都在裂变着,我们用30多年的发展,完成了超过西方国家100多年发展的历史进程,这似乎突如其来的大变革,千百年来静守乡土的农民工纷纷涌入城市打工,让山土乡庄的生活观念发生了强烈的冲击,这种困惑让他们迷茫、急躁、空虚、轻视生命。“村子里家家户户修起了两层楼,但每家都背上了债务,有了很漂亮的一条新街,但基本都打工走空了。记得小时候村里过世的大多数是老年人,那时生活家家困难,劳苦地生活着,但人们坚耐乐观地生活着,宁可被生活辛劳而死,不去自寻短见。”当那些老瓦房消失的时候,一种贫困而温暖、欢乐而坚忍,祥和与美好,还有那种乡庄的神秘也在洋气之中消逝了。

现代文明发展进程中弘扬用理性精神和追求物质欲望满足,导致人类精神世界的危机,但现实中人们理想信仰和崇高美学维度的实际缺失,使得置身其中富裕起来不缺吃少穿的人们反到深感迷惘、焦虑与绝望。在物质资料困难的时期,人们辛劳、勤苦,艰难地过活着,那怕饿死人的年代,都很少有人为家庭邻里小事行凶、忍受饿死而不自杀,也很少有精神病患者,那时的乡庄人没出过远门,却敬畏自然,相信大自然里有一种掌管因果报应的 “神灵”,人神交织,人神共语而又和谐相处。随着我国社会现代化进程的加快推进,人们愈加渴望从远去的传统中获得抚慰、休憩和救赎的心灵家园。

作者笔下的固城街虽然古朴陈旧,蕴含着的人间情暖确实是很美的,古老的门店、房套房的后院、菜园相间,虽然年久日深、却有一种人情积淀的美,是一种古典的历史的美。因为偏僻,是最后保留下来的古街。我多次站在老固城街头想:如果有足够的资金,可以保留下来,可以变成“山乡古街风情观光”,然而在全民脱贫致富奔小康的进程中古街和他的人情不可辟免拆迁重建,旧貌换新颜。有钱的地方,能让沉淀的历史变成繁荣的产业,没钱的地方,只能让沉淀的历史沉得更深,消逝得无影无踪。价值多元化格局中面对纷杂无序的状况,不少人怀念传统乡土社会中的稳定安适与人伦亲情。现代文明推动生产力发展并提供了丰富的物质产品,但人们处于这个理性精神占据主导的时代,虚无的精神信仰失去了心理的分量,乡民简单纯朴的为人处世之道难以适应充满功利色彩和竞争性的社会现实。现代人的处事经历和职场经验使一些人在与他人交往中逐渐习惯了冷漠淡然或揣测算计,是非观念淡漠而多元,青年们不再相信神灵,传统的正气在走向含糊与回旋。由于职业原因,我曾多次带队奔波于固城乡庄调查取证,我深切地感受到固城乡民的掘性与憨直,一旦看不过眼,就敢于“舍得一身刮、敢把皇帝拉下马”,固城人告倒了一身霸气的派出所所长,敢于揭露被钱异化的校长,前后两任被查处坐牢,能将大字报一夜之间贴满县城的大街小巷、机关大门,在是非面前表现的态度鲜明,那怕坐牢也不惜。我对这些有着血性的村民从心底有一种由衷的敬意,这些在赵殷的笔下生活着有血性的男人和女人,这是山神留给固城乡庄的一种人间正气。

  在《春》、《夏》、《秋》、《冬》,作者以温婉温情,细腻鲜活,实事实记,寓意含蓄的叙事风格,呈现了漫漫山路上,在梁顶、沟下或半坡的村庄里实事、故事、山神事,人缠绕着事,事缠绕着神,神缠绕着人,人神事相走相牵的乡庄四季生活。无论是上磨队长的呐喊,田家阿爸的哭声,阴阳先生的游荡,跳井的自杀的引弟……呈现出父亲般冷峻的山庄与纤柔的女儿之间从隔膜疏远到理解认同的心路历程。

    从这些平实质朴的文字里,反映出山庄农人真实而又复杂的生活面貌和心理状况,可以看到作者对传统思想、处世观念、伦理道德以及审美标准的认可和眷恋。

    先秦故里的礼县是一个文化沉淀雄厚,历史积蓄深沉,由于地处偏僻一度被失落的地方,数千年前秦人在此的发迹与崛起,辉煌与沉沦以各种生活习俗、信仰方式,节令祭拜等多种方式遗存,虽然记叙的是一个安静的乡土小人物的世界,美丽偏僻,人神共存,他们对世界、对死亡、对山神,对大自然以及神秘事物的敬畏,对故土、对故人、对生老病死、吉凶未知的真诚与敬仰,各种自然滋养人类的动物与植物,都会成精灵成神,都有说不尽的故事,柳树精、桦树精、白菜精、韭菜精……死人成仙、大树成精、古井成神,在赵殷的笔下美妙、生动,令人动容。与当下人们只满足于单一的“钱”欲望,自我意识的漫延,内心对任何事物都不再敬畏,其实这样的无精神信仰的物质发展,是对人自身的简化,长期以往我们的心灵将在何处安放?

     作者用纯真、实朴、饱含神韵文笔复活了那个时代的儿时的记忆,写出了一些真实真切鲜活的乡土人物,勾勒出一个天高地窘、人神共存的乡庄世界,让人一种生命的哲趣。个人是多么地渺小,是世间的灵物,世界又是多么的神秘莫测,广阔的无边无际,人与自然之间会有一种更为深邃的未知存在。

    马尔库塞主张“文学需要唤醒人们内心被压抑的自主意识。”他主张:“人不仅仅是自然存在物,而且应是人的自然存在物,就是说是自为地存在着的存在物,并且是类存在物。他必须既在自己的存在中也在自己的知识中确认并表现自身”。人的存在不能停留于感性层面,应当具有自我感知,思维及评价的意识和能力。

    本书的尾文《四人沟》、《一个人从生到死到底有多少时间》很有寓意。这是《四人沟》的结束语“父亲想不明白那个夜晚的火,是那么真切地燃烧着,难道人在走路的时候也能做梦,梦记住了他走路时的情景,莫非是他走四人沟时独自说过的话,在那天夜里烧成一场大火,将他大半辈子走过的路全部给烧掉了。”呈现出一种“回不去的故乡”的忧伤感在心头缠绕。是作者发自内心真切的体悟和带着丰沛充盈的情感,才诗意化地呈现自身对于生命意义的深入思考,写景、叙事、言情、载道,所有人的情感表达都寄于某种情境或意象之中,也体现为潜藏于作品深层的哲理内涵被情感化、心灵化和诗意化,用雪落村庄般的宁静笔调,阐发了在高天厚土之间,天地人神组成的场域中,人物命运、人物情感,渗透着对农民、农村、农业的情感,以丰盈充实的内心审视“三农”的历史和现实,作品中所渗透的思想情感具有直抵人心和引发共鸣的力量。我们的农村在新楼渐起的同时,而另一种人文却正在失去。

   当现代工业发明造成人类的精神危机和生存环境的恶化,人们往往对传统社会的稳定和温情充满怀念,以怀旧和回归的姿态呼唤富有诗情般的美好事物,作者在怀旧叙事中没有回避过去历史阶段生存的艰难困苦,对传统社会形态和人伦情感进行童话般唯美,单纯真挚的叙事。怀旧叙事,充满温情,面怀往首,多是唁念。充满着对现实生存大为改善,乡庄精神困境的思考。

   试写这篇读后感知的时候,我回到老家过年,虽然乡亲们依旧客气,纯朴,可坐下来漫谈的热情似乎没有了,讲利益关系的多了,那份温情信赖真诚在减少。不知从什么时候兴起了麻将风、打牌九、风行的很,而且投注钱的金额很大,大人小孩,似乎个个都会。还有几个托我为子女离婚帮忙的,好不为难。亲戚里有妻女新疆拾绵花挣来的三万元辛苦钱,刚拿回家一夜之间让男人输了个净光,害的妻子上吊寻死。找媳妇成了用钱说话的事,要礼节款有10多万元的、8万元已是正常通用的礼钱,打工挣钱娶媳妇,盘比风盛行,人们开口就谈钱,闭口谈收入。青壮年都走了,好多田地都交给老人或荒芜,买面买油的农户不少。我也不明白,农村这种状况是进步还是倒退,传统的人文情怀在不断地受到市场的异化正在消逝。

  贾平凹说过:最好的文学都是找“心”的文学,寻“命”的文学,也就是使灵魂扎根,落实的文学,人类有了命,生了根,不落空,然后才有了日常的人生生活。作者没有对传统和现在作过多的对比,只是以童年述事格调,以每次回家的刨根、找心、寻命的感受经历、贯彻各篇散文的主线条。                

     由于历史原因从县城下放到乡村,父辈经历了移根之苦,然后又有了生根之乐,以故土、乡庄、山野、农人·····描绘出生命的背景,其中有一批批老去的人,逝去的老街,变老的同学,被野棉花吓死的阴阳先生·····现实如此残酷,生存如此严峻。有生命的迷茫,也有心灵的寂寞。

       作者二哥是村子里的秦腔演员,在散文集里,好多章节,多处插图、展示了秦人的声音——秦腔,秦人自古以来就是大苦大乐的民族,地方剧种秦腔是秦人苦乐的表现形式。在喧嚣热闹的背后,透着对故乡、土地正在衰败感到茫然和无奈,却没有怨气和仇恨,有着对乡庄未来的向往和希翼。
生命的背景 乡庄的挽歌——读赵殷散文集《回到固城》/◆建平根艺(礼县人)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生命的背景 乡庄的挽歌——读赵殷散文集《回到固城》/◆建平根艺(礼县人)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生命的背景 乡庄的挽歌——读赵殷散文集《回到固城》/◆建平根艺(礼县人)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评论这张
 
阅读(831)|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