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家新秦源》公众博客

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日志

 
 

缅怀红河文化人吕自俭先生/◆红河游子红河人在武都)  

2013-02-26 10:06:34|  分类: 秦源摄影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红河游子《迟延的纪念》

 

         迟延的纪念——缅怀红河文化人吕自俭先生


前段时间外出学习,回到单位看到一封标明装有印刷品的信件摆在我的办公桌上,打开一看是甘肃电视台工作的花石村人吕铎寄来的一本精美的书册,名曰《永远的思念》,这是他和在兰州工作的两个叔叔为他十三年前去世的爷爷吕自俭先生整理编辑的纪念文集。静心细读全书的每一篇文章,自己经久地陷入深深的感动之中,一个文弱而执着的文化人的形象越来越清晰地浮现再我的眼前。

缅怀红河文化人吕自俭先生/◆红河游子红河人在武都)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吕自俭先生素描画像


吕先生是我们红河这片热土上走出去的老一辈文化人,我与他仅有过一面之缘,可我终生难忘。1985年的国庆节,在礼县一中读书的我乘学校放假回家,当我从礼县城里乘坐的加班车到达十字路时,由于时间晚了没赶上天水发往红河的班车,当年不到十五周岁的我自然心急如焚。秋天的天气,眼看夜幕即将降临,这时和我同车赶到此的一位50岁开外的干部模样的人一看聚集在这里的十余人基本上都是回红河的学生,而他自己还带着两三个孩子(可能是儿子和村上的晚辈侄儿或亲戚),于是便到当地村上租了一辆手扶拖拉机(当时农村最先进的交通工具),说好7元钱送到红河街道。我们喜不自胜赶紧爬进车厢,张罗着每人出五角钱为给开拖拉机的师傅付费,结果被他拦挡了,他说:“你们都是回红河的学生,我也是红河里人,你们掏啥钱哩,我一付就行了”,说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钱付给了师傅。那天天黑前我便赶回家里,给爷爷讲此事,说从拖拉机上他与其他人的对话中好像是花石下(读ha)人,在礼县文化馆工作,爷爷一口就叫出他的名字,并进一步补充道,是“东头子”的,这大家子出世的人就是不一样,人家根本不认识你们,就凭都是红河里人,人家不但给你们找了车,连钱都掏了,要不你们这些学生在离家四十里外的地方就只能又摸黑步行回家。我知道1924年出生的爷爷对他出世以来红河方圆百里的人和事了如指掌,提起 “东头子”、“大方院”、“扇子会”、方口寺他有几天几夜说不完的话,附近那个村的谁在什么地方工作,有过那些逸闻趣事他似乎都略知一二,对“东头子”怎样起家、如何治家、啥时遭遇匪患,谁到南京上大学,谁是黄埔军校高材生等等的情况说的头头是道。新中国成立后当了几十年村干部的爷爷是一个对人对事爱挑剔的人,打我记事时起被他看进眼里,并啧啧称道的人没有多少,但对“东头子”的人更多流露出的是赞誉和佩服。的确,当年他一月的工资估计不到五十元钱,有城市户口的工人干部打30斤面粉(一个人一月的口粮)才花5元多钱,听我爷爷说他一个人工作要养活一大家子人,手头注定不会宽松,但他掏钱租拖拉机时的平静和沉稳,我至今记忆犹新。记得我从1982年9月到1988年7月在礼县中学念了6年书,说起坐班车头比背篼还大,当年这条路上跑的班车是有班次和钟点的,特别是红河到十字路这半截路常常是晴通雨阻,没车坐是家常便饭。从盐官经川地里、马河的燕麦沟、八庙沟回家的四十里路我步行走过好几回,从十字路经草坝、水库到红河的四十里路我走过无数回,三九寒天走过,流火的三伏天走过,大雨滂沱时走过,鹅毛大雪里走过,早上天不明便起程走过,傍晚抹黑走过。大多时间靠自己的两条腿走,偶尔也曾坐过厂车(拉货用的)、拖拉机、架子车、自行车,所有这些经历都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吕先生当年的“善举”我更是心存感激。那次返回学校后,我从礼县创办的《祁山》诗刊第一期(创刊号)上读到了他对唐代大诗人杜甫《盐井》诗作进行注解说明的文章,其简洁的文字和文章中描述的内容也让我仰慕不已,只是当年我深知要以正经学业为重,作为一个乡里娃只能通过高考“跳跃农门”,也就顾不上过多地来关注他了。我考上大学不久,又听父亲说起他在礼县燕河乡发现了我们红河赵氏族人的家谱,家谱上说我们从四川大槐树下搬迁而来,祖上曾做过皇帝身边的什么大官。当时由于自己还沉浸在端上“铁饭碗”的成功和喜悦之中,对于当地文化没产生兴趣,也没过多在意。

前两年,鬼使神差地痴迷于陇南秦文化研究,为了弄清我们赵姓与这里曾经生生不息的秦人之间的关系,我对当年他寻找到的我们家族的谱牒更是萌发了深究其源的冲动,于是托父亲为自己复印了一份开始研读。我用半年多的时间先用来断句、认老字,借助古代汉语词典查个别字的意思,同时还买了一些与家谱研究有关的典籍进行研读,结果发现这本修撰于明朝嘉靖年间的区区七千多字古家谱非同一般,虽然从元代记述到明朝中后期,仅记述了11代人,之后没有续接,但从目前已发现赵氏古家谱来看,其修撰时间应该排在第三位,只比西汉名将赵充国家族的谱牒和宋朝皇家的家谱稍晚一点。按自家家谱的记载,我们祖上世居四川(今阆中),明朝初年迁徙到礼县(当年叫礼店千户所)。翻阅这本在人们看来就是红河赵氏家谱后我发现,红河赵氏与宽川赵氏一样,仅仅是家谱里记述的小宗族人,而真正修撰家谱的大宗族人在礼县城北大街。于是又千方百计寻找家谱里记述的大宗族人的后人,最终陇南师专的同学让我联系在陇南市文化局创研室工作的才女赵殷。电话打通之后,她说这正是她们的家谱,在她家的家庙里保存了四百多年,“文革”期间藏在当年被下放到乡里的叔父家里,1984年被礼县文化馆的吕先生(她电话里呼其名讳后,很歉意地说吕先生也是她敬重的前辈)不知从什么地方探听到后死缠硬磨“淘”去了,我暗自思量,如果没有吕先生的这种职业敏感性和责任心,这本家谱如今也不会藏在礼县博物馆里,变成礼县人民的文化财富,我们作为该家谱后人,也不会与之见面。事实上不管是家谱的保存者还是为家谱能与更多的人见面而奔波的吕先生,他们使有价值的东西得以面世,就已经为社会做了功德无量的事。

如今,翻开《永远的思念》,才知道吕先生已经辞世十余年了。看着曾经凝结他心血的每一篇文字和李思孝、任志勤、张中定等人写的怀念文章,品读其儿孙满含真情的追忆和思念,再感受他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的工作精神,领悟他谦逊诚实、光明磊落的人格魅力,真觉得他不应该离去,至少不应该这么早地离开他的事业和亲人,成为儿孙们心头挥之不去的疼痛。

这本《永远的思念》,无疑是儿孙们给天堂里的你奉献的最好礼物。

缅怀红河文化人吕自俭先生/◆红河游子红河人在武都)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缅怀红河文化人吕自俭先生/◆红河游子红河人在武都)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缅怀红河文化人吕自俭先生/◆红河游子红河人在武都)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缅怀红河文化人吕自俭先生/◆红河游子红河人在武都)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缅怀红河文化人吕自俭先生/◆红河游子红河人在武都)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以上为吕自俭先生在不同时期留下的照片。

  评论这张
 
阅读(449)| 评论(36)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