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

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日志

 
 

任其昌故里——秦岭乡任家大庄纪行/◆赵文慧(秦源游子/秦岭乡虎皮沟人在烟台)  

2011-08-12 21:54:22|  分类: 秦源文史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任其昌故里——秦岭乡任家大庄纪行/◆赵文慧(秦源游子/秦岭乡虎皮沟人在烟台)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地处天水西南的秦岭乡,具有丰厚的文化底蕴和文化资源。享誉世界的著名先秦之祭器秦公簋曾于1919年出土于董集寨、梨树坡两村相交的庙山;曾为陇右入蜀之要冲,兵家必争之重地。驰名华夏的关家店分水阁,其“檐分天水走江河”乃天下之奇观;郭家沟的千年酸梨古树遗存及黄集寨麒麟山被誉为“活化石”的千年古柏,向人们诉说着其地开化甚早。特殊的地理位置,优越的自然条件,孕育了人文之乡,可谓人杰地灵,民风淳朴。这是一块神奇的地方,与晚清天水的三位教育名人有关联。该乡任家大庄不光走出了一门两进士任其昌和任承允父子,教育家张世英还是其乡竹林村杜姓人的外甥。以上这些无疑成为秦岭乡文化资源最为厚重的载体。近日,笔者怀着对任其昌这位乡贤无比崇敬与仰慕的心情走访了于生我养我的虎皮沟仅有一山之隔的任家大庄。
  任家大庄,是晚清著名学者、诗人、书法家、教育家任山长的故里。任山长名叫任其昌(1831—1900年),字士言。其家庭是属中国封建社会西北农村人谓的“耕读第”,父亲是一位勤学的读书人,但在科举上并没有取得什么成就。家境不富裕,到他父亲晚年更是举步维艰。他八岁丧父,十岁后随常受雇为佣工的母亲入城,后住伏羲城南巷子(今士言巷)。其虽年幼,却能遵父“宁饿死,勿改业”的遗训,常以空腹读书,但从不辍学。先生卫其园、周古渔见他聪颖好学,常免学费,跟随其他学生就读。他得中秀才后,深得知州董平章赏识,受学门下,进步很快。二十八岁(咸丰九年),考取举人。三十四岁(同治四年),考取进士,授户部山东主事,留京供职。其时的中国正处在历史上最丑恶、最腐朽的晚清时期,内忧外患、世态炎凉的残酷现实使任其昌毅然放弃了仕途可能带给他的荣华富贵,于同治十三年(1874年)回到家乡天水,致力于明智的教育救国之路,随后主讲于陇南书院,从此开始了他长达二十多年,寂寞而宁静的教书生涯。
  任其昌为人师表近三十载,弟子遍及陇右,授学者达数千人,中举和攻取进士及第者达八十多人。任翰林和知县以上官职的有刘永亨、哈锐、丁秉乾、任承允、魏鸿仪、高秉衡、王海涵、杨润身、陈养源、焦志源、梁梅庄、田骏丰等一代英才,被人誉为“陇南文宗”。这一美誉的取得,是与任其昌的人格力量与教学相长的师德风范密不可分的。任其昌以他的仁爱和智识,以他的努力和坚韧,使已遭毁败的陇东南教育事业得到快速的恢复和发展,秦州的学风和文气也为之一变,为早年天水乃至甘肃的教育做出了彪炳千古的贡献。
  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京师失守,消息传至天水,时其昌长子任承允任京官,音讯俱无,六十九岁的任其昌忧国伤时,又念子孙,遂病卧床不起。后来,请得几位名医诊断之后,叫家里人准备后事时,他神奇地爬了起来,提笔写了一首自挽诗,然后掷笔而逝。
  任其昌辞世后,乡人私谥其“文介”,并祀像于南郊三台寺和伏羲城来鹤亭。立碑石于城南乡间的贤名宦祠。1941年,乡人将任其昌故居南巷子改名为“士言巷”。任山长一生著述甚丰,有《八代文钞》、《史臆》、《史评》、《三礼会通》(未完稿)、《敦素堂文集》(八卷)、《秦州新志》(与王权合纂)、《蒲城县志》、《郭素堂诗集》(八卷)、《静庵诗抄》等。
  任其昌去世后,他的长子、清光绪二十年之进士任承允承继父志,继续主讲陇南书院,其高足有陈养源、杨效震、王新令、赵绍祖等,其最著名的学生当属陇上一代文宗冯国瑞。据传在民国十九年(1930年),马廷贤作乱攻陷秦州时,派人在任承允家门口树大旗以约束其部队,凡有敢擅自闯入骚扰者,一律杀无赦,由此可见任承允在秦州的名望之盛。邓宝珊将军尊承允为乡贤达,逢年过节必致茶以示崇敬。
  在他的家乡,在秦源一带,人们至今都亲切地尊称任其昌为“任山长”,其子任承允则尊称为“小山长”。这种称谓的背后,显示出人们对其父子俩的缅怀和追求,其实更隐藏着对一种真正大智大勇的乡贤俊杰的崇拜与惦念。走进绿树掩映的大庄村,谈及任山长,家喻户晓,而且谈资丰厚。一位八十五岁的老人对我讲:任山长在世曾三次回任家大庄祭祖,并传他磕头拜裂廊柱说。其传说大体是这样的:

任其昌故里——秦岭乡任家大庄纪行/◆赵文慧(秦源游子/秦岭乡虎皮沟人在烟台)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一则是任山长专程回任家大庄探亲的时,说他一进老家门,要给其母磕头,老家上房的柱子便全裂开了,从此以后,秦源一般人家的房院的柱子都要裂开的,故认为只有皇帝或者庙宇的柱子才不会裂开。另一则就更神乎了。据说任其昌因为官做大了,他只能给皇帝下跪,而不能给其他人下跪的。如果下跪了,被跪的人是会突然无缘无故地死掉的。正因为这样,回家探亲的任其昌并没有给他的母亲下跪的。还有一则不可深信的传说:任山长曾把家乡一个三岁的小孩抱了一下,那个小孩当天夜里就莫名其妙地夭折了。
  上述三种传说在秦源不同村庄的老人嘴里多少都有些出入,尤其是后两则传说显然过于玄乎了。不过,秦源人对家乡名人任山长的崇敬情结由此可见一斑。任山长书文俱佳,善楷书,极具唐代著名书法家褚遂良,其故里宝瓶山龙王庙里至今悬挂着任其昌先生于光绪十七年(公元1891年)回乡祭祖时书写的:“佑我宗祊”的匾额,其书瘦劲挺拔,飘洒俊逸,气韵婉转灵动,具见风骨,有大家风范。另虎皮沟一赵姓人家藏有其真迹中堂。
  现在秦源地区非常重视教育的传统无疑得益于任山长,尤以其任氏家族最为突出,写下了辉煌的历史。家乡人都说任家大庄是个出人的地方。其村被五座山簇拥环抱,俗称“五福捧寿”、“五马全槽”。
    任氏家族,即任家大庄、任家台子、任家窑三个自然村任姓人家。因同为一宗,又称任家三庄。近现代一百多年间人才辈出,诸如“陇南文宗”任其昌,“陇南名儒”任承允,其父子二人的学问可为后世师,人格足可令人仰止;“侦察英雄”任来宝;“文科状元”任东元;《中学历史教学参考》社长任鹏杰编审;著名青年法学家、北大法学博士后、中山大学教授任强;首都师大教育技术系教授、硕导任剑峰博士;任鹏举,考入北航……一个家族能出如此之多优秀人才,原因何为呢?
  任其昌幼年丧父,“家贫粗梗不继”,经苦学而中同治乙丑进士。正是无法想象的贫困与难以形容的苦楚激发了他的斗志,最终成为陇上一代大儒。也正是他所倡导的“苦读”精神代代相传,加之在家长苦供、老师苦教、孩子乐学的“两苦一乐”精神鼓舞和感召下,贫瘠的黄土高坡上的任家三庄的人们坚信:“一等人忠臣孝子,两件事读书耕田”、“只有读书使人不受穷”。学风带动民风,民风促进学风,勤劳朴实的任家三庄把改变命运的希望寄托在教育事业上。


  质朴淳厚的任家大庄群众守护着任山长故里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勤劳上进的秦岭乡人民在灵山秀水的养育下,在任山长“唯才是真”的精神传承下,在追求一种充满精神蕴含的高品质生活。
  岁月的流转抹去了许多沧桑的记忆,但抹不去的是一种造福桑梓、泽被后世的永远精神。今天,当我走进“一门两进士”的故里时,仿佛依然能听到当年秦州学子琅琅的读书声。那声音如此清晰,穿越了100余年的漫长时空,却依然充满质感,如在耳边……
                                                       (本文发表于2011615日《天水晚报》)

  评论这张
 
阅读(169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