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

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日志

 
 

二赴红河/◆西 堃(杨家寺在天水的青年作家)  

2012-08-30 09:23:09|  分类: 秦源文学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了中定兄的文曲之心,一场规模不小的盛会在秦皇湖畔成行。

这是我第二次有组织有目的地走进红河,同行的许多人是第一次,是为赶一场文化盛宴而来。

且不说礼县作家、艺术家的莅临,仅天水就有二十余人驱车纷至。西口堵车的郁闷被红河街头郁郁葱葱的碧杨垂柳轻轻拂去,八图村口,宇航等数位红河籍作家的热情、谦恭使天水文人的心坎疏朗开来。赵钋、赵登科两位久闻胜名的老先生让我对红河文化人仰望的目光更加纯粹。

丰盛的早餐,络驿不绝的客人,中坝、中定兄弟的人格魅力充分显现出来。

二赴红河/◆西 堃(杨家寺在天水的青年作家)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在秦皇湖畔与红杨秦民间艺术团的团员合影时,许多参与“《老家新红河》红河乡情小聚”的嘉宾已经因为各种忙碌的原因离开了,忘记了提前留一张集体合影。这是中定的失误。——张中保摄影
 

 一

朝觐天台山。

风雨无阻。

中定兄说天在下雨,就不上山了。我已经错过了一次机会,今天不能再放弃,哪怕天上下刀子!我们数十人都有一颗虔诚的心,一呼便是百应。

仰望。这是我的一种姿态。不论在什么角度,我看到的天台山都是一座形制特别的独峰,规整的直线的三角形。

何止我一人?蒲珩、徐有祥、张金花、李三祥、马小玲,诸君皆对天台山刮目相看。

二赴红河/◆西 堃(杨家寺在天水的青年作家)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从费家庄的麦垛背后仰望天台山——杨八宝摄影 

 

在群龙(山脉)戏水的红河谷口,雄踞这么一座形制特殊为印玺的山岳,是上苍的安排,是天意。我们这些草芥一般的俗人的作为,就是将崇敬的目光投向它,将虔诚的心语默默地向它诉说;远方的友人,远离故园的游子,当撮土为念,置于床头,便感觉身在天台山下,有神庇佑。

我们现在只知道它在数千年前供秦始皇的先人祭天祭祖,此后的故事被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赵登科先生详细介绍天台山道观佛寺的建设史,只是这座神灵之山近千百年来有关宗教的一段轮廓。那棵矗立在土门口被雷电烧焦的杨树可以通过神魔之口讲述几千年来天台山不为后人知晓的史实。

商周之前,这座神山之上有什么?我想到的是一个瑰丽的世界,是人神共舞、百花争艳、百鸟齐鸣、万马奔腾的天人合一盛世。秦为西周诸侯国,天台山下逶迤数十里的宫殿群落,今日为红河、花石溪的河流当是护城河,河上有“金水桥”,桥头有卫士守望。天台山矗立在王宫身后,龙凤旗或飘或立,非王室大员,百姓是无缘接近的。一年之中,春节可能是万民同乐,鼓乐百里所闻,时为秦戏的演出持续十天半月。春播祭天,清明祭祖,天台山神圣得无以复加。秦武公东征,天台山渐近静谧,但秦政权留下的宫阙和神庙还是让人望而生畏。

春草一般生生不息的战事,天台山的阅历是殷红的。刘秀攻打西县,天台山看到了什么?经历了什么?它养育的红河男儿有多少为隗嚣、杨广殉难?西县废,杨廉县立,尽管不能跟秦都城相提并论,但还是中国西陲一重镇矣。三国乱局,天水罹难,天台山同样不得安宁;两晋厮杀,秦州城头的大王旗三五天就变换,天台山下是否也血流成河?

上世纪那个令我的父辈人心痛不已的“民国十八年”,岂止是天下饥荒,临夏土军阀马廷贤在天水屠城,后有一股力量血洗天台山……今日站在山风烈烈、荒草萋萋的天台山巅,脚下的黑土中有多少先人的白骨没有灵柩!举目眺望四周依旧是天然牧场的山峦,我心寂然亦沸腾。“非名山不留僧住,是真佛只谈家常”。天台山是不光是名山,还是神山,神山只供神住,人就住山下的各个依山傍水的暖阳之所。天台山上有道有佛,道佛一家,皆为征恶扬善,那些心存恶念之人,看一眼山顶洁白的云彩,就栽下一片绿荫吧!

赵登科先生等人在为天台山悬天观、庆云寺的重建奔走,这是天台山的幸事。苏城人苏蹇在苏城重建了慈航寺,贝加尔湖的红松、临洮的砖雕、福建的柱基石,旨在以佛的智慧、教化、慈悲哺育那方民众,让那个山清水秀的人间乐园充满爱、欢乐和富足。红河也有不少实业家,凝聚力量,天台山顶的芳草当不会是今日的孤凄。

 

 

怎样的一方水土养育了一个纵横捭阖的政权?这是我近十年来的一个思考。

相距二十里,只是传到耳朵里的一些轶闻趣事,西犬丘、西垂宫,为什么要选择在这个地方?今日终于有了直观的答卷。

九水合渠,丰茂的草地,开阔有驰、聚拢有度的山岳,秦人的慧眼停顿在这里。远征百里千里,一朝回阙,便是枕上无忧。只是今天我无法想象两千多年前秦诸侯国的宫殿是什么样子?它绵延了多少华里?起于今天上杨、上吕、花石,还是杨家寺的松树村?

西犬丘,是天台山吗?应当不是,因为天台山是一座独立的、雄伟的、巍峨的、浑沉的山峰,它是秦国的一支旗杆,或者说秦政权呈现为山峰的标志,那么只能说这些或低沉蜿蜒,或突兀笔立的群山是西犬丘。今天那些为秦都城故址喋喋不休的地方史学者并没有思考西犬丘的含义。“西”不用解释阐述,我们当问“犬”为何义,显然不是名山的形状,而是取守卫之义。群峰合围,如众獒排列,西垂宫当是安然无恙。

养马奉周,得爵位,进而立国。马背上得疆域,马蹄下开疆拓土,这里是良马神驹的天然苑薮。今日之天台山、金山及其身后绵延的碧绿群山、大坡深沟,还是不可多得的天然山地牧场。

杨廉川是狭窄的,被《水经注》浓墨重彩大书特书的泖水河、杨廉河正好冲击出肥沃的红河谷地。

二赴红河/◆西 堃(杨家寺在天水的青年作家)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从天台山半山腰远望花石川。——张中定摄影

 

花石川是宽绰的,它可以哺育代代英才,嬴秦是这样,今日还是这样。王柄先生说:自有师京大学堂,至殖民地为共和国取代,花石川道里走出了三个北大学子。甘肃之政要、陇南之翘楚,红河人有的是,就是普通民众,其手上的泥塑、脚下的高台、水袖间的秦腔,还是陇原“三绝”。一个小小的菜子沟村,两台皮影戏唱响四个地市,还能在村里再演一台大秦腔戏。赵氏泥塑风靡古都西安,有故事有表演的春节高台,就是踩遍大江南北,恐怕找不出如此之高之奇的第二家。今日伫立在天台山腰部的平台上放眼花石川道和红河镇,我有些愕然,在历史典籍中浩浩荡荡的河流几近干枯了,而文化的血脉依然汹涌澎湃,为什么呢?

只有头顶这方湛蓝的天透出一星半滴的秘笈。

 

 

草滩沟、八庙沟、菜子沟、草川、草坝,这些名讳代表着什么?意味着什么?体现着什么?当地人很清楚,亭子间、象牙塔内闭门造车的秦史研究者、秦文化专家未必清楚。

这是我的一个基本愿望:到这些承载了秦王朝兴隆的村落里看看,看看我是否可以找到秦先祖由一棵幼苗成长为参天巨木的因由来。

秦文化依然在红河谷地散布,在西犬丘弥漫,它们是什么呢?

二赴红河/◆西 堃(杨家寺在天水的青年作家)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从天台山远眺红河川、杨家寺。——杨八宝摄影  

二赴红河/◆西 堃(杨家寺在天水的青年作家)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从天台山俯视秦皇湖。——杨八宝摄影  

 

 

由于行政区划的缘故,我对红河的了解是浮泛的、空洞的。与红河接壤的牡丹、秦岭,我没有走多少地方,但好像很熟悉,因为这两个地方的风土人情、历史文化、人物掌故是相对熟悉的,这两处地方与杨家寺一样,是秀美的,同时也是平庸的,而海拔最低的红河迥然不同,物阜食足,地灵人杰。就是今天因为青壮年悉数外出而显得过于荒凉衰败的农村乡镇,红河依然繁荣,依然阳光明媚、人声鼎沸。

红河人讲究仪表,讲究庭院整洁,讲究书香盈门,正因为这种“上善若水”,红河的人才源源不断地挺拔而出。且不说那些在国外、国内大中城市以己之力撑起一片艳阳天的博士后、教授、学者、诗人、作家、画家、表演艺术家,仅在当地,几乎人人都有自己的专长。哪个地方如此的卓而不群呢?

二赴红河/◆西 堃(杨家寺在天水的青年作家)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费家庄人在费永驰家里为这次聚会、采风活动唱了秦腔,接受了联合采访。图为费小玉扮演的白娘子。——张中定摄影
 
二赴红河/◆西 堃(杨家寺在天水的青年作家)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红杨秦民间艺术团在秦皇湖畔为这次聚会、采风活动唱了秦腔,图为赵凤英在演唱《断桥》选段——张中定摄影
 
二赴红河/◆西 堃(杨家寺在天水的青年作家)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菜子沟的刘福盆兄弟担纲在张中定家里为这活动表演了秦腔皮影戏。——张中定摄影

 

传说和考证,两百多年前名字不详的刘老师傅是菜子沟皮影戏的一代鼻祖。百多年前,刘老师傅的徒弟刘世美是响当当的第二代,到了三代吕昌吉手里,菜子沟皮影戏已经在方圆唱出了名声,确立了地位。堂兄弟刘忠孝、刘彦明酷爱唱皮影戏,为此不惜从天水罗峪沟跑来菜子沟拜吕昌吉为师苦学皮影戏技艺,最后居然在此定居下来,一跃成为菜子沟皮影戏的第四代传人,也成为红河皮影戏的一代领军人物。一人领一个戏班,正月初四出门,四月头回到家里,行迹遍布礼县、秦州、甘谷、武山、漳县、岷县、陇西东南部。灯戏班的春台皆为社戏,为一个村庄的山神唱会戏,这是农村一年当中为数不多的集体文化盛会。我的祖辈、父辈,乃至我们这一代人应当从骨子里感谢这两位秦戏老人,我们有关秦腔的认识、记忆、艺术享受和最初对中国历史故事、重要人物的了解,都是这两个皮影班的赐予。两位老人胸藏多少本秦腔戏曲已无法知晓,如果从今天传承戏曲文化的角度看,他们哥俩无疑是国宝级的人物——因为他们是通才,一本戏生旦净丑全知全能的演唱、道白全要了然于心,一片白布前,一个个皮影人物登台,他必须口齿伶俐地说清道明,唱出不同的韵味和风采。

稍后,有一个叫吕彦和的,是忠孝老人的副手,他和刘根同属一师弟子,他俩携手走村串巷,唱成了菜子沟皮影戏的第五代接班人。再后来就是吕希玉、刘福盆等青年才俊——第六代皮影人的天下了。

费进武、费招财、费玉才是费家庄的“秦戏三雄”。费进武先生领班,耍线子,唱须生,费玉才作副手打鼓击节,反差极大的丑角、旦角,一张口随时可以转换着唱;费招财唱武生、喊大净,堪称费家庄秦腔的“戏尖尖”;费天宝须生唱得苍凉,旦角唱得甜美,二胡拉得更是一绝;赵具才则无论大戏还是皮影戏,则一贯将他钟情又拿手的旦角,声情并茂、千转百回地唱到底。因了这些爱唱秦腔的人,因了更多爱唱秦腔的后人,费家庄这一台灯戏便风靡藉河源头二十多年,后有女性旦角开创性地替男旦组台演出,把费家庄秦腔皮影戏推向了一个新的阶段。7月24日,当见到以上四位老人中的三位时,得知费家庄秦腔的台柱子费招财早已过世,我不禁感慨我们来得太迟了,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是将他们的新旧照片放在一起,以简约的文字粗疏地记录一段他们的秦腔人生。

潘芝兰是一位相当好的青衣演员,在红河谷地,在湖边枊下,她的风采如鹤高蹈。

 

 

红河是一部百科全书,我这个北山上的来客只是远观,就是近两次走进红河,也是浮光掠影、走马观花。对于红河全面深入的阐述、图解,只能由中定兄、宇航他们来完成。

如果去一个地方是一次文化的朝圣,那么这个人、这群人是天下最幸福最幸运的人。

在不久将来的某一天,我一定要徒步花石川道,让红河谷口的秦风吹散我心中的阴霾,让清澈见底的河水告诉我这个川道里为何人才辈出。我去看看菜子沟的模样,问一问宇航为什么要让那些耕耘在杏坛的中年女教师热泪盈眶?如果还有机会,再看看草滩沟、八庙沟、草川、草坝,问一问这些沟沟岔岔丰茂的水草怎样养育了一个彪悍的政权。

红河,一个让我魂不守舍的地方!                   

二赴红河/◆西 堃(杨家寺在天水的青年作家)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二赴红河/◆西 堃(杨家寺在天水的青年作家)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美丽的秦皇湖成了垂钓和旅游者休闲天堂。——杨八宝摄影  

 

                       二0一二年八月二十七日

  评论这张
 
阅读(1040)|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