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

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日志

 
 

红河,在苍茫中起伏/◆包苞(礼县县政府、县文联)  

2012-03-13 17:39:58|  分类: 外地人写秦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河,我去过不止一次。可每次回来,我都无法把眼里的红河写到纸上。是无话可说吗?不,每一次造访,我甚至都屏住了呼吸。

红河,在苍茫中起伏/◆包苞(礼县县政府、县文联)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红河,在苍茫中起伏/◆包苞(礼县县政府、县文联)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那年夏日的秦皇湖。张书英摄影
 

    沿着西汉水上溯,在峁水河的上游,红河被两岸低矮的小山丘围拢着,沿山,一色的黄土起伏着,有树的地方就有人家。在天台山的脚下,一道围堤,留住了涓涓的峁水河,这就是闻名陇上的秦皇湖(原红河水库)。阳光掠处,水鸟款款嬉戏,万顷碧波转眼散为满池碎银。若是只有这万顷碧波,才让红河引起了世人的注意,那未免太有些媚俗。其实,于我来说,山水留人,只是一时的视觉快餐,真正让人心动的,永远是氤氲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文情怀和文化底蕴。

最早知道红河,是源于一位少年诗人。那时我还是一个懵懂少年,却对文学很是痴迷。在我每天“为赋新诗强说愁”时,我就知道有一位学兄已经在全国很多家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他的名字叫张中定。由于仰慕,我也知道了他的家就在红河。尽管后来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但上学期间却是缘吝一面。在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里,能在报刊上发表一篇文章是何等荣耀的事啊!当我鼓足勇气想要拜访他时,他已经考上了大学。在我每天伏案神游的时候,学兄已经出版了自己的《第三只眼睛》、《微笑和它的影子》等诗集。

后来,又知道了曾经担任过礼县中学第一任校长的王荩老先生的一些逸事,内心更多了一份向往与敬仰。王荩(1906—1984),字:进之,笔名:澹乎其无味哉主,礼县红河乡人。青年时就读于甘肃省立第三中学、兰州大学国文专修科、北京大学文学院。1943年任礼县中学校长。1946年加入三民主义青年团,并担任区队长,1947年8月当选县参议员,并担任县党部执委、区党部书记,1948年因受到县参议会的弹劾,被县政府以工作不力等因解除校长职务,激起学生义愤,爆发了震惊陇佑的礼县学潮。1949年春在兰州师范任教员。1952年以民主人士身分出席县人代会,当选县人代会常委兼专职干事,1956年调任城关完小教员,后调礼县中学任教,是年加入中国民主同盟。1957年错划为右派分子,1958年10月因“党团合并”被错判三年徒刑监外执行,并下放农场劳动改造。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摘掉右派帽子,撤判平反,恢复工作。1983年当选县政协委员,1984年病逝家中。以上描述,都源自于文献资料,尽管简略,也说出了他曾是一名教员的大概。可我知道的王荩不仅是一位普通的教员,他曾为礼县中学(前身是国立五中)的创办和运转付出了巨大牺牲。在礼县中学的创办初期,他作为第一任专职校长,为了供养和留住当时少得可怜的教师,他背着家人,变卖了所有家产投入到学校,这也就有了后来学生们因为政府罢免王荩而闹的学潮。晚年的王荩,也倦于世事,终日研读老庄。他曾有个古怪的习惯,每每读书,必先净手焚香。当有人问及为何如此,他说这是对圣贤的尊敬。读书之余,老先生就是在故乡的山林漫步,面对起伏的山梁,他总会口中念念有词,近前一听,多是老庄之言。而今在红河所能惊现的王老先生之遗笔,则多是他古朴美仑、柔中见刚的篆书大字,它以乡民喜爱的中堂和条幅方式,融合于红河农家的乡间生活中去了。

为此,我只身骑了单车去了红河。不是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吗,我要看看到底是怎样的山水养育了他们。

当我沿着峁水河上行,来到秦皇湖的边上,入眼的无非也是低矮无奇的梁峁,一顺的苍黄起伏无尽。除了秦皇湖涵养了万顷碧波,再也没有什么奇峰峻岭足以让人觉着孕育此才无可厚非了。如今想来,少年的狂妄却是如此的浅薄。

    多年之后,工作的需要,我再次来到红河,我的发现却让我为自己的年少轻狂汗颜不已。

    礼县虽为秦人的发祥之地,但真正的秦文化在礼县今天的版图上却有着明显的分疆。以松林峡为界,向东的大部分乡镇,至今仍普遍有着秦人的依存,向西的乡镇,却保留更多的是犬戎的风尚。这种分疆表现在日常的起居生活中,就是对文化的尊崇。到了红河,这种习俗尤其典型。无论走到哪一户人家,正屋都会悬挂一幅中堂字画,无论名家的还是当地文人的,而更多的是当地文人所书写的。在这些书家中,我看到最多的是赵文汇先生的书法。先生的书法不仅风格古拙,而且布局严谨,有着很深的学养滋润。后来我才知道,赵先生不仅是名冠一方的书家,还是一位在考古方面有很深造诣的史学家。他所考证的现藏于中国历史博物馆的秦公簋作为先秦时期著名的青铜器,也是认定秦肇始文明的最重要实物证据之一,它的出土地就是红河的王家东台。这种观点也得到了国内许多考古专家的认可。而这样一位学养深厚、成就斐然的乡贤,却一生行走乡里,了然于寂寞与孤绝。一想到先生胸怀乾坤却寂寞谋事,不由对自己心事的浮躁感到羞愧。至于先生所说的天台山是否就是秦人的祭天之地,我就权当是先生对于家乡的一片拳拳了。

    和赵文汇先生一生潜心历史研究相辉映的是红河人的艺术情结和创造精神。在红河的许多村子,都有从事根雕和盆景制作的人家。我去过几户稍具规模的人家,入了小院,似乎就进了世外桃源。无论瓜棚架下,还是厅堂案上,每一株出身卑微的梢木藤蔓,都被赋予了轻云出岫的灵性。或旁枝横斜,或翠冠覆顶,都透着超俗之神韵。至于那些老根枯桩,稍加斧斤,便都霍然重生,呼之欲出。咂舌之际,询问价格,却都微微摇头。他们大都会以聊以自娱而婉拒。想着他们劳作归来,放下家什,冲一杯淡茶,斜倚在门前,满山的景致便都围拢了过来,疲倦之气顿时烟消云散。为人一生,此间惬意又有几人能够消受?心想至此,不仅艳羡。记得在一个吕姓人家看盆景,又被满屋的油画所吸引。问及作者,主人答曰:是鄙人犬子。大学毕业,不务正业,却爱好美术,现在放弃公职,去了南方一家设计单位,名为打工,实为学艺。至此,我似乎触到了红河儒雅的神经。然而,当我又了解了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有关“扇子会”的事后,藏在儒雅后面的勇敢、果决与不畏强暴又让红河起伏的山梁有了铁流汹涌的感觉。在遍地贼寇横行的年代,作为一个小地方的农民对残暴的反抗却激起了历史的漩涡,这不得不让人对这片土地肃然起敬。

    水土育人。如果只是内心的儒雅和性格中的勇敢,又是什么支撑了这种血脉中的尊贵呢?回到家中,细细品味每一座起伏在黄土梁上的村庄,有一种惊讶又让我坐了起来。

    在红河,有许多村子都以姓氏为名:费家庄、高家庄、岳家庄等。而在这些村庄,又以吕姓、赵姓、费姓、岳姓、高姓居多。细查这些姓氏的出处,我似乎又窥见了一缕神奇的光芒。

    相传上古部族首领神农氏炎帝,因居姜水流域,因以之为姓,称姜姓。后来姜姓羌人发展出四支胞族即"四岳",吕部族就是其中一支。费姓也出自姜姓。相传颛顼是黄帝孙,有裔孙伯益,伯益有裔孙大费,大费有子二人,其中次子名若木,因不得继承爵位而沦为平民,遂以父名为姓氏,姓费,以标明自己的血统所出;又据传说,在大禹治水时,一位名叫伯益的人协助治水颇有业绩,受封于费地,其后代则以地取姓曰费姓。岳姓也出自姜姓。而岳姓据《姓氏考略》、《元和姓纂》及《史记》所载,相传帝颛顼之臣伯夷,为首任太岳,其四子掌四方诸侯,称四岳。后世子孙以官为氏,称岳姓。高姓也源出姜姓。据《新唐书·宰相世系表》、《元和姓纂》、《广韵》等资料所载,姜太公八世孙奚因拥立齐桓公有功,被赐予祖父公子高的名为姓。而赵姓以金天氏少昊为源起。司马贞的《史记? 索隐》指出:“《左传》郯国,少昊之后,而嬴姓盖起族也,则秦、赵亦祖少昊氏。”西周时,少昊之裔造父因功被赐于赵城,其后在战国时建立赵国,赵国亡后,子孙以国为氏。我无法考证红河的吕、费、高、岳、赵就是这些姓氏的脉延,但我至少隐约知道了这种姓氏的尊贵渊源。想到这里,我也似乎明白了,为什么弹丸红河,却如此卧虎藏龙!至于不时听见街巷传闻某某费姓子女考上了北大、某某吕氏后人有了新的成就、某某赵姓后人在某处干出了大的动静,心就莞尔,想这是一种宿命的必然。

    再次踏上红河的土地,内心就多了一份敬畏。看山,不再是一种苍凉的延续,而是一种沉雄的起伏;看水,也不是一汪清浅的波光,而是一种深邃的积淀。甚至那些夕阳下荷锄走过古老村庄的农夫,我也怀疑他又是一个隐居在山野的高人,而站在万顷碧波的边上,戏弄湖光的垂柳,游弋在波光丛中关关唱和的水鸟,说不定都恰是前世贵胄的化身。

     一茬茬的水鸟去了又来,一茬茬的山花谢了又开。红河,在苍茫中起伏的,永远,是那份浸染了尊贵的文化血统的浓浓的乡情,它不仅因为那些古老的姓氏,更因为那条源自诗经、传唱千年,又滋养了秦帝国古老版图的河水。

 

——————————————————————————————————————

中定添足说明:

(应礼县文联活动要求,礼县在全国的著名诗人包苞写作了以上稿件,已发布他的新浪博客/红尘与光影:http://blog.sina.com.cn/mabaoqiang (2012-03-10 04:28:06) 短信要求中定看看把把关,中定出国回来后稍加添足、补充后发回使用。)

   中定对包苞的邮件回复:

 文章写得很好,是对红河山水人文的艺术再创造。我代表红河人感谢你,将会编辑到计划编辑的《颂红河诗文精品选》之类的作品选之中。

    有几处添足,不合适的可以删除——

    1、现在对红河水库都叫秦皇湖,不那么恰当,但为了统一口径考虑——秦皇湖(原红河水库)

2、添加了——《微笑和它的影子》等诗集。并按时间顺序将“已经考上了大学”一句前置了。

3、添加了——震惊陇佑的礼县学潮。

4、关于王荩老先生,添加了如今留下的影响——而今在红河所能惊现的王老先生之遗笔,则多是他古朴美仑、柔中见刚的篆书大字,它以乡民喜爱的中堂和条幅方式,融合于红河农家的乡间生活中去了。——句式不协调可以再修改。它是我们家的远房亲戚,我家里现在还挂着两条王荩老先生所写的条幅,篆书写得非常好,而旁边的草书题款则歪歪扭扭难看得让人不好意思看,据说王荩老先生是因为自己的毛笔字写得实在难看,不得已才学习具有图画效果、可以遮丑的篆书的——此为红河民间轶闻啦。

  评论这张
 
阅读(758)|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