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

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日志

 
 

“泥人赵”:泥巴里的苦乐人生/◆王兰芳(《兰州晨报》记者)  

2012-02-04 23:00:54|  分类: 秦源新闻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自幼练就一手绝技,能在与人接触瞬间“触手成像”,而且形态逼真,“天水赵氏泥人”流派开创人赵旭辉创作出的大量富有怀旧情结的雕塑作品,令人叹服,他被人们亲切地称呼为“泥人赵”。

  从泥塑中感受苦乐人生,将生活积淀定格在泥塑中!“泥人赵”走过了40年的漫漫人生路……

  

  捏泥人的一天

 

  110日清晨,天阴沉沉的,零星的雪片不时飘落。

  在天水市西关城区一间不足20平方米的出租屋内,满脸堆笑的“老头老太”、活泼可爱的“牧童”、阳光清纯的“少先队员”等泥塑作品栩栩如生、静中有动,拥挤在小屋的一角。

  “如同工厂的计件工一样,我是靠捏泥人养家糊口的,泥人卖出数量的多少决定着我收入的多少。”年近五十的天水民间泥塑艺人赵旭辉略带调侃地说。

 屋内没有一样像样的摆设,逼仄的小屋难掩居者生活的窘迫。

  “把炉火烧旺些吧,今天天气很冷。”赵旭辉朝满是冰花的窗户看了看,向正在火炉边发面的妻子说。

一早起来把一家四口中午吃的面条擀好、把晚上要烙大饼的面发上后,赵旭辉的妻子9点一过就穿上棉衣、围着围巾出了门。

  “在伏羲城租着一间经营泥塑的小木屋店,她赶着去开门。三九寒天的,那个地方呆一天能把人冻死!”赵旭辉望着妻子的背影,自言自语地说道。

  入冬以来,每天9点一过,赵旭辉在这个小屋里的创作也就开始了!

  “天水泥塑制作技艺是随着北魏时佛教文化在民间的兴盛而萌芽发展的,距今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赵旭辉一边与记者交谈,一边捏制泥人,一团团略带红色的泥团,经过他双手的捏捏整整,很快,一个盘腿而坐、头围毛巾的农村老太太的雏形已经显现出来。

  火炉旁一张用来吃饭的小桌上,前一天晚上塑出的泥人经过一晚上的烘烤,已有了几分硬气。之后的近半个小时,赵旭辉放下早上刚刚捏出的毛坯,将快要烘干的泥人捏在手中,蹙着眉头凝神几秒钟后,拿起一把刻刀,一刀一刀地刻划着手中人物的头发、眉梢、脸庞及服饰妆扮。

  此时此刻,赵旭辉专注的神情仿佛通过手中的刻刀瞬间传递给人物以生命,通过一番技艺娴熟的巧雕细琢,手中的人物顿时充满灵气,在人眼中变得活灵活现起来。

  在紧挨火炉的小木凳上,一只毛色发亮的猫不时地变换着一个个古灵精怪的动作。除此之外,屋子静得人有些发怵。

  约摸过了一盏茶的工夫,人物表情丰富起来:眉飞色舞的“老头、老太”布满皱纹的脸庞上,似乎诉说着时代的沧桑;笑得给力的大嘴露着仅剩的一颗门牙,感觉正在讲述着生活中的苦乐酸甜……

  发现记者看得出神,赵旭辉手中的刀停了下来。

  “泥塑的制作其实是极为复杂的,从选用泥土到泥人成形着色,有许多工艺技巧。传统的制作工序可分为制子儿、翻模、脱胎、着色等四个基本步骤,每一道工序又分为很多小的环节。”赵旭辉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

  “如果没有承揽到其他活,一般每天从早上开始,到晚上休息前的十几个小时,就是我花大工夫创作泥塑并陆续出作品的时间。也只有在这个时间段里,我会忘记生活的艰辛,从泥塑中感受苦乐人生!”赵旭辉对记者说。

  这一天,除了捏泥人就是准备好饭菜等一对上学的儿女放学回家,然后吃完饭给守店的妻子送饭。

对于赵旭辉来说,这一天过得充实而有意义。

 

40年漫漫长路

 

赵旭辉是秦州区杨家寺士子村人。

小时候,在他家门前有一块红土坡,天阴下雨,红浆浆的泥巴水带着其他泥土无法比拟的粘性,常常裹得人两脚像秤砣似的。

40年前,七八岁的赵旭辉看到这些泥巴却有一种特殊的亲切感,这块红土坡地自然成了他的乐园,他每天都用这里的泥巴捏各种人物和动物。起初捏得并不像,可是他觉得特别有意思,把童年的情趣都投入到里面,一玩就是一整天,弄得浑身都是泥巴,因此,也没少招父母亲责骂,但是他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第二天一爬下炕就会身不由己地往那里跑。

他将捏好的学生娃、老人像及各种小动物摆放在自己家的窗台上、墙院上让太阳晒,供人观赏,凡是看过的人都觉得小旭辉有着潜在的艺术天赋和不凡的造型能力。

八岁那年,母亲的意外辞世给了赵旭辉沉重的打击,他觉得天都要塌了!

“有一天,邻居家一老人给我讲了个故事并说如果我把母亲的像捏出来,每天朝像祭奠,母亲就会活过来。”失去母亲后,一直沉浸于悲伤中的赵旭辉一听有这等好事,便动手捏了起来,可他发现怎么捏都不像。他这才感到,要真正捏一个“很像”的人是不容易的。从此以后,他开始潜心研究,并照着活生生的人和动物捏像,有意识地锻炼自己的造型能力。

  上初中后,他开始系统地跟着老师学习绘画。从色彩、素描、速写基本功学起。从画石膏像开始,到静物,再到人物写生,经过1年多的练习,他的基本功有了明显的提高。

上高中后,他继续钻研绘画能力。高考时,他报考了美术专业,美术成绩不错,因文化课成绩不合格,高考落榜了。随后,他到天水职业中学开始打工。其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到西安出差,游历了兵马俑、碑林、兴善寺等地,他被那里栩栩如生的雕塑深深震撼了!

回来后,在姑父的介绍下,赵旭辉正式拜在天水著名雕塑家马纵先生门下学雕塑。一切从头开始,先学搭木架、扎草人,再学麦草泥雕大样、用棉花泥细雕。3年后,基本掌握这些技术的他于1995年告别师傅开始到陕西搞雕塑,这一干就是13!

因为孩子要上学,在陕西没户口,加之他也想回家乡做些什么, 2008年底,他回到了阔别已久的故乡天水。

“在陕西那么多年,我更多的是在庙里塑神像,虽说收入比专门捏泥人要高,但我不想用那种远离生活的神像来装点生活。”赵旭辉直言不讳。

他知道当今人们生活压力大,生活节奏快,很容易怀旧,于是他就把艺术创作的焦点放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让他感慨万千,也让他记忆犹新。火车头帽子、大头暖鞋、军用裤子、红领巾、毛主席像、捻毛线的老人、翻跟头的孩子等等无不令他怀念和激动,他就把这些作为泥雕的创作对象。他以那个年代的农村作为取材对象,创作了大量的农村孩子挎着书包上学的泥雕,孩子们活泼顽皮的神态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勾起人们对童年的怀念和向往。他创作的那些在农闲时晒太阳、捻毛线的老爷爷,纳鞋底的老婆婆,作品中渗透着一种“憨厚”美和“温馨”美,令人耳目一新。久而久之,他在艺术上有了很大的突破。来他处求购泥雕作品的人开始纷至沓来,他的名字前也被人冠以“泥人赵”头衔。

从儿时喜好捏泥人到成为当地赫赫有名的泥人大师,漫漫四十载,赵旭辉开创的“天水赵氏泥人”流派,开始在当地有了一定影响。

 

出路在何方?

 

和红泥巴打了大半辈子交道的赵旭辉对泥巴有种无法割舍的特殊情结,即使注定要清贫一生,他也要坚持在泥巴捏塑中摸爬滚打。

 值得欣慰的是,在多年摸索的基础上,自己日复一日摸索出的泥塑手法现已融入了很多新的艺术元素,铁红、染料等化学物品的广泛使用,使得彩塑、素塑作品造型更为贴近生活,因不同的着色方式使作品显得愈发逼真。赵旭辉指着一个身着蓝色大褂的彩塑人物说道。

手艺越来越好并不代表日子过得越来越舒适,有时我也担忧,在天水搞泥塑的人不少,大都是我这个年纪的人,而且大部分都是塑神佛像的,塑生活化泥人,天水市大概就我一个。赵旭辉说,现在学雕刻的年轻人很少,关键是干这个耗时耗力不说,还没有多少可观的经济效益,不挣钱。

 泥塑工艺的出路到底在哪里?赵旭辉不知道。

为了给自己创造一个较好的工作场地,半年前他遇到一件非常闹心的事。

我相中城边一处小院,与房主口头协商好要买下来的,可没想到四处借贷了9万多元付给对方后,事情又横生枝节,对方以土地使用证有问题暂时停止了双方约定,而我给对方付的钱也被套在里面,至今分文讨要不回。为此,半辈子没见过那么多钱的老婆病倒了,这些钱要还清至少得10年我们翻不了身了!赵旭辉脸上扫过一丝忧郁。

传统的手工性和艺术性决定了这种手艺不能采用工业方式生产,而只能通过手工作坊制作,同时也只能采取口传心授的方式传承,然而由于这门手艺学会了也挣不了多少钱,所以,即使现在倒贴钱也没人学,前阵子文化馆推荐过来一个年轻人,学了不到10天就走了。赵旭辉对此颇感无奈。

 伏羲城里摆的那个摊子,一个月才收入四五百元,由于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惹得老婆时常抱怨。赵旭辉尴尬地说,没办法,为了养家糊口,我只能让老婆看摊子,自己有时间还是出去塑神造像,以弥补生计。

儿子今年读高三,姑娘读高二,花费很大。赵旭辉说一年收入还不够给孩子交学费、生活费的,日子很窘迫。因为担心没人传承自己的泥塑技艺,让儿子去学美术,考上了搞艺术,考不上大学大不了学做泥人慢慢地也会有个出路。

面对手艺传承他还有另一种忧心:社会经济和人们生活方式的变化对民间泥塑伤害很大,一些民间泥塑艺人只能在寺庙里做些小型塑像。这其中,有的传承人已经去世了,有的改行了,泥塑工艺面临失传危险。

20108月,赵旭辉被评为甘肃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近日,农村实用型技术人才中级职称也已落实。为了解决手艺传承遇到的瓶颈问题,赵旭辉曾尝试过很多方法,但均收效不大。然而,2011年时,甘肃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向他抛来橄榄枝,让他动心了。同年7月,学院慕名请他去给学生代课,为旅游工艺品设计与制作专业的学生讲解泥塑历史,传授泥塑技艺。

试用期,一个月30节课,600块钱。赵旭辉说,钱再少,也要坚持下去,要让别人看到希望,才会有人学。

迈入新年,他又有了新的创作设想,他想尝试着以《红楼梦》和《水浒传》等名著的人物为原型,创作出成系列的塑像,使自己的泥塑朝着系列化方向发展。

面对未来,泥人赵有喜有忧,泥水里捏出的生活,已经给了他足够的耐心,也给了他生活的乐趣。

“泥人赵”:泥巴里的苦乐人生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作者: 王兰芳 稿源: 每日甘肃网-兰州晨报  2012-01-30 12:56 )
  评论这张
 
阅读(617)|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