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

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日志

 
 

那山,野花、野草和野菜/◆乡岩(杨家寺人在秦州)  

2012-03-02 16:13:42|  分类: 秦源文学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山,野花、野草和野菜/◆乡岩(杨家寺人在秦州)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家乡的山洼)

        上学的时候,家里养了一头骡子和一头猪,它们大腹便便,骡子能吃也能干,脾气很坏,莫大的眼睛让我们很害怕,动不动就撅断缰绳撒野。我们不敢拉到野外吃青草,父亲一忙就把他拴在家里。肥猪又黑有懒,不停地吃,吃了就睡,一看到人就哼哧哼哧用长长的猪嘴拱猪圈门,把卷成一个圈的小尾巴展开,摆来摆去,还会抬起头搧着两片大耳朵看着你,倒是憨态可掬。而填饱它们肚子的野菜野草,就要靠我们姐妹去找。

       那时候还是单休制,我们上六天学,星期天休息一天。我和二妹一整天挑的菜割的草,还不够它们吃两天。父亲就骂骂咧咧,我们不敢出声,每天下午一放学就一个提上拢子(一种竹编的菜篮子)拿上铁铲铲,一个背上装粪(一种竹编的装草装东西的农用具,大多状似长方体,上部开口稍大,一面拴有两根供肩背的绳子),拿起镰刀,最好能向母亲讨得一块黑面馍,就朝黑引坡路出发,到山上田里去了。

       因为下午放学时间短,怕天黑之前回不来不敢走太远。向西一出村靠右手就是斜路,顺斜路上山就到大爷梁,翻过山是邵家洼,靠左手顺山走是柳树沟,这一代基本上是大跃进时修的大块梯田,虽然种庄稼产量高,但很少长野菜,田埂上也少有植被,没多少牲口吃的草。牲口吃的大多是多年生的草本植物,一直走过柳树沟再过一道坡到毛家沟,才能找到我们想要的菜和草。我们夏天喜欢走这条路,是因为柳树沟一带,有很多莓子刺,莓子满山坡红朗朗的,我们边走边采,边采边吃,走到毛家沟时,差不多吃得有些饱了。如果顺利,能尽快挑一拢子菜,割满满一装粪草,回家能不挨父亲骂,就可以回去时原路返回,摘一片野棉花叶子,卷成一个锥形的小桶,给奶奶摘一小桶莓子。但很多时候,我们不敢磨蹭,也不走这条路。一个原因是完不成任务回去要挨骂,甚至挨打,另一个原因是老人们说毛家沟阴得很,太阳一偏西,就能听见鬼说话。还说,奥岁娃家魂小,一不小心就让鬼拽走了,走了就见不着大人了。二妹最胆小,走路总在我前头,我说鬼来了先把我拽走,她一听就拽着我的衣服不放。我一般不说这话。她喜欢和我再约几个小伙伴一起到黑引坡河坝,再朝南上山到扎扎洼去。

       山上,田里到处都能找着我们要的菜和草。那时候没人打农药,也不知道农药是啥,田里只是每年春雨一下就撒些化肥。野菜野草和庄稼一起都长得很多也很旺。除了冬天和下雨天,我们几乎天天都要到山上去,山上那些知名的不知名花啊草啊菜啊的,就和家里的小猫小狗一样,熟悉又亲切,只要看见只要想起就能知道,就知道它们喜欢长在什么地方,什么形状,能不能吃,甚至有些是什么味道,有什么作用,能玩出什么花样。一切都是那么自然,没有人刻意去形容它们,也没有人注意它们。不知什么时候,不知为什么,不知是谁给它们起了名字,反正我们就跟着大人这样叫着,大家都这么叫着,和我们自己的名字一样。

        山上,田野里到处都是草儿菜儿花儿的天堂。它们自由自在地生长着,无拘无束地发芽、拔节、抽穗、开花、结果。在那片天堂里,一切都被赋予了自由与梦想。在高高的山崖上,刚过完年,迎春花就展开了花蕾。只要春风轻轻一唤,花蕾就眨巴着眼睛探出头来。没有人管它,他想什么时候开就什么时候开,哪怕是大年三十开也没人觉得奇怪,哪怕睡到三月份再开,也没有人怪它。在密密的山林里,架老蔓愿意霸占整个世界,也不会有人反对。它想爬多高就爬多高,想缠着谁就缠着谁,哪怕缠到大树顶上,大树也很温柔。一直到秋天的时候,架老蔓就不好意思了,悄悄松开手臂,染红衣裳,把大树打扮漂亮,算是道歉。黄蒿最是疯狂,其实谁也没惹它,它就那个脾气,谁家没人种的荒地,就是它的战场。它在夜晚大刀阔斧地指挥整个家族成员拔节,直杀得天昏地暗,它想占领整个田野。早起一看,天地之间可真大,它想占领多少,都没有人在意,他就越发使劲疯长,哪怕就是长到天上去,也没有人管。

       黄米捞饭和鸡肠子(都是矮小、铺在地上生长的一种野菜)胆小,它们藏在菜园里,就长在菜叶子底下,和旋风草一起。反正也不用操心,菜园里水肥土美,风吹不着,雨下不着,太阳晒不着,有硕大的菜叶子庇护着。它们就为菜而生,为菜而长,菜被挑走了,它们就枯萎,来年再和菜一起来。

       最是那些小喇叭一样的花儿,开在细细的藤上,长在田埂上,好看得很。我总是忍不住想去摘一朵,或插在头发上,或拿在手里,心里美滋滋的。可我很多时候都忍住了,不敢去摘它们,只是看看,看着那一只只粉红的小喇叭在夏天里摇摇曳曳 、吹吹停停。她的名字叫拌碗花,它的蔓叫鸡儿蔓。奶奶说,只要摘了它就会吃饭的时间把碗拌烂喽!我的碗是家里唯一一个上面印着一朵小花的,我可不想拌烂喽!所以,我总会在拌碗花跟前站很长时间,不敢去摘。又一次,我实在忍不住偷偷摘了一朵,藏在袖筒里拿回了家。我紧张极了,吃饭的时间都不敢说话,我觉得那一朵拌碗花就在我的袖筒里蠢蠢欲动。饭终于吃完了,居然没有把碗拌烂!我偷偷地高兴了很长时间,并把这个秘密说给了妹妹。

那山,野花、野草和野菜/◆乡岩(杨家寺人在秦州)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 山丹丹)

        山坡上,田野里还有许多树啊,草啊连个名字也没有。可它们豁达乐观地生长,接受阳光雨露的抚育,集着日月之灵气,沐浴着天地之精华,一样无忧无虑地发芽、抽穗、拔节、开花、结果,日日月月,岁岁年年。它们就是我们的朋友啊,我都认得它们,他们也认得我。不信,你去看看,你去问问!有时候,我们会给那些不知名的花草起个名字,它们也不会有意见,静静地听着。风儿一过,就齐刷刷地点头,很高兴很高兴。

       这些名字可真有意思,一叫起它们,就叫醒了我的记忆,我记忆深处那些山,那些花啊草啊菜啊!

       长在田埂上的:鸡儿蔓(拌碗花)、毛娃娃草、qiao(雀)舌头、盐天、龟龟吃、白蒿、蛮结、苺子刺、野苜蓿、风铃草、奇叶、麻荠荠菜、灯盏花、点球草。

      长在山坡上的:木连连、羊厥(鸡爪爪)、野狐箭、害羞草、羊舌头、油蒿、芦子、牛奶草、野棉花抱抱、马家老爷、斜蒿、冰草、棉草子、柴胡、帛布蝶、钱胡、陕丹片、野菊花、piao子、piao子罐罐、地软、地木木、野辣椒、艾蒿、羊淫草、野兰草、猪弄草(猪尾巴)。

       长在荒滩上的:烂磨、柯擦眼、然然子(牛蒡叶)、衔麻、黄蒿、野奇叶。

       长在路边的:果老干(蒲公英)、车串 (车前子)、铁甲蒿、马莲。

       长在水地里的:水芹菜、黄花儿草(空心草)、韭菜草。

       长在石山上的:石葱花、野韭菜、野石竹、头发草。

       长在山沟里的:水泉花、灯花(冬花)。

       长在山里的:马碌碌、酸刺、玛瑙、牛奶树、乌牛、石枣、酸蹴蹴、鬼见愁、五撮点、乌龙头、茧子刺、面梨刺。

       长在山崖上的:架老蔓、蔓莓子刺、迎春花、野蔷薇。

       长在河滩上的:海星星 、珠珠草,
       长在麦田里的:天萝卜、荠荠菜、酒壶瓶、羊蹄甲、火燕麦、麻蒿、半夏。

       长在胡麻洋芋地里的:地蓬子草、文盖、灰灰菜、、苦蕖、断须、棉刺根、水蒿。

       长在菜地里里的:鸡肠子、黄米捞饭、羊胡子草、旋风草、麻苦蕖。                                                                               

        那些山和田野:大爷梁、邵家洼、房背山、堡子梁、斜路、黑引坡路、柳树沟、死人沟、毛家沟、王家沟、扎扎洼、线家沟、马家沟、张家沟、虎鼻梁、苜蓿地、凉水泉、陈家沟、宋家沟、白家沟梁、杨鲁家沟、那坡里、青龙观山、瓦窑卡、侯家门地、三果船、上河坝、南河坝、北河坝、树摊子、马家山梁、炼尖坪、水滩坪梁、马家沟脑、猪场哈、大捱哈、四平台。

        这些名字我一直记着,它们的样子,它们的脾气我都晓得!它们活在我的记忆里,就好像我儿时的伙伴,在那些艰苦而又自由快乐的日子里,给了我无边的想象,给了我无比的慰藉。它们不仅在那些贫穷的日子里,喂饱了我们的肚子,喂饱了我们赖以生存的骡子、牛的肚子,还给我青涩的童年增添了许多乐趣。我永远记着它们!

       那山,那些野花、野草和野菜,将一直鲜活在我的心里!我会永远记住他们的名字!(完)

那山,野花、野草和野菜/◆乡岩(杨家寺人在秦州)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牵牛花)

那山,野花、野草和野菜/◆乡岩(杨家寺人在秦州)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无名花)

那山,野花、野草和野菜/◆乡岩(杨家寺人在秦州)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蒲公英(葛老杆)

那山,野花、野草和野菜/◆乡岩(杨家寺人在秦州)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野草莓(莩子)

那山,野花、野草和野菜/◆乡岩(杨家寺人在秦州)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枸杞子)

那山,野花、野草和野菜/◆乡岩(杨家寺人在秦州)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 柬子果)

那山,野花、野草和野菜/◆乡岩(杨家寺人在秦州)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葛老杆花花引蝶来)

那山,野花、野草和野菜/◆乡岩(杨家寺人在秦州)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牛蒡叶开花引蜂招蝶) 

那山,野花、野草和野菜/◆乡岩(杨家寺人在秦州)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 鸡冠冠)

那山,野花、野草和野菜/◆乡岩(杨家寺人在秦州)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硬化中乡间路)

那山,野花、野草和野菜/◆乡岩(杨家寺人在秦州)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胡麻)

那山,野花、野草和野菜/◆乡岩(杨家寺人在秦州)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田地间)

那山,野花、野草和野菜/◆乡岩(杨家寺人在秦州)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山埂上) 

                                                                                                                        ( 图/兰天忆秦、秦州雁摄影提供)

  评论这张
 
阅读(484)|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