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

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日志

 
 

失约后的真诚/◆天水市秦州区牡丹中学教师 张文周  

2011-06-14 23:38:47|  分类: 秦源文学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千年来我精心准备,一万年来我耐心等待,为的是:一个美美的约会——我和她。她,我心中美丽的太阳。一千里的涉水,一万里的跋行,我来到了我们相约的地方——一个山村中的小湖。

漫步在小湖的湖堤上,顿时觉得心旷神怡,精神饱满而清爽。

噢,原来我要等的人儿没有来,原来我要等的人儿还没有来!

湖后面有一道小沟,沟中有一条小河,近处的河岸边上,矗立着一些高大的榆树。

榆树有前有后,相互映衬着。她们都舒展起了她们柔柔软软的身体,每一个身体上都尽力伸出了许多婀娜多姿的纤纤臂膀和巧手。每当起风的时候,这些纤纤臂膀和巧手就随风漫舞起来,还力图想去触摸她们头顶的那张蓝天的脸。

蓝天,那是一张多么干净而明亮的大脸盘啊!是用雪白的云团蘸饱了泉水洗过的吗?是用彩虹吸满了湖水喷过的吗?干净得没有一点点灰尘,明亮得能照出人的模样来。蓝天,那又是一张多么青涩的大脸盘啊!显现不出一丝丝的私心,显现不出一丝丝的杂念,能显现出的,只有那可爱的稚气、纯气、清气、真气。稚得能扎出水来,纯得让人不忍心亵渎,清得让人爽朗舒心,真得又让人心软流泪!

再看看那榆树的后面,小河所在的小沟两岸是两处宽阔而且向远处延伸很深远的川地。那两处川地里都有一大片一大片的麦田,麦田里长着的小麦已经全部出穗了,如今依然是绿油油的。起风时,麦田里翻滚着一层一层的麦浪,使整个川地就变成了一个绿色的大海。

小麦们给川地披上了秀丽的绿衫,也给大山套上了美丽的绿装。

榆树们离我近,榆树就高;大山离我远,大山就低。大山有两座,他们的一小部分就隐藏在榆树丛的后面,也就是说他们都坐落在川地远处的边缘上。那两山之间有一个鞍部,鞍部就是那道小沟的最高处,小沟从高处延伸到了山麓,又穿过了山麓前面的川地,一直亲吻到了小湖的边缘。而那小沟中流淌着的源源不断的河水中的活水,就化成了小湖的血液。

大山、川地和小湖三者组合的形态从整体上来看,犹如张开了双臂的爸爸,用一只手拉着张开了双臂的妈妈就近的一只手后,两人双双将他们的孩子从三面紧紧地揽入了他们的大怀抱。爸爸妈妈就是那两座大山,而爸爸拉妈妈手的地方,正是那一道小沟,那他们心爱的孩子呢?孩子就是小湖呀。小湖的前面,当然就是我现在正站着的,这座高高的,长长的,横跨两大山延伸到小湖两侧部分山麓的湖堤了。

小湖的四周,有许多垂钓者,他们将长长的鱼杆甩入了湖心,时不时发出了一阵阵快活的笑声——想必那是钓到大鱼了。

而我,哪里还有心思和他们同乐?或者哪里还有心思分享他们的快乐呢?因为我要等的那个人儿还没有出现呀!

啊,一千年来我精心准备,一万年来我耐心等待,就是为了我的这一场美美的约会。心像受惊后在原野里狂蹦的野马,心像被猎人追杀后在山坡上逃命的野兔。

那就看看青蛙吧,青蛙游戏在水面上下,他们的歌声此起彼伏,身影嗖嗖地这里隐那里现的,是小湖中真正的歌唱家,舞蹈家。但他们的快乐并没有感染我,反而搅扰得我的内心更加慌乱了。

那?那就去和小湖握握手吧!

呀!一双多么温湿的小手呀!

捏着小湖的小手,我轻轻地询问小湖道:“小湖呀,请你告诉我,我是否在这里来过了?”

面对我的询问,小湖保持着沉默。

我有些失望了,于是就自言自语地说道:“小湖呀,你虽然不想为我证明,但这里的一切都会为我证明的!”

我虽然是在自言自语,但那些自言自语出来的语句其实是说给小湖听的。我想她一定是听见了,但她还是不言不语,湖面平静地像一面大镜子。

这时的我知道,小湖她那博大的镜面下的一潭胸波,其实早就不知道溶入了多少心甘情愿愿作她其中一员的植物和动物,甚至是微生物,也不知道一直在增添着多少深如大海般的爱,也不知道一直揉入着多少彩虹般的梦。

我为小湖生活的丰富——嫉妒了!我为小湖对我的态度——恨了!

不看她!不理她!!不招惹她!!!

我生气地忍了好大一会儿,小湖还是没有理我,而我却最终还是没有忍住,我在恨自己没有志气的同时,就踌躇着去观看那面平静的大镜子。

大镜子里映出了蓝天纯净的脸,那纯净的脸又却全然是一潭满满的清水。唉,这到底是蓝天把她自己的脸隐入了湖心,还是小湖融入了那高高的蓝天?我恍惚了,我糊涂了。

一会儿,我又分不出眼前这面大镜子是蓝天,还是小湖了。唉,小湖和蓝天难道本来就是一体的吗?我更加恍惚了,更加糊涂了。

又过了一会儿,我似乎又感到小湖就是蓝天,蓝天就是小湖了。唉,蓝天和小湖难道本来就是同一事物,是分不出彼此的吗?一时间,我不知道自己是作了梦,还是谁的梦中纳入了我,我更,更加恍惚了,我更,更加糊涂了。

不管咋样?那?那就跳到这柔柔软软的世界里畅游一番吧!

先是一阵猛烈的双手双脚同时拍水的畅游,让我黑色的脑袋在这恍惚的世界里忽高忽底,制造出一个又一个巨大的涟漪。接着直立起来,双脚拼命地换着向下踩水,同时猛烈地旋转,旋转,再旋转。之后,再在这恍惚的水面上打滚,再打滚。然后,再美美地扎几个猛子,猛子扎完了,再来几个蛙泳,来几个狗抛,如此瞎折腾上一阵子。

累了累了,最后我静静地仰卧在这恍惚的水面上,闭着眼睛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休息。

这时,我感到自己就是一只停卧在水面上的小舟,全靠四肢拍水增加浮力才不至于沉下去。若我的身体向左边沉,我就拍左手,若我的身体向右边沉,我就拍右手,若我的脚部向下沉,我就拍双脚,若我的头部向下沉,我就拍双臂双手,总之,我将我的四肢在我的身体不同部位处的水面上拍打着,拍打得时断时续,来为我身体相应的部位增加浮力。

就这样如此这般,时间就过了许久许久,我不再喘粗气,呼吸平和多了,同时体力也渐渐地恢复了过来,也就是说我又既能游还又能唱歌了。

我睁开了眼睛,天空万里无云,蓝极了,周围的大山和树木以及身边的湖水都看不见了,除了耳朵被湖水挤压得呼呼发响以外,实在是找不到辨别方向的参照物,也就辨别不出哪里是东西,哪里是南北。我就在这样一个和四周脱离了信息的环境里,一任我自由地高声歌唱:“……我的心在等待,永远在等待,我的心在等待,永远在等待……”

呀,我如此这般折腾,这样是否会打破蓝天色彩斑斓的梦?这样是否会伤透小湖玻璃般易碎的心?还是出来吧!赶快从这面大镜子里跳出来吧!

此时,我才能分清哪里是蓝天,哪里是小湖了,也就清醒了过来,不再犯糊涂了。

今天,我既没有在蓝天中打滚,也没有在小湖中畅游,我要等我要等的人儿的到来。

心如在烈火中烽烧,心如在沸腾油中煎熬,而我要等的人儿还是没有到来,而我要等的人儿却没有到来!

小湖四周钓鱼的人们逐渐离去了,夕阳也伤坏了她的心,不忍心再看我,但却在无云的蓝天中无处藏身,只好一坠一坠地开始往下落了。她把她的一摸口红铺到了小湖的湖面上,顿时,湖面上出现了一道发着粼粼波纹的红色地毯,从我的跟前一直通向了小湖远处的边缘。

红色地毯?那不是国家元首检阅仪仗队时行走的路吗?有这样的路了,就说明两国的相互交往要有新的出路了。他们有路了,他们有出路了,那我现在的出路应该在哪里呢?那我现在应该行走的路又应该在哪里呢?

渐渐地,渐渐地,夕阳褪去了她的声响,散尽了她的芳香,隐去了她的身影……站在湖堤上,凉风习习,它们亲吻着我失意了的脸颊。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轻波中依回。

……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负心,我的伤悲。

……

 

不知过了多久,一轮圆月悄悄地回到了天空。她把她明亮如水的温柔泻了下来,温柔了大山,温柔了川地,温柔了小沟,温柔了我心爱的小湖,也温柔了我本人自己。

我现在心里才明白,一千年来我精心的准备,一万年来我耐心的等待,都已经化成了美丽的泡影——我心中的太阳给了我一个说了谎言的虚假。

她还会来吗?她不会回来了!伤透了心的人啊,你还要继续等待下去吗?不!不!!不如归去!不如归去!!

躲!躲!躲过圆月的温柔,别让她窥见我的心痛;

躲!躲!躲过圆月的温柔,别让她窥见我的羞愧;

躲!躲!躲过圆月的温柔,别让她窥见我的自尊;

躲!躲!躲过圆月的温柔,别让她窥见我的狼狈。

呀!到处都是圆月撒下的温柔,你还能躲到哪里去呀?

圆月啊,我还没有给你一丝丝的真诚,你却给了我一片又一片的真诚,这让我如何忍心采碎你这细心入微的呵护呢?这又让我如何敢承担你这无报酬的美意呢?我被你的这份真诚感动得又激动又欢欣,不知如何是好,如何报答。

圆月依然默默地,静静地坐落在天空,不说一句贴心的话儿,而她那张圆圆的月儿笑脸,却充满了鼓励、安慰,以及那无尽的和善。

  评论这张
 
阅读(768)|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