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

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日志

 
 

浓浓的乡情亲情/◆秦州雁 (杨家寺人在徽县)  

2013-04-14 23:00:37|  分类: 秦源文学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秦州雁《浓浓的乡情亲情》

浓浓的乡情亲情

秦州雁

“油菜灿金花,杨柳吐绿翠;风日晴和人意好,又到清明时刻。”癸巳清明我又一次急切切回家,祭祭祖先,看看亲友,探探老人……反正是公假,期盼一年中来回多折腾几次,“乐乎哉,不多也!”

半月前早已做好回家打算,筹划好了活动内容,一颗思乡思亲的心早已回归在秦州乡下,临近清明,身子骨不由自主随应了乡情召唤。大哥哥为远方的大弟弟敞开着大门,大嫂子为娃他二叔烧好了大热炕,不回白不回,何乐而不为!于是提前一天撇下手头的公干,约上一同在外寓居的赵爸兴冲冲回家。

天气比往年干旱了许多,土地明显有些焦渴。虽不曾见遍地骄阳映烟尘,田畴里的麦苗、油菜愣是没长起身杆。麦苗还软兮兮的爬在地上,不似年时的模样;油菜尽管挣扎着绽开了金花,矮矮的身段骨却如卖烧饼的武大郎一般,只在头顶散布一点秀气,横竖叫人喜欢不起来。自河池至秦州三百余里,纵然绿草遍野,杂花生树,田间地头的荒凉总有些败兴。

班车如老牛一般慢腾腾向前挪动,一辆辆超载的货车都超前而去,这车速与咱急切归家的心情极不匹配,甚至感觉有点截然相反,就愤愤然骂起这鼠胆的司机来。老赵却说,这一只眼的师傅开慢点是在对大伙的生命负责。想到通过特殊途径保留驾照的单眼师傅实现再就业不容易,心下也就谅解了这位虎胆英雄。一路说东道西,不觉已是中午时分。车至西湖车站,转乘费家庄老乡的班车,尽管车厢依旧拥挤不堪,午后三时半平安抵达了峁水流淌的杨廉川。

“哎——杨爸,你好!家里都好吗?来吸一支我的瞎烟!”

“嗯,好、好!你多咋回来的,娃连媳妇来的没?”

“我刚刚下车牟!娃还没放学,媳妇在上班,外来不了牟。”

“以后来时把外娘俩引上,欢闹一些。”

“好的,你老忙去。闲下了到我屋里游来,我先回家了。”

故乡依旧那么熟悉而又那么陌生,身穿校服的学生娃一个也不认识,但口音则是我最熟悉不过的了。一个胆大的男娃经过我身边,似乎看出了我作为归乡游子的身份,居然咏念起贺知章的《回乡偶书》来。几位女娃一边走着一边在背书,与我碰面后似有些害羞,就压低了声音。看着这些娃娃们远去的背影,我似乎看到了我当年的身影,只是回顾学校周围,那些曾经陪伴过我许多段背诵经历的杨树滩与密密的杨树不见了踪迹。

家里的长兄弟弟以及两位叔叔早准备好了上坟扫墓的香烛纸马,远在十堰就业的旭弟也早于我赶回了家。于是,在家稍事休息就一同前往祖宗的各个坟头去祭扫。几背笼黄土添在祖宗坟头,几十吊彩纸条插在新添的黄土上,几炷香几支蜡连同一大沓纸钱燃烧起来,糕点茶酒埋撒完毕,啪啦啦一串鞭炮响过,然后重重的在坟前磕三个响头,心里一下子轻松了好多,踏实了好多。望着坟头,又不觉想起余光中的诗来。的确“乡愁是一个圆圆的坟墓,我在外头,娘在里头。”乡情若是二月二的香豌豆,五月五的甜米粽,乡愁则当是这清明节的黄纸幡。哦,原来我们都是一只风中飘荡的风筝,纵使你在天涯,总有一根长而牢固的线把你牵连,不至于让你飘荡的太远,这线就是清明时间分外浓烈的乡情亲情无疑了。“白发三千丈,何处得秋霜?”

回家祭祖,家庙上自然是必去的。杨家寺的曹杨两家敬奉同一个家神,这在全国怕也独有。曹杨两家共用建一个家庙,一个家庙同时敬奉曹杨两门家神是有历史依据的。当南宋后期宋蒙之间发生战事的时候,1227年任天水军教授并在1235年因军功被封为武德大夫、左骁骑大将军兼利州路御前诸军统制、沔州驻扎的曹友闻与选锋军统制、叙州守将杨大全在12367月的青野原、阳平关并肩作战,我祖曹友闻弟兄数人壮烈殉国,1242年杨大全又在保卫叙州的战斗中战死。祖先共同殊死抗敌的经历使陇右地区的曹杨两姓后裔紧密地团结起来,此后每逢清明节日,两门后裔共同进行隆重的家庙祭祀。中华民族崇尚孝道,儒家提倡“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祭祀只是缅怀先祖恩德的一种情感寄托方式,借此对后人进行一定的孝道教化是最主要的目的吧!今逢太平盛世,国家繁荣昌盛,在杨雄、曹红卫等会长主持下,曹杨两姓慷慨捐资,将庙宇重加修葺,又购进两尊石狮安放于家庙两侧,家庙面貌焕然一新。袅袅香烟与幽幽钟磬中,杨老先生诵念祭文,其文其言凝重而不失深情,简约又纵横古今。庄严而肃穆的祭祀深深慰藉了远方游子怀乡思亲的一片心情。

酒逢知己千杯少,老友相聚少不得要把盏饮上几杯,然而我的酒量却容不得恭维,在谈天说地的漫聊中,不知不觉就喝的有些大了。但喝大了就喝大了,反正“领导”不在,咱一帮子哥们难得好好痛快一场。只是,听说邻居家的小孩因为吃脆皮肠出了生命意外,让人心里生生觉得有好几分伤感与惋惜。

不仅人有旦夕祸福,天亦有不测风云。阳春三月已是春和景明时间,孰料清明次日晨一场大雪。这雪压繁花的情景只记得在三十年前有过一次,这一场春雪把好端端的油菜冻缩了身姿,好在晚春的雪冻并不如严冬那么剧烈,阳光一露头雪花儿立马就销声匿迹了。这一场雪水好歹缓和了干旱的气氛,也为补种些洋芋或胡麻创造来一点良机。午后在暖洋洋的天气里,帮哥嫂在因干旱减苗的油菜地里补种了几行洋芋,让我这个久别土地的懒汉重温了躬身劳作的艰辛与快乐。环视周围熟悉的土地,一丝亲切感自心底悠然而生,眼前浮现出二十年前在这里多次劳作的经历。这一块块的田垅上曾有我多次走过的足迹,那一道道的山梁哟,也留下过我与我的红子的身影。这回想起来的一切往事哟,加深了我故土难离的恋乡情节。

“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如今又到了离开家的时候”,“去也终须去”。带着对故乡深深地眷恋,我又一次踏上了离开老家的“归途”。西堃、嶓冢山人、一禾、老榆、志强等几位朋友乡亲又在龙城迎接了我,而文人的相聚又当是另一番诗酒唱和下的潇洒,我的行囊中亦多了几卷朋友的大作。

“清明时间雨纷纷”,再大的雨也阻挡不了远方游子归家的行程,故乡重重叠叠的山,一如父亲的脊梁,我走得再远也会期盼着再回来爬到你的肩上;故乡浊浊的老黄酒,亦如我娘的乳汁,虽然已吃不到了,但那份醇厚滋味依然停留在我的心田。

父爱如山,乡情似酒,离得逾远逾是浓烈而弥香,浓浓的乡情亲情,在游子的心里永远割舍不下。

我的峁水河,我的杨廉川,我还会回来看你的。

浓浓的乡情亲情 - 秦州雁 - 秦州雁语
 回家的车厢
浓浓的乡情亲情 - 秦州雁 - 秦州雁语
房背山
 
浓浓的乡情亲情 - 秦州雁 - 秦州雁语
惠琳家盛开的苏州梅
 浓浓的乡情亲情 - 秦州雁 - 秦州雁语
  挖野菜
浓浓的乡情亲情 - 秦州雁 - 秦州雁语
  补种新品种洋芋
浓浓的乡情亲情 - 秦州雁 - 秦州雁语
  干旱的油菜地
浓浓的乡情亲情 - 秦州雁 - 秦州雁语

干旱受灾的川地

浓浓的乡情亲情 - 秦州雁 - 秦州雁语
 惠琳家喝老姨的酒
浓浓的乡情亲情/◆秦州雁 (杨家寺人在徽县)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评论这张
 
阅读(407)|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