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

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日志

 
 

蕴涵在红河民俗里的文化年味  

2010-03-12 13:15:57|  分类: 秦源新闻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赴甘肃省礼县红河乡做一次春节文化的采风,不是一个漂亮的借口,而是我回老家探亲过年的一个副产品。我也不敢把这次非正式采风提得多么高,但我确实是尽心尽力协助别人收集和整理了红河乡间过年的民俗风情文化,并又一次重新认识了我熟悉而又陌生的老家乡土民间艺术,对那些民间艺术的保存者充满了敬意,对那些即将失传的民间宝贝不由得焦虑……

 蕴涵在红河过年民俗里的文化年味

◆《珠海传媒》记者张中定  甘肃报道/摄影:林 健  八 图 /《珠海传媒》杂志2010年第1期内容

 

    当我接任《珠海传媒》杂志执行主编之际,正是2010年春节来临的时候,要不要为刚刚改版的杂志跑跑没有着落的稿子?要不要应病重母亲的相邀回甘肃老家过个年?正两难着,踌躇着,我的广州好友、民俗文化收集研究者林健先生出主意称,何不来个一举两得的大胆行动——他跟随我一同远赴我的甘肃礼县红河乡老家,专门搜集一下红河乡亲春节民俗里的特色文化,即回家过年陪伴了老母亲,也陪他采访收集一下当地人过年的民俗文化,让我回来后写成文章,向《珠海传媒》杂志的读者介绍偏僻乡间红河乡过年的别样况味,他再协助我制作一些DVD光盘赠送红河乡民众,岂不更好?

听起来是个不错的主意。于是,我就办手续休年假,打电话回红河老家叫他们准备准备,拿出红河人最古老、最土、最地道的乡间过年文化方式,让我的广州朋友有所收获,也让我在享用年度探亲假期寻亲访友的同时,也能顺利完成一次对自己红河家乡的春节文化次的特别采风,最终给《珠海传媒》杂志的读者也能有所交待。红河是省级“文化之乡”,历史文化相当丰富,仅与过年相关的民俗文化大致就有秦腔、皮影、高台、社火、马社火、长鼓、对山歌、迎喜神、对联、书画、泥塑、窗花、剪纸、盆景、根艺、礼乐、纸扎等等,我只能走马观花略作介绍,时间关系碰不到的只能作罢。

特别链接:

 红河:一片渗透着历史和文化的纯净乡土

我的家乡红河乡不是云南那个大大有名的红河州。红河乡的确又不能小瞧,那里地处中国气候分界线秦岭余脉以南的长江流域,气温适中,植被很好,有恰似塞上小江南的美丽秦皇湖,有秦始皇祖先祭拜天地的巍峨天台山,因出土过国宝级的秦公簋文物而载入史册,要说起诸葛亮在天台山下的西城大唱过千古名段“空城计”,那你就有了历史时空对应下的真切感触,连我出生的八图庄,就因为当年诸葛亮六出祁山时在我家村西的马练滩扎驻并演练过4000军兵(当时建制为一图500人)而得名,够古老、够神奇的吧?

近年,北京、西安等重要考古研究机构,联合考察后把红河天台山、六八图一带,确定为与礼县大堡子山、祁山并列的三个先秦文化圈之一,耕地都能耕出文物。红河乡有红河川、金山、秦皇湖等美丽的自然风光,有天台山、方口寺、福元寺等名胜古迹,更有丰富多彩的民间文化传承,是少有的省级“文化之乡”。流传于红河乡的高台、社火、秦腔、皮影戏、长鼓、年三十抢快、大年初一迎喜神等富含历史文化,至今在乡野民间广为流传,泥塑、木刻、根雕和书画等艺术样式,也是红河民间文化中的重要元素,越来越散发出纯朴、独特的艺术光彩。

作为从红河走出来的准文化人,笔者也出资、组织在外工作的红河人创办过“红河乡民间文化会馆”,设立了“红河乡民间文教基金”,创办了《老家新红河》杂志和红河人公众博客“写意红河故里”,拍摄、制作过红河文化的许多光盘等,算是以文化的方式对红河老家尽一份心吧。(张中定

 

被秦腔的曲调召唤着千里碾转回乡

红河乡很小又很远,远在距离我工作的珠海近3000公里之外的西北一隅。

春运时天天打电话订不到火车票,就和林健先生一起从广州乘坐到西安的汽车,共转4次车回到我的红河乡老家。在去西安的车上,我就听到了熟悉的秦腔声,在西安、在天水都有所耳闻,可以说一听到秦腔声就想家了,也可以说是秦腔声帯我千里迢迢一路回家的。

在我回红河老家第三天,由我电话遥控联络举办的红河民间文化联谊会上,邀请赵文斌、刘福盆、张琴叶、吕少军等人组成的红河皮影戏自乐班,演唱了具有红河乡野特色曲调的秦腔《二进宫》、《铡美案》等选段,让普遍喜好秦腔的观众们很是享受。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来自费家庄的小学生费永驰的大净唱得威武雄壮,声情并茂,一段气势夺人的《打銮架》贏得大家的阵阵喝彩,也受到礼县剧团专家张虎先生的肯定和点评。

在年前我的家里,我哥请来了八图庄的张种田、张忠厚、张文等文武场面吹吹打打,让本庄有名的男扮女装老旦张勤财唱了一段,声音大不如前,不及前年我拍摄赵文英等人唱秦腔时的水准,但八图庄人对秦腔的热爱由此可见一斑,这也让广州人林健先生倍感意外。

从红河人口里唱出的秦腔,从红河人心里吼出的秦腔,真实地进入了我们的照相机、摄像机,同时也进入了我们的心灵深处。

让一个在南国长大、不怎么认同秦腔的广州人林健先生,由此对秦腔有了好感,有了静静观摩、细细品味的开端实属不易。他说,正是红河乡亲对秦腔发自内心的纯朴喜爱触动了他,也正是红河人人人张口就能唱上一段的自然美感感染了他。

秦腔流韵,在红河的山野和人心之间久久回荡,绵绵不绝。

 

赵世才在以泥塑创作“水浒108将”

我回红河老家时帯的一期《老家新红河》报纸,在一版的中心位置由在兰州广电系统工作的花石村人吕铎,图文并茂地报道了《红河民间泥塑艺术亮相省文博会》,新闻的主角正是红河街的赵世才先生。该报道称,礼县文化局赵旭东局长率礼县文化参展团在兰州参加了甘肃省旅游文化博览会,展出礼县文化产品多项,其中红河泥塑作品引来不少参观者。红河泥塑艺术历史悠久,赵晋辅、赵宗仕、赵富堂、董勤学、赵世才、赵富真、赵军等人都是当地著名的泥塑艺术传人,作品遍布甘肃、山西、陕西部分地市。赵世才先生与其作品在文博会现场受到欢迎。

年前,我和林健采访红河春节文化的第一人就选择了赵世才先生,走进挂满精美书画作品,玻璃柜里陈列着他泥塑彩绘人物的时候,林健先生睁大了眼睛,赶紧架摄像机贪婪地拍摄起来。赵世才先生曾经是我的中学老师,他传承家训,自幼喜好并练习书画和雕塑,在书法、绘画、雕塑等方面都有成果,书画作品发表于《中华晨报》、《中国贸易报》、《神州诗书画报》、《西部书画》等报刊,许多书画和泥塑作品被人收藏,他被陇南市命名为“民间工艺美术大师”,属非物质文化遗产红河泥塑的第五代传人。

赵世才先生向我们重点介绍了红河泥塑备土、筛选、和泥、揉泥、造型、细塑、干处理、上色等复杂的过程,展示了他的秦皇造像等泥塑作品,他现在的大动作是要用红河泥塑的形式塑出《水浒传》中的108将,2008年7月就动手塑起来了,目前已有宋江、武松、李魁、鲁智深等48将神态各异、栩栩如生地展现我们面前,把红河泥塑乡土、纯朴而又精细的特点表露无遗。

   

唱起社火山歌迎春过大年

     锵锵的锣鼓,敲打出简洁而古朴的节奏;苍老沉稳的歌喉,叙唱着农民人在遥远的十更夜里,对那时清苦生活的描绘以及对未来人生的期望。演唱红河社火调的是两位年迈的老人,我被他们朴实自然的演唱吸引了,也被他们眼里含着的热泪深深地打动。

这是发生在年前腊月二十五红河乡一个民间文化艺术采风式的春节联谊会上的情景,也是我给《天水日报》的“陇右之声”版约稿所写的开场白。这场联谊会由我电话或者亲自上门邀请红河社火、秦腔、剪纸、书画等红河民间艺术传承人出面表演,红河乡政府给予大力支持,提供了演出场地和生活招待,也有《天水日报》、《礼县报》、《祁山》杂志社、礼县电视台、礼县文体局、礼县剧团等记者、领导和专业人士,以及热心关注红河文化事业的当地在外工作的名人赵文博、赵万森、张林栋、高海云,以及红河乡邻的文化人南山牛、王天瑛、张文周等文朋诗友到会参与。

演唱社火调《十更夜》的是赵安康、赵生贵两位古稀老人。在老人的对面,有好几家新闻媒体的摄像机、照相机在不停地拍摄,一曲终了,四周围观的红河乡内外听众把热烈的掌声和真诚的敬意献给两位演唱的老人。

我的好朋友、民间艺术收集和研究者林健先生,专程从遥远的广州赶到红河乡进行红河人过年习俗和春节文化活动的专题拍摄,我本人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红河人和广东珠海《珠海传媒》杂志的记者,理所当然地成了这次采风式红河民间文化联谊活动的组织者,也是他拍摄工作的协助者,更是一个忠实而被感染的听众。

来自岳家庄的岳都善演唱了红河山歌《王祥卧冰》,同时进行了秦腔演唱、红河民间剪纸表演、咏红河古今诗词朗诵、书画与红河网友“红河人看红河”摄影展览等,集中展示了红河民间文化的鲜明特色。让来自广东的林健先生,一次又一次对红河民间艺术发出由衷的赞叹。

在当天的采风联谊活动中,红河乡党委书记乔楠对红河挖掘整理民间文化,开发红河文化产业的构想进行了介绍与畅想,来自礼县文体局的赵旭东局长也发表了讲话,对红河悠久的历史和丰富鲜活的民间文化深感兴趣,对挖掘和整理红河民间艺术既有决心又有实施的具体步骤。来自礼县文体局、礼县文联、礼县秦剧团,以及天水、成县、宽川等地的领导和文艺工作者,与红河当地民间文艺爱好者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让大家在欢欢乐乐过大年的同时,也享受到了一顿来自红河乡民间文化的精美大餐。

 

张金柜巧手剪出纸上风情

早在几年前我在八图庄创办“八图庄文化会馆”时,就通过同心小学当老师的堂姐张亚萍认识了我家邻村六图庄的民间剪纸巧媳妇张金柜。当时,她通过张亚萍送她的剪纸作品祝贺“八图庄文化会馆”的开张,当我帯着一份打算赠送她的纪念品想前去拜访她时,她却为生计远走他乡,外出进城打工挣钱去了。我知道,她有家庭需要开支,有孩子需要学费,而靠她的巧手剪出来的一幅幅生动的民间剪纸作品,并不能转化为可见的经济效益,尽管她的剪纸作品曾经参加过礼县的一些展览,受到民间艺术专家的好评。

今年这次回红河老家进行民间艺术采风,我一定要请民间剪纸巧媳妇张金柜出席联谊会,展示一下她的绝活,并计划与林健先生合作,事后到她家对她进行一个专访,让她和她的剪纸作品,活灵活现地展示在世人的面前。我先让八图庄的大学生刘海龙转送张金柜参加红河乡民间文化艺术采风式春节联谊会邀请函,又觉得不放心,又和林健先生等人找了好长时间找到了张金柜的家里,当面邀请了她。

在腊月二十五红河乡间文化春节联谊会上,张金柜帯来了她剪的《凤凰双喜字》、《对马》、《李彦贵担水》等红河传统民间剪纸艺术作品,还现场表演了《狮子滚绣球》的下剪手法,受到大家的夸奖,特别是来自各新闻单位的记者和广州的民间文化爱好者林健先生,对张金柜的红河民间剪纸作品倍加关注,个个看得认真仔细。

我要专题采访张金柜的计划,因为提前离开红河老家不得不吿吹了,这让我很遗憾和不舍。下次一定要再找机会好好采访一下她。

 

张仓余坐在热炕头唱社火曲

正月初三那一天,幸好我在我哥张中坝的家里幸遇并拍摄了六图庄71岁老人张仓余唱社火的片断,而张仓余正是张金柜的父亲。

而我和林健先生对张仓余老人的采访和拍摄很特别、很有红河乡间风味——在我母亲在一旁坐着的热炕上进行,张仓余老人背靠后墻腿盖棉被坐着接受我在一旁的采访。他应我的提问回答了红河社火的出场顺序——先是花杆出场搭起彩门,然后舞狮的出场,接下来耍伞、唱乱秧歌,重点是唱几组有情节的社火折子戏,之后是跑花杆、跑旱船,最后一耍狮子就热热闹闹地结束了。

先后唱了社火曲《五虎上将》、《大桃红》、《十枝香》和《十盏灯》,他的唱腔细腻、深情、抑扬顿挫,听得林健先生入了迷,还说张仓余老人年轻时一定是个大帅哥。

正月初四,张仓余老人再次应邀来我家,给邻村八图庄的社火进行全方位的艺术指导,唱词怎么修改,旱船如何粘糊,他甚至动手剪船沿上的云子,战旗上的云边,还不辞劳苦钻进窄小的旱船里用红线勾窗格……他这种敢于打破各村社火严格不外传的老传统,向虚心学习、改进演出社火的八图庄人提供切实指导的做法,实在令人敬佩。他同时帶来几幅漂亮的剪纸作品,让八图庄的能工巧匠们张贴到自己庄的旱船、灯笼之上,立即就显现出不同的民间艺术光彩。

我这才知道,如今71岁的张仓余老人正是张金柜的父亲,30多年没有见过面,我已经不能把他和那时一个叫全劳的英俊男子对上号,也根本不能把他和红河民间剪纸高手张金柜联系起来。

张仓余、张金柜这一对父女,代表了红河社火、民间剪纸两大门类民间艺术,而且都有一定的水准,值得我去继续寻访和深入挖掘。

 

吉生老人的花旦风采

住在六图庄半山坡上的吉生(自称原名急生)老人,官名叫好多人不清楚的张歩祥,他是我哥张中坝的木匠师傅,我上中学特别是考大学的那段时间,常到他们家里去,算是对他很熟悉了。他年轻时高大、英俊、说话声音洪亮,据说骂起他的徒弟来也很有一手,倔强的我哥就是因为受不了他长篇大论的骂,几次差点放弃学习木工手艺。

采访和拍摄吉生老人是年前的腊月二十八,阳光照得屋子明亮又暖和,我让孩子把从院外的菜园小屋里歇息的吉生老人叫进院子时,几年不见,我差点就认不出他了——苍老、干瘦的脸庞,低低弯着的腰,双手拄着两条拐棍一点一点向前移动,看了让人难过。当他坐在自己亲手做成的精致的梨木太师椅上,说起他年轻时学木匠、男扮女装唱秦腔、耍社火、唱山歌时,快乐又飞上眉梢和嘴角,欣然接受了我们的采访和拍摄。

聊了他17岁为生活所迫硬逼着费兆勇的爷爷当师傅教他学木匠,聊了红河人现在住的马鞍架房稳定、好看、明亮等好处之后,我重点引导谈谈他当年在红河一帯男扮女装唱秦腔花旦的片段。他笑得甜滋滋地说,当年他和费秋生的父亲费引贤是红河两个扮相最巧、唱功最好的当家花旦,唱秦腔有两下子的男主角,没有他两人出场就不愿意和别人搭戏。为证明他没有说假话,他在我的鼓励下,小声唱了一段王宝圳的《别窑》,长长的唱段,饱满的情绪,婉转的韵律,听得林健先生竟然忘记了拍摄。

我又邀他唱了六图庄独有的社火曲《与天兵打一仗》,特别是关于梁山伯与祝英台故事的唱段《渡船的哥哥本姓王》,唱法纯朴,曲调优美,特别是他惊人的记忆力让我和林健先生都吃惊不已。

他说那是他不识字的缘故,他看不懂剧本,就把唱词一句一句刻进脑子里去了。

 

张忠厚在水泥台阶上搞工艺彩画

    红河的民间工艺表现形式多样,聪明能干的人又会动脑筋,让这种民间工艺在新的形势下推陈出新,变成一种乡民喜欢的民间工艺新品种,成为挣钱养家的一门新手艺。我的堂兄张忠厚就有这种眼光和本领,这一点,我在几年前就发现了,老想采访一下他,但回老家总是匆匆忙忙没有空闲,这一回总算时抽出了时间,好好见识一下他的红河民间工艺新手艺。

张忠厚的民间工艺新手艺,就是在红河人新盖房屋的台阶上,用水泥预制板搞出各种乡土气息浓郁的花草图案,为主人的房子锦上添花。为了有个形象的说明,腊月三十上午,堂兄张忠厚骑着摩托车帯我去红河上街的赵六十三家里看现场效果。小雪飘飘中走进赵六十三家宁静的院落,从东南角一进院门,就看见作为主房的西房比北、南两面房屋高出许多,漂亮的砖瓦马鞍架房子最引人注目的,其实就是高高的台阶上用水泥预制板“雕”出的精美的花草立体图案。画面有梅、兰、竹、菊等农家人喜爱的图案,有的还上了红、绿、黄、蓝等色彩,在白雪映照下不想鲜艳夺目都难。忠厚兄长蹲在台阶下用手轻轻抚摸着他的民间新工艺作品,像怕一不小心就弄坏了那活生生的鲜花似的。房子的主人赵六十三热情邀请我们进屋取暖、喝荼,我却邀请他和他老婆、儿子一起在好看的彩色台阶前拍照并录像。赵六十三说,要感谢党的好政策让农民人有了好房,过上了好日子,他这房子已经过了十年,比人家新盖的房子落后了,但张忠厚做的水泥台阶彩色画却一直保留至今不褪色,给他的房子增色不少。

我们又到了红河下街的赵双有家里,这是新盖的气派十足的砖瓦房,台阶更高,忠厚哥所做的水泥画更大气、更美观,一进门就被高高的台阶下像艺术长廊一样展开的花草画卷所吸引,大有满院冬日花香浓的错觉,甚至忽视了房子本身的价值。一番拍摄之后,也给房主赵双有两口子在“水泥艺术长廊”前拍照留念,个头高大的赵双有开心地说:“我们红河人有喜欢书画艺术的好传统,尤其酷爱梅、兰、竹、菊四扇屏,我让你哥张忠厚把它们刻到台阶上,又好保存又美观,每天看着心里舒坦。”

张忠厚的水泥台阶工艺美术刻画遍布红河四邻八乡的人家,在方口寺石狮方柱、天台山大殿台阶、秦皇湖风景区台阶、梨树坡和费家庄祖师庙等处都有他心血的结晶,在此后的寻访中,我留意拍摄到一些素材。尤其在他家里,拍摄到他用上好的木板雕刻出水泥彩画的模版,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模版到处都是,特别那色彩不是后期描画上去的,而是水泥翻倒成型前就涂在模版上的。忠厚说:“那是有保密技术的,那样上的色彩才活灵活现,也不会轻意掉色。”

 

旱船和花杆搅热八图庄的社火

耍社火图热闹是红河乡有些村庄过大年的重头戏。过去的社火以石沟门、红河街、六八图、大山坡等地的最为有名。且由于保留互相不外传的前人古训,各村也就保留了各自传统曲目和表演特色。

我们八图庄的社火我在小时候就看过,见证过八图庄社火的辉煌,特别是身型高大、技艺超群的我二叔手持4根花杆前后交叉甩动,指挥4个浓墨重彩、嗓门哄亮的2男2女,唱过一段小曲之后前后左右穿插跑动,衣袖飘飘、光影迭迭,看得人眼花缭乱、心旂飞扬。

八图庄原本是又能唱秦腔大戏又能唱社火的大庄,这几年拆了戏楼,会唱两嗓子的年轻人纷纷外出打工挣钱,戏是没法唱了,唱社火热闹热闹就成了首选节目。因为有广州的林健先生陪同我前来采风,想露一手的八图庄人今年唱社火的热情比前几年高涨,但当我哥张中坝等4人组成的社火会年度会长一家一家去请人来唱时,又都摆起了架子不愿意来,非要把会长们折腾得一次次上门三叩九拜不可,这一不怎么好的传统让林健先生着实很不理解。由于我们要在第二天提前返程回广东,性格倔强的我哥立即决定正月初四的当晚就开始耍社火,让我和林健先生拍一拍。不再去请各房头的老人代表来研究如何耍,而是亲自抬回多年不用坏掉的旱船动手修理,请来六图庄的社火高手张仓余全面指导,安排张万才写执事和对联,张双有和张东强画窗花,他本人和张仓余剪云子等图案,我们弟妹和亲房家的几个小媳妇动手糊旱船、花杆、灯笼等等,吸引几个年轻人也来帮手,忙到天黒时旱船等已是色彩斑斓、绚丽无比了。

化了浓妆、穿了古装的美相公张同、娇小姐张好妹已坐进了旱船,锣鼓敲起来,灯笼点亮了,一路人马轰轰烈烈地挤进了打麦场,众多男女老少围成一圏,狮子狂舞打场子,众演员唱一句跑一圏的散秧歌唱起来,《十盏灯》小调唱开了,两艘旱船左漂右荡地滑行,4根花杆在我哥的手中交叉甩动,4个唱角不那么顺畅地跑动着,仿佛又回到了二叔甩动花杆的我的童贞年代……

 

没有按计划完成采访的遗憾

林健先生吃不惯面条,睡不惯热炕倒也可以忍受和坚持,特别是他作为一个天天冲凉的广东人和一个有洁癖的人,要在零下数度的严冬里,要在没有多少热水可以“浪费”、没有温度条件保障的乡下平房里,每天早晚都得坚持“锁门洗澡”,弄得成了乡间流传的一大奇闻。 但林健先生的脚被冻伤了,让人心疼和为难,他想提前返回广州,挽留了几天之后,我不好意思再坚持和拒绝他了,想想我刚接手执行主编的《珠海传媒》杂志也需要赶稿件,就只好退了好不容易托人订好的正月十二的火车卧铺票,提前到正月初五坐长途汽车经由天水一路疯巅返回广州,被迫提前结束了我的采访计划。

其实我们被迫于年初五提前离开红河乡时,红河民间艺术在过年时的大展示其实还没有真正开始,许多计划中的采访和拍摄被迫遗憾地放弃。比如书法行家对张林栋、高海云的专访,对张金柜和她父亲张仓余老人的采访,对六图庄老人赵博理的采访,对赵文博、赵万森两位恩师的拜见和采访,对“红河秦源民间工艺美术社”的集体采访和对吕珂、赵赞亭、赵黎明等人的采访,对红河街道“莫高杯”篮球赛的拍摄,对红河街道社火表演的拍摄与采访,对费家庄、官家店、红河流域秦腔爱好者的演唱拍摄等等。

 所有这些遗憾,只能留待以后找机会采访。那些即将失传的民间文化宝贝不由得叫人焦虑,但愿时间的脚步慢一点,容我来得及寻访,来得及弥补……

《老家新秦源》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1783)|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