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家新秦源》公众博客

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日志

 
 

“祝贺《魅力秦源》一书出版发行”特别专题/◆《老家新秦源》公众博客  

2011-09-06 11:39:21|  分类: 秦源文史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喜讯——
挖掘和研究秦源历史文化的《魅力秦源》一书正式出版发行

   日前,由赵文慧先生编著的《魅力秦源》一书,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发行。国学大师、陕西师范大学终身教授、著名学者霍松林先生为该书题写书名;著名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陈忠实先生,著名学者、西北师大文学院教授赵逵夫先生,著名文学评论家、兰州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导雷达先生分别题词;著名民俗学者、兰州大学文学院教授柯杨先生,著名先秦史专家、甘肃省博物馆研究员祝中喜先生,著名民俗专家、中国社科院文学所研究员安德明先生分别为该书作了序。
     《魅力秦源》一书分为“民俗风情”、“方言俗语”、“山歌民谣”、“楹联文赋”、“名胜遗珍”、“传统技艺”、“古今英才”、“细说漫议”共八辑。全书以图文并茂的形式集中丰富地展现了秦源地区的民俗人情,风物瑰宝,荟萃了秦源本土文化精华,填补了秦源文化研究的一项空白。
    在秦源这块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遍布着丰富的古文化遗存。有诸如仰韶、马家窑、齐家、寺洼等各个时期的实物遗存,在全省乃至全国都享有盛誉。 秦源得天独厚的文化资源,为研究其历史文化,研究秦源的发展,积累了丰富而宝贵的实物资料,创造了便利的研究条件。
     《魅力秦源》的作者赵文慧先生,系天水市秦岭乡虎皮沟人,现居烟台从事商业经营。他情系桑梓,以严谨的态度、规范的体例,图文结合的形式编撰而成的一部大型民俗图录,具有内容丰富,鉴赏性强,科学真实等显著特点。编者为之付出了很多艰辛和劳动,他5次返归故里,深入民间,搜集资料,花费了心血,付出了代价。许多人为此书无偿的提供了珍藏多年的照片。她的问世还是为研究秦源文化提供了宝贵资料,为广大民俗爱好者提供了难得的参考书,一卷在手,有关秦源文化成果尽收眼底,值得一读和收藏。

“祝贺《魅力秦源》一书出版发行”特别专题/◆《老家新秦源》公众博客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祝贺《魅力秦源》一书出版发行”特别专题/◆《老家新秦源》公众博客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魅力秦源》一书封面、编撰者赵文慧先生简介。

赵文慧简介:

    赵文慧,男,1974年8月生于甘肃省天水市秦州区秦岭乡上木门古道虎皮沟柳树地。 大学本科。自幼爱好文学、书法,尤喜文史、民俗,闲暇之余在《当代作家评论》、《当代文坛》、《西安晚报》、《天水日报》等发表评论、散文、文史、民俗、书法作品50篇(幅)。现居山东烟台,供职于某医药公司。系甘肃秦文化研究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天水华夏赵姓文化研究会理事。

■2、《魅力秦源》封底上的名家推荐语——
 
该作是地方志的重要补充,传统民俗文化的翔实记录,作者对秦源文化研究成果的初步汇总。
  ——兰州大学文学院教授     柯  杨
本书置身乡土社会,映现乡土生活,追念乡土历史,感受乡土温馨,这是它最突出的特色。
  ——甘肃省博物馆研究员    祝中熹
《魅力秦源》一书,将象秦源魅力一样魅力四射,给人们提供一个了解秦文化的窗口。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李思孝
作者为家乡如此经心搜集材料,细心疏理,加以弘扬,令人钦佩!
  ——西北师大文学院教授     赵逵夫
作为一部既全面概括又具体而微地记录家乡民俗文化的扎实著作,本书的价值,不仅仅在于展示作者家乡的魅力,表达作者对于家乡的深厚情感,尤其重要的是,它还为有关天水
历史文化与社会生活的研究贡献了宝贵的资料和积极的思考。
  ——中国社科院文学所研究员     安德明
“祝贺《魅力秦源》一书出版发行”特别专题/◆《老家新秦源》公众博客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3、三篇序言(精选)——

句句都说家乡事   篇篇皆抒桑梓情
◆柯   杨(兰州大学文学院教授、甘肃省著名花儿学专家、全国知名的民俗学专家)

  我以极大的兴趣阅读完了赵文慧先生编著的《魅力秦源》打印稿。这部长达1026页的书稿,分为风俗民情、方言俗语、山歌民谣、楹联文赋、名胜遗珍、传统技艺、古今英才、细说漫议等八辑,几乎把“秦源”(这是作者创造的新词,专指甘肃的天水、礼县、西和及其周边地区这一极有地域特色的古秦民俗文化圈)的各类民间传统文化事象网罗殆尽。其中,尤其对当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下的功夫最深,内容也最丰富。说这部书是认识当地传统文化的百科全书,似乎有点过头;但说它只是乡土文化的资料汇编,却又显得评价偏低。我觉得,用“地方志的重要补充,传统民俗文化的翔实记录,作者对秦源文化研究成果的初步汇总”这样三句话来概括,可能是比较符合实际的。包括《天水市志》在内的许多地方志,因受篇幅所限,其中民俗文化部分大都过于简略,缺乏有血有肉的内容,难以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提供给学者们的研究资料也很有限。而《魅力秦源》则恰恰克服了这一缺陷,对各种民俗事象进行了具体、生动、详尽地描述,成为一部记载和研究当地风俗民情的重要参考书。同时,在本书的最后一辑,即“细说漫议”中,不但选编了当代学者研究秦源文化的十多篇论文,还辑录了作者自己撰写的近二十篇研究成果。这也证明了作者不仅是民俗文化资料的勤奋搜集整理者,还是一位乡土文化的理性思考者和演变轨迹的探寻者。
  文慧先生作为一位远在山东烟台开发区办厂经商的天水人,对家乡的传统文化如此魂牵梦绕、情有独钟,花费了多年的业余时间,奔走于山东、甘肃之间,黄卷青灯,笔耕不辍,实在难能可贵。他想为自己家乡的文化建设做些实事,以报答乡亲父老养育之恩的深厚情怀,可以说他也是一位有抱负、有理想的现代“儒商”,并不完全以赚钱致富为自己唯一的奋斗目标和价值取向,这是最令我敬佩的!
  通观这部书稿,我认为它的价值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这部书对当地传统的民俗风情进行了全面的搜集、记录、归类、整理,不但保存了极有价值的历史文化记忆,而且对学术界研究当地各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和发展,也提供了相当丰富而生动的资料。

  其次,本书对方言词汇和俗语的记述相当丰富。方言俗语是民间文化的重要载体,是一定地区的群体相互表情达意的重要工具。  第三,从作者的研究论文和随笔、散文中,不但可以看出他文化兴趣的广泛,还能够体味到他对乡土文化的由衷热爱之情和深层探讨之趣。

 

《魅力秦源》序二

 ◆祝中熹(著名先秦史学者、中国秦文研究会特邀研究员)

  《魅力秦源》,书名本身就闪现着魅力。魅力来自“秦源”一词。按字面理解,这是个人文概念,当指秦族、秦国或秦史、秦文化的缘起;但此书并不是一部文化考古或史学专著,而是一部荟萃民俗的作品,“秦源”是个地域概念,意谓嬴秦的发祥之地。作者用“秦源”名书颇具匠心,一则作者是秦源人,他罗致家乡的民风民习,梳理家乡的人文脉络,汇聚家乡的方言俗语,“秦源”一词可以昭示家乡往昔的辉煌,为作品营造浓重的历史感。二则民俗内容具有地域性,而民俗的地域边缘又具有模糊性,很难用行政区划的规范语言表述其域限;“秦源”词义的地域涵盖,同样是方位大致明确而边缘模糊,用它来概括本书的内容所涉地域,既简明又文雅。实话实说,我是在读文慧君这部书时,才第一次见到“秦源”这个词语的;在这篇序文中,让我也来学着使用一下这个词语吧。
  文慧君毕业于财经类大学,目前从事的也是商业经营;但他并未因此放松自己的文史修养,舍弃自己的学术追求。完成本书这样一部内容广博、事涉古今、俗中见雅的作品,没有较深厚的学识和敏锐的思辨能力作支撑,几乎是不可能的。为编撰此书,文慧君博览群籍,广罗资料,既能跋山涉水作实地考察,还能拜访名家虚心求教,他废寝忘食,笔耕不辍,为自己积累了驾驭作品的功力。下面我举两个例子,以说明文慧君的学术辨识水平。一个例子是书中方言俗语部分的词语分类问题。本书对方言俗语的收集十分可观,视野开阔,罗致丰富,解说到位,作者是下了大功夫的,可以说是全书的精华。但对其词语分类,我初读文稿时曾颇有微辞。我认为书中既按词语使用领域分类,又按词语含义的归属分类,又按词语的语法性质分类,还按词语的音节数量分类,体例过于凌乱,而且造成内容重复,应当统一分类原则,使之规范化。承蒙文慧君信赖,请我为书稿提些修改意见;在我提的意见中,就有关于词语分类这一条。事后文慧告知,我提的意见,他基本上都采纳了,唯独词语分类,他保持了多元表述的方式,未作改动。经过仔细思考,我悟出了他未采拙见的道理:这是一部民俗文化读物而不是一部语法专著,读者主要是通过方言俗语领略当地民众叙事抒情的灵动风格,从而更深切地感受那一方社会生活的多彩多姿。所以,用多元分类形式可以从不同角度、不同层面表现方言俗语的意蕴和魅力;而统一的分类体例,反倒显得枯燥乏味。文慧的决定是正确的。
  以一人之力,积数年之功,完成这样一部大书,很难做到十全十美。在资料搜寻、题材取舍以及篇章结构上,本书都还有进一步充实、完善的余地;其论析评述,也不乏可商之处。但这是文慧在民俗学领域的试水之作,局部的缺憾难掩其喷薄而出的活力,我们首先感受到的,是一股沁人心脾的乡土气息。所以,此书的问世,为秦源地域文化园林中,新辟了一片悦目的芳翠;在新时期精神文明建设的琴弦上,拨奏了一组优美的旋律。我向文慧君表示祝贺。


《魅力秦源》序三
◆安德明(民间文学研究室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硕士导师、中国民俗学会理事兼副秘书长)

  这本书首先让我油然产生了一种亲近感。尽管作者强调,全书的立足点,主要限于今天水市西南部及礼县的几个乡镇,也即他所谓“狭义的秦源”,但书中所描述的许多生活文化传统,同位于天水市中南部的我自己家乡的习俗、方言等,十分相似,因此读来觉得既熟悉又亲切。这主要是由于两个地区均属于整体的天水文化圈,在生活文化的方方面面,存在许多共享的成分。例如,书中所辑录并加以注解的各种方言词汇,像“炕眼门:烧土炕的孔门”、“上坡里:指屋子迎门的正面墙上”、“下井:水桶”,等等,连着去读,就像品味书中提到的“罐罐茶”,醇厚而又绵长。我在北京生活工作已有多年,虽然还能轻松自如地说家乡话,但不少与二三十年前家乡生活方式相关的词汇,不但是我,连一直生活在老家的很多人,也已经基本不再说了。文慧君搜集的大批语汇,内容丰富,涵盖广泛,它们(以及有关衣食住行等各方面习俗的描写)所蕴含的浓郁的家乡泥土气息和作者深厚的家乡情怀,也唤起了我自己少年时代的记忆,使我得以重温过去的生活历程,可以说给了我一种特殊的精神享受。
  本书除了全面记述家乡民俗事象之外,还包括当地楹联文赋、名胜古迹、地方文物和人物等方面的材料,以及有关方言、地方历史、风俗的考证文字,从中可以看出作者试图全方位记录和展示家乡文化风貌的决心和努力。不过,它主要还是一部地方民俗志书。下面,我就结合自己的专业,从民俗学的角度来谈谈阅读本书后的感想。
  本书对于家乡生活文化的记录,基本是按照传统民俗志的思路和体例来进行的。其主要特征,就是在一般性分类的基础上,对不同民俗事象分门别类进行静态的概括性描述。例如,在本书中,作者把家乡的民俗分成了节日民俗、交际民俗、生辰民俗、婚嫁民俗、信仰民俗等多种类型,再分别加以描写。这种做法的一个好处,就是能够尽可能全面地概括和总结一个地方生活文化传统的全部内容。
  总的来说,本书既全面记录、描绘了天水民俗文化的全貌,又抒发了作者对家乡文化的深厚情感,堪称一部扎实、深入的地方民俗志书。作为作者的同乡,我既为看到自己家乡的生活文化得到如此细致、精心的梳理和描写而高兴,又为作者利用业余时间完成这样一部成功著作而欣喜。而文慧君在书中表达出的对故土的无限眷恋,在让和他一样长期工作生活在外地的我感同身受之余,也更进一步加深了我对自己家乡无穷魅力的认识和理解。

 
4、■前  言——

我为什么编撰《魅力秦源》一书(本博客编者所加)
◆赵文慧(甘肃省秦文化研究会会员、山东书法家协会会员、天水华夏赵姓文化研究会理事)
  由秦始皇嬴政创立的大秦帝国,不仅标志着我国历史上第一次大统一局面的形成,而且基本奠定了中国长达2100多年的封建社会政治体制。秦的强大与基业虽昌盛于关中,但她成长的源头却在陇山之西,即今天水市西南部以及陇南市的礼县东部、西和县北部地区。
  十几年前著名先秦史学者祝中熹研究员即已指出,早在五帝时代后期或夏初,嬴秦远祖和仲一族肩负测日、祭日使命,西迁后定居于陇山以西的西汉水上游地区,通过世代的辛勤劳作,开发、繁荣了那一带山谷川原,并建立了名为“西”的中心居邑。依笔者之见,这个“西”应位于今西汉水上游主要支流的峁水河(红河)流域。和仲一族对以“西”邑为中心的西汉水上游地区的拓荒经营,翻开了嬴秦创业史的首页。西邑又名西垂,又名西犬丘,但细审史文,再参证考古资料提供的信息可知,秦人一直是以“西”来称呼该邑的。如将襄公建祀少昊之祭坛称“西畤”;该地区的秦先公陵园称“西陵”;秦人收复犬丘后另建的居住点称“西新邑”;言秦之先王宗庙曰“或在西、雍,或在咸阳”;言及秦祭祀天地诸神的畤祠曰“西亦有数十祠”;后来秦在犬丘故地设立行政建制有陇西郡的“西县”;传世名器秦公簋秦汉刻铭也称该器为“西元器”;在秦国兵器中有不少署名“西工”制作者(如红河六八图出土的“西工造”战国“右库工师”戈);西安市郊出土的秦封泥印文中有“西盐”、“西采金印”。
  《史记·秦本纪集解》引徐广曰:“西者,今天水之西县也。”引郑玄曰:“西者,陇西之西,今人谓之兑山。”和仲一族所居之“西”, 传世最早的秦器《不其簋铭》曰“王命我羞追于西”, 此两例之西皆指西垂即西犬丘,即秦汉时的西县;也就是嬴族“在西戎,保西垂”之西垂。关于西县地望,史籍有明确记载。《后汉书·段颎传》李贤注:“西县,属天水郡,故城在今秦州上邽县西南也。”《史记正义》引《括地志》:“秦州上邽县西南九十里,汉陇西西县也。”郦道元《水经·漾水注》曰:“西汉水又西南,合阳廉川。水出西谷,众川泻流,合成一川,东南流,迳西县故城北。秦庄公伐西戎,破之,周宣王与其大略大丘之地,为西垂大夫,亦西垂宫也。王莽之西治矣。”大略即大骆,大丘是犬丘的误写。通过郦氏此言我们可了解到以下信息:西县治所、犬丘、西垂为同一城邑,西汉水支流阳廉川流经“西县故城北”。阳廉川本为“杨广川”。两汉之交割据天水的隗嚣被刘秀打败后率妻儿投奔西城部将杨广。后杨广死于该城,俗即以杨广名名其川。繁体广字与廉字相像,后人遂将杨广川传讹为阳廉川,北魏时即在该地设置阳廉县。杨廉川今名峁水河,发源于天水市西南杨家寺芦子滩,流经杨家寺及礼县红河乡后东南汇入西汉水之上游盐官河。曾主持过《礼县志》编撰工作的康世荣先生主张,今红河乡岳费家庄,即为西县故址。他的主要依据就是《水经注》的这段记载。国学大师王国维也早就说过:“使西垂而系地名,则郦说无以易矣。”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一)》也将西垂故址位置标在杨廉川中游。天水放马滩战国秦墓出土的木板地图上有一个亭形标志,大致在今红河与杨家寺交界之处,有学者认为那可能就是西县故址。《史记》载秦赵同姓共祖,由于嬴秦族从西周前期起便以赵为氏,在周穆王封造父于赵城后,“皆蒙赵城,姓赵氏”,其族众后来皆姓赵,故西垂地区实是赵姓的天下。以至于有古典籍直接把嬴秦称之为赵,把秦王嬴政称为赵政。如《史记·楚世家》曰:“秦庄襄王卒,秦王赵政立。”《淮南子·人间》中亦曰:“秦王赵政兼吞天下而亡。”明代思想家李贽《焚书》中作“赵政”。因有族源关系,故在秦灭赵后,秦王对赵国代王赵嘉一族特别礼遇,将之迁于西垂地区“主西戎”,并由嘉之子公辅管理西垂事务。公辅在西垂地区,推行怀柔政策,深得民心,并把中原先进文化和生产技术传授给当地,使农牧业得到发展。西垂地区各族人民世代怀念赵公辅,“号曰赵王”。至此,赵氏成为天水最早的望族。公子嘉一族居西县,无疑肩负着守护嬴姓先祖故都和陵墓的神圣使命,并定期主持祭祀该地宗庙秦、赵共同的远祖。很显然,这是一种经过深思熟虑后的政治伦理安排,反映了秦王室对其祖邑、祖茔的重视。
  祝中熹先生曾提出这样一种看法:因公子嘉一族驻守秦之故都西垂,并主持秦先祖陵墓的祭祀,故后世遂称该陵区为“嘉陵”。而“天嘉”之名,其涵义是指秦故都所在的那一片川原是上天给予特别眷顾的神圣土地,上天将永远为它降福赐瑞。因而其后的礼县便有了“天嘉古郡”之称。至今西汉水中上游流域赵姓居民颇多,如天水市西南秦岭乡赵姓占绝对优势,其乡的虎皮沟、黄集寨、白集寨、麻山头、董集寨的赵姓占了全乡总人数的40%,有6000余人,杨家寺士子里赵姓1500余人。礼县红河乡赵姓有2600余人,永坪、永兴乡大堡子山和圆顶山周围,以“赵坪”和“赵家”为名的村庄有数处。这些居住密集、数量众多的赵姓居民,无疑是嬴秦国都东迁关中后,留居于故都西垂地区的嬴秦族后裔,是古代赵姓聚族而居的历史遗踪。著名学者赵逵夫教授曾撰文指出:“赵姓以天水为郡望,实同秦人有关。秦人发祥于今礼县东部红河流域。最早的天水其地,正在礼县东部,即所谓‘西垂’,或曰‘西犬丘’。那里本有一个‘天水湖’。秦人从东周初年开始向东北迁徙,但西垂一带(包括今西和县北部之地)仍留有一些秦人,并留有秦人习俗。”据此说,今天水市秦州区秦岭、牡丹、杨家寺与礼县红河、草坝、马河等乡镇交汇处的峁水河流域,应为狭义上的秦源所在,此实为有证之说。
  近现代著名学者,天水人冯国瑞先生对1919年在天水西南乡出土的一件秦人早期的祭器秦公簋(青铜质,铸有105字铭文),进行了详实的考证,并汇集了另外一些他所见到的器物信息,于1944年编著了《天水出土秦器汇考》一书。冯先生对故乡出土文物的研考是开拓性的,他对秦公簋的介绍及考释,对出土时间的结论是完全正确的,尤其是对该器所属时代的论断,都相当精辟。憾在先生时处京城,未对该器的具体出土地点作细致考察,仅提出了天水西南乡的概说,因此造成后来庙山、王家东台、小天水乃至北道区等歧说的出现。经过近世许多学者的实考研究,已可基本确定,此器出土于秦礼相交之庙山。庙山高1914米,与红河秦人祭天之地天台山遥遥相对。近年又在庙山南侧的王家东台出土了方鼎、铜簋、彩陶钵、圆形瓶、尖底瓶、彩陶猪头(均藏礼县博物馆),以及红河学者赵文汇生前收藏的上世纪90年代出土于该地的七件石匕,加之史籍的多处记载,都充分地说明西垂地区一直保留遗有嬴秦的宗庙祭统,并表明先秦西垂的宗庙遗址就在庙山当无大差,同时佐证了其山取名为“庙山”之缘由。庙山正好处在面积30万平方米的“六八图——费家庄”遗址文化圈里,那正是《水经注》所言西县故址的所在地。此簋为陈于宗庙之内供奉先祖的祭器,而宗庙必建于嬴秦的活动中心。前文已言及,本书所指的“秦源”,狭义上说即天水市西南部秦岭、杨家寺、牡丹等乡与礼县红河、草坝等乡的交接地带,此簋正可作“秦源”地域方位的一项物证。
  至于发生在西垂地区的古代重要战事正史均有记载。《史记·周勃世家》载:“围章邯废丘,破西丞,击盗巴军,破之,攻上邽。”《史记·樊哙传》曰:“入汉中,还定三秦,别击西丞白水北”。《索隐》:“案:西,谓陇西之西县”。《后汉书·段颎传》载:东汉建宁二年春,段颎奉太后之命,从今宁夏固原将起义失败的四千水上羌人追赶进入汉阳郡射虎谷,他为了一举全歼羌人“乃遣千人于西县结木为栅,广二十步,长四十里遮之。乃遣晏育等将千人衔枚夜上西山……又遣张恺等将三千人上东山。纵兵击破之,羌复败散。颎追至谷上下门穷山深谷之中,处处破之。”汉阳即汉水之阳,泛指今天水西南部、礼县东部、西和北部之地。射虎谷即今天水市西南秦岭乡关家店射虎湾、虎皮沟马皮梁地一带。此史料显示,西县必在射虎谷之南,而且地处一狭长的川谷地带,同样印证了木门道距西县距离很近。从《水经注》及《礼县文史资料》都说明汉之西县治在今红河一带。红河西县故址岳费家庄正好处于峁水河谷且位于关家店射虎湾之南,与史载相吻合。段颎派人伐木仅越木门河(今稠泥河)至红河一道山梁即庙山。故有在今秦岭乡虎皮沟和牡丹王家铺间树了上、下两道木门,由此可知,木门古道得名于东汉,当分上木门和下木门。上木门在今秦州区秦岭乡虎林村之峡口,俗称“虎皮沟峡门”。据我八十又二的老父讲,此峡门早先是两山相合无路,人可跃水能过的险峡谷。解放后几次炸山修路方才扩大了缺口。但令人惋惜的是,就是这样一处绝佳景观险谷,炸山采石延续了五十多年,将虎皮沟堡子山破坏的满目疮痍,上木门古道之险已荡然无存,时至今日仍未停止,这种折腾何时罢休?峡口北有射虎湾,再二里是虎皮沟,六里有虎头山,由此印证今喇嘛山正是汉代之西县的射虎山。至今仍遗有梁、翟、李、邓家门等名称。下木门指今木门村附近,俗称“王家铺峡门”,保护的相对较好,但就奇险程度,上木门胜于下木门,两地相距30里。《三国志》载:“九年亮复出祁山,以木牛运,粮尽退军,与魏将郃交战,射杀郃”。公元231年,蜀汉名将魏延伏兵于木门道,乱箭射杀了魏军先锋、一代名将张郃。诸葛亮北伐曹魏,更是两次兴兵屯西县。街亭之战惨败后,他拔西县千余家还汉中,从而使建置于秦昭王时期的西县闻名全国。
    秦源是秦国崛起之地,是培育嬴秦文明的摇篮。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蕴藏着深厚的文化积淀。这里的人民勤劳而又坚忍,任何磨难都不能使他们丧失生活的勇气;这里的风俗淳朴而又刚正,表露出对邪恶不公现象的鄙视和敌忾;这里的语言丰富而又鲜活,映现着人们畅朗多彩的精神风貌;这里的景观优美而富古韵,观赏者可以领略到大自然的惠顾和岁月的沧桑。我无法也没有必要用实证笔法把这一切和往昔嬴秦的创业联系起来,但我总能感受到一种纵贯古今的秦源精神,感受到曾经使秦人战胜逆境、奋发向前的那种生命力,仍在秦源大地上涌动着、蓬勃着。在我看来,这种精神,这种生命力,渗透在秦源地区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一部民俗学著作,也许能在某种程度上昭显出它们存在的影迹。
  秦源不但有厚重的历史文化,而且还有纯朴的民俗文化、独特的宗教文化和名胜景观。秦源百姓自古尚武,彪悍质朴,尤其对古文化追求不息。从而积累出不同于别处的风情民俗,这从生活习俗、语言、娱乐活动中可以看出。如秦源富有强烈地域特色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迎喜神,实为秦人遗留的一种祭祀仪式。人们奉祀喜神是为了追求吉利、快乐。相传在秦人那时,迎喜神是牵动朝野上下的活动,谓之遇得喜神则能致一岁康宁。迎喜神便是秦源历史悠久当中的一种可感文化,一种可视文明。
  另外秦源地区的秧歌,进院先舞高鹞子伞以状气氛,而后在撑者引导之下,男女多人绕圆场而唱的唱词完全是即兴发挥,见什么唱什么,编好就唱,很有创作的氛围,别于天水他处。还有已走上中央电视台的秦州鞭杆舞,实是全国霸王鞭的一种,但更能体现秦源人自古崇武强悍的一种精神。秦源既是秦皇故里,如果将这种舞蹈改编成秦皇鞭,衣饰也改为代表皇权的黄色,不是更具有秦源特色?
  我于上世纪70年代中期出生在天水市秦岭乡上木门古道虎皮沟,在因家贫而常饥不择食时,曾奢想有朝一日能象名人一样,以一册大书宣扬一下自己的家乡。如今有幸赶上了改革开放国家惠政的好时代,得以在富庶的齐鲁盛地烟台从商。数千里之外的我心恋家乡山河,情系桑梓兴衰,梦萦故土秦源。为酬少年之志,我决心在文化领域为家乡做点奉献。从前年开始,我为编撰此书先后拜访、求教于霍松林、陈忠实、柯杨、雷达、赵逵夫、祝中熹、李思孝、冯浩菲、安德明等著名专家学者,又采访了熟悉秦源人文背景的许多英才贤士,如丁楠、王柄、杨克栋、康世荣、李子伟、马汉江、赵文博、徐日辉、蒲向明、雍际春、王若冰、秦岭、辛轩、赵旭东、郭永杰、赵琪伟等。为搜集资料,我多次返归故里,奔波于齐、秦之间。三年来,我一面从事商业经营,一面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埋头笔耕,可谓废寝忘食,夜以继日,总想把家乡的挚爱和眷恋,全部倾注到文字中。令人欣慰的是,在多位友人的惠助下,如今我终于以秦源的风情民俗、方言俗语、山歌民谣、楹联文赋、名胜遗珍、传统技艺、古今英才、细说漫议八辑内容完成了这部作品。能将《魅力秦源》奉献于家乡父老,以回报生我养我教我的秦源大地,让更多的人了解和认识秦源,为探索和研究富有地域特色的秦源乡土文化,为嬴秦后裔们寻根问祖、观光旅游提供些感性资料,我为此深感自豪。
  研究民俗文化,不应以现行行政区域划界。礼县、西和与天水地域相近,山水相连,同属天水文化圈,不能因为现在的行政隶属关系而割裂其文化脉络。一个地区拥有共同的风习民情和方言俗语,是由自然地理、生态环境、民族渊源、史事演变等多重因素造成的;而那诸多因素,通常情况下并不受当代行政建置的制约。民俗文化当然具有地域性,但其地域范围无法用现在的行政区划来限定。本书所容含的民俗方言,事实上通行于陇右天水、礼县、西和乃至甘谷、武山等县市。我采用“秦源”以名书,不单纯是因为仰羡家乡属嬴秦发祥地的历史荣光,也还因为“秦源”可以简洁而又准确地涵盖内容的地域范围,要比使用行政建置来表述省事得多。但不管怎么说,这是一部具有寻根性质的书,尽管内容涉域相对宽泛,而我的立足点还是在狭义秦源即天水秦岭、牡丹、杨家寺及礼县红河那片沃土,还是在生我、育我、教我的桑梓故里。秦源这块地方文化底蕴丰厚,民风民俗淳朴,语言妙趣横生,富有魅力,故我取书名为《魅力秦源》,一则说秦源之地有魅力,亦可说有魅力的秦源之地,二者皆能讲通。秦源实在是一方让人引以为荣和难以割舍的风水宝地。这里曾是“西”、“西垂”、“西县”、“阳廉县”的治地,又是英才济济、名人辈出的人杰之域。不光走出了秦先祖、赵壹、杨大渊、任其昌、任承允等彪炳千秋的历史人物,还孕育了孙彦彪、王荩、吕璠、任来宝、张琮、万惠民等一大批艺文英才。我才疏学浅,生性愚钝,仅凭一腔热情要搞清楚秦源深厚的人文历史和丰富多彩的民风民俗,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我也不奢望能达到这样的目的。我只是参考借鉴前人的文化成果,把我所能得到的各类材料汇集在一起,并以我的陋识浅见,做了些梳理绍述的工作。实事求是地说,这本书的原创者是生我养我的秦源大地上生生不息的父老乡亲们。这片土地是他们开发、繁荣起来的,这里的文化底蕴是他们凝聚、铺垫起来的,这里的风俗习惯是他们滋育、传扬开来的,这里的方言俗语是他们创用、锤炼出来的。我不过是个记录整理者而已。最后要说明的是,本书所涉方言俗语中有些词汇在普通话里没有相应的词,只好用同音字或意思相近的词来代替。尽管我标了音并解释了意思,但肯定会有不妥之处,敬请方家给予指正。

5、■信件

著名学者、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导,礼县籍李思孝先生来信

小赵:
   我这样称呼,你不介意吧?收到你寄来的《魅力秦源》一书的目录,浏览之后,我有两点最大感触:
  一是为它的洋洋大观所震撼。不久前,我刚刚看了礼县三位老人编写的同类著作,大概因为接近耄耋之年精力有限,编写得比较单薄和简陋,相形之下,你的书规模宏大,内容丰富,我约略统计了一下,共8辑33节162条,外加44篇独立文章,1027页。这样的鸿篇巨制,是出乎我想象的。你是属于“70后”一代的,我不禁由衷地暗自嗟叹:还是后生可畏!
  二是为你的执着追求所感动。你是学财经的,毕业后又从商,但你对文学的追求,对家乡的热爱,是那样执着,那样情深,不惜花费巨大的精力、财力,多次返归故里,奔波于齐、秦之间,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业余时间,不问寒暑,夜以继日,废寝忘食,埋头笔耕,结果是天道酬勤,,功夫不负有心人,终结硕果,不仅你自己深感自豪,连我也为之深深感动!
  我没有研究过民俗学,但我体验过不少民风民俗。在1953年我初中毕业外出求学前,我在秦皇故里生活了15年,从小感受到民风民俗的丰富多采。1950年寒假,我还随礼县中学宣传队过红河,第一次看到红河的“高台”,因为在礼县县城只有“高脚”,没有“高台”。可惜后来这些民俗越来越少,有些是随着时代变迁自行消失的,有的是作为“四旧”人为地加以消灭的。令人无限感慨。
  改革开放以来。人民的生活得到改善,许多民风民俗又复活了,特别是大堡子山秦公墓的发掘,证明了礼县乃是秦的发祥地,进一步引发了民俗热。为了向海内外读者介绍秦的发祥地礼县,从2006年3月起,我在《人民日报·海外版》连发5篇系列文章,其中两篇是属于民俗的,即“点高山”和“乞巧节”。“点高山”非常奇特,国内尚无与之俦匹者,只有日本京都“大”字夜景可以比类,我发出二者“有无联系?”的疑问,不是平白无故的,因为最早把中国文化带到日本的是徐福,而徐福恰恰是秦始皇时的一名方士。至于乞巧节,西和县无论在研究方面还是开展活动方面都占了先机,所以乞巧节成了西和的一张名片,央视都作过专门报道。
  你现在打破地域界限,把礼县、天水、西和以“秦源”称谓之,发掘它丰富多采的民风民俗,这是对秦文化研究的一个突破,是十分有意义和价值的。我一向认为,文化是每个民族都固有的根,其品性或特征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政治上可以改朝换代,文化根基基本不变。即使外族入侵,也难以改变其根,有时甚至被文化所同化,这在中外历史上屡见不鲜。而民风民俗是每个民族的活文化,是民族集体潜意识的沉淀物,是没有围墙和教室的文化大课堂,每个人从生下来就受到它的熏陶和教养,也是一部百科全书,每个人都能从中得到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记忆和灵感。因此之故,我相信,你的《魅力秦源》一书,将象秦源魅力一样魅力四射给人们提供一个了解秦文化的窗口。
  不当之处请指正。祝好! 李思孝/2011年3月12日北京

 

 著名学者、甘肃省先秦文学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赵逵夫先生来信

  文慧同志:

  寄来大稿有关材料看过。您为家乡如此经心搜集材料,细心疏理,加以弘扬,令人钦佩!写了几句话,突出了“天水”与“秦州”二地名的意思 ,您看是否可用。赵姓文化研究会于去年农历十月初十开会,并决定每年农十月初十为公祭,也可加以介绍,以便外地赵姓联系参与。过去陇南指天水、武都两地十多县,镇守使驻天水。这一片地方其北部为秦人活动之地,南部为氐人活动之地。上古并无后代行政区域之观念,无论伏羲氏也罢,形天氏也罢,秦人也罢,都时时迁移,陇南各县之间关系甚密。今改武都地区为陇南,于称谓甚为不便,也产生混淆。历史研究,应连在一起看才好。我觉得您的安排是对的。祝愉快!
  赵逵夫2011.3.1

“祝贺《魅力秦源》一书出版发行”特别专题/◆《老家新秦源》公众博客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赵逵夫题赠《魅力秦源》。


6、■后记

编撰《魅力秦源》是感受秦源厚重文化的过程(本博客编者所加)

  在百花争艳的五月,《魅力秦源》付梓出版了。
  我常常想,生长于秦源农村,家庭贫困而多难,我是有福的。秦源是我的桑梓故土,她文化积淀深厚,奇观古迹众多,民俗风情绮丽,是一块独具魅力和充满活力的地方。作为秦源的儿子,我有责任弘扬秦源文化,为了让更多的人认识、了解秦源,我较全面、系统地发掘、采集、整理、编著了反映秦源历史文化和民俗文化的《魅力秦源》一书。本书的编著历时四年,其中的困难不言而喻。从布局谋篇,资料的收集及整理,体例的设置及安排都颇费周折。通过对本书的撰写对于我来说也是一次学习提高、深化认识,领略感受秦源厚重文化的过程。
  尊敬的甘肃省博物馆研究员、著名先秦史专家祝中熹先生,陇南师专书记赵文博先生和蒲向明教授,天水文史学者,我的忘年交乡友马汉江先生对本书的撰写提出过许多宝贵意见,在此表示由衷的感谢!尤其是祝中熹先生,在他身患眼疾的情况下不辞劳苦,以他的博学及仁慈,从内容到体例的安排都给予了全面指导,帮助我克服了许多棘手问题。祝先生为提高此书的质量耗费了大量心血并为之赐序一篇,令我感念至深。蒲向明先生,他以儒雅的学风给我不厌其烦地答疑解惑,在定稿阶段付出了辛勤的劳动;真诚地感谢为拙著校稿的马汉江先生,他在病痛的困扰下,是他一丝不苟,通宵达旦地改稿,奉献尤多,才使此书得已如期完成。忆起三年前我与先生的首次通话至今难忘,是先生朋友般坦诚的言辞打消了我的顾虑。一次次的建议,一遍遍地修改,在他的悉心指导和帮助下,我的学术观念、思维方式都有了进一步的拓展和开阔。
  感谢国学大师,德高望重的霍松林先生,尽管他年已九十高龄慨然为之题签;感谢著名民俗专家柯杨教授,他以奖掖后学的渊博与厚爱,在百忙之中为素昧平生的我拨冗作序,真诚赐教;感谢著名作家陈忠实先生,著名文学评论家雷达先生的欣然题词;感谢著名学者赵逵夫先生饱含热情的信函及题词,为拙著增色不少;感谢礼县籍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著名学者李思孝先生热情洋溢的来信,使我这位后学获益良多;感谢我的老乡,著名民俗学者、中国社科院文学所研究员安德明先生在万忙之中赐序一篇,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我的关爱及对家乡的眷恋。
  在本书编写过程中,曾得到陕西师大文学所所长、博导霍有明教授,天水市政协副主席安志宏先生,原天水市人事局人事科科长赵兵先生,天水诗人王柄先生,西和县民俗专家杨克栋先生,天水民俗专家李子伟先生,作家王若冰先生,小说作家秦岭先生,天水师院教授雍际春教授,兰州城市学院文学院院长莫超教授,著名武术家李森林先生,天水民俗专家辛轩先生,《珠海传媒》主编张中定先生,陕西师大《中学历史教学参考》杂志社社长任鹏杰先生,作家周应合先生,礼县宣传部副部长赵旭东先生,礼县博物馆馆长王刚先生及张惠原、马勤学、赵钋、赵忠义、赵恒杰、姚玺、孙来祥、罗轻、赵凤林、王根绪、郭宝禄、郭永杰、周呈俊、张义祥、李海峰、赵琪伟、董伟、赵安玉、刘应生、王明芳、孙岩、任强、任剑锋、曹鹏雁、赵前生、陈坤明、阎虎林、王钰、肖勇、胡碧波、沈文辉、唐宏、刘晋、卜进善、汪海明、姚万福、赵居平、王吉录、马万春、杨福勤、杨东红、孙成东、王有权、王余五等的无私帮助,他们不仅热情关注书稿的撰写,而且慷慨提供了相关资料。诸位先生的隆情厚谊让我甚为感激,寥寥数语怎能言尽,唯有怀抱一颗感恩的心好好生活,以回报所有关爱我的人。感谢我的遥远的虎皮沟的童年好伙伴赵金平、袁立瑞;感谢远在西安的同学郑洁。我永远铭记去年国庆节,表哥赵小利在百忙之中开着私家车,偕同我和马汉江先生,弟赵育如,外甥袁鹏辉为补充秦源古树照片,驱车前往麻山头拍摄酸梨古树,亲临了海拔1914米的著名先秦祭器秦公簋出土地庙山,目睹了天台山的雄姿。历时三天先后奔波于杨家寺寺平台、秦岭圆树梁、黄集寨麒麟山。他们的创造性劳动才使本书图文并茂且增强了可读性。在此我由衷地感谢。
  感谢将我引荐到美丽的海滨城市烟台发展的新时代大酒店总经理吕新华先生及夫人杨爱荣女士;感谢第二故乡烟台为我提供的良好生活环境和条件;感谢烟台的如下朋友,他们是史春生、吴宏、潘宜宏、王路军、王建忠、周茂军、徐元伦、马立刚、董永秋、车曰利、万卫国、孙晓春、王跃武,是他们的深情和博大胸怀才使我丰衣足食,进而有了写这本书的念头,他们的情谊一旦想起就格外温暖。
  最后我要感谢我的亲人。尤其是二哥赵文治及嫂子赵兰萍,是他俩无微不至的关爱使我完成了学业;三哥赵亚茹,三嫂邵金菊,是他俩对老父的深爱和精心照料,才使远在烟台的我有时间和精力完成这本书;感谢我弟育如多年来对我的关注和鼓励;感谢承担全部家务生活小事,支持我写作的任劳任怨的妻子臧静和我活泼可爱的姑娘赵晔,没有他们的支持和厚爱,就不会有今天的我。感谢我不能一一列举的朋友,这么多年来,是他们的鼓励、支持和帮助,才使我有可能坚持写这本书的初衷。
  此时的西北大地天水正值槐花飘香。我年迈的父亲就要过83岁生日了,虽然生活的很好,但是他步履蹒跚、满头白发的背影透露的是无限的孤独。愿远在故乡的父亲快乐。我谨以此书献给父亲的83岁生日。
  在感谢之余,遥祝给我帮助的远在故乡的人们事业有成、生活美满、幸福安康!
  虽然我努力使本书完善,但限于学养与精力,在本书中肯定存在一定的疏漏或错谬之处,敬请读者批评指正。
  (赵文慧/2011年5月于烟台)

  评论这张
 
阅读(1663)| 评论(7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