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

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日志

 
 

教师节:向老师献礼/■吕铎+吕海东+张中定  

2008-09-09 10:53:10|  分类: 秦源文学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播山乡的刘老师

  吕 铎

 

今夏在老家整理祖父物品时,发现在花石村任教多年的刘自乾(音)老师的一张照片底片,回兰后扫描存入电脑,存人自己的心灵和记忆深处。该照片约拍于1986年,是礼县文化馆马行武先生来花石村公干时所摄,十分难得和珍贵。细观此照,倍感亲切,遂把我认识的刘老师记下来,让更多的人了解他。

 

(原图片有问题反复上传不了,打印后重新扫描效果不如原图,请谅!)

刘自乾老师是我儿时的启蒙老师之一。他艰辛从教,用心辅授的情景在我记忆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春天时身穿深蓝色圆领对襟服,脚穿一双毛底布鞋,冬天时着黑棉袄,晴时戴一顶旧布帽,雨时身披塑料布,一身泥水行走于刘家山与花石村之间的高大身影在我心中是一道美丽的风景。

刘老师是红河乡刘家山人,多年从事地方小学教育。在花石等地当了三十多年的社请(民办)教师,九十年代中期才得以政策照顾而转正。在花石及周围的白莲、小庄等村有很多人都曾受教于刘老师,光我们家就有两代六人。他情注山乡基础教育,倾注一生心血为家乡培养了一大批从事各个行业的有用之人,是一位倍受乡亲们尊重与喜爱的好老师。

刘老师教我大概有一年多时间,二年级时教我们数学,我似乎从小对数字不是很敏感,简单的加减法也总是弄错,因此还挨过几次刘老师的教鞭,所以对他有些惧怕。但他举例时“××家有十只鸡,一天下十个蛋,五天一共下多少蛋?××家年产小麦多少斤、玉米多少斤……”,诸如此类既切合我们农村孩子视野,而又简单易懂的教学方法让我记忆犹新,经刘老师那样形象、生动比喻之后的数学题,我大都会正确地找出答案,心里又默默着喜欢和感激刘老师。

三年级时刘老师教我语文,第一次写作文他出题《春雨》,在父亲的指导下我完成了任务,在课堂上刘老师动情地朗读了我的作文并表扬我,我心里美滋滋的,别提有多高兴。打那以后,我就更不爱学数学了,从此留下偏科喜欢语文的毛病。

刘老师在花石教书多年,无论阳光明媚,还是风雨交加,他总是一如既往地很早到校,回刘家山要钻一道沟、爬一座山,他中午从不回家,喝几口山泉水,吃几口干馍馍将就一下就是午饭,他把午休的时间都用在辅导学生做作业上。暖和时在教室或院子里;隆冬寒冷时在学校的小炕上,他倚墙而坐,我们则爬在热炕上听他给我们讲题。同学们总很乐意开这样的“小灶”,却不知道占用了老师回家吃饭的时间,刘老师也因此日积月累患上了胃病。

小学四年级后我转入县城读书,直至高中毕业只见过刘老师一面,多年后他还能叫出我的名字。后来上大学有时去西北师大玩,总借住在刘老师的小儿子东星的宿舍中,知道刘老师退休后又返聘到白莲小学——他还是舍不得那些天真烂漫、渴望求知的山乡孩子!

正如歌中所唱:“小时侯我以为你很神气,说上一句话也惊天动地。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才知道那间教室放飞的是希望,守巢的总是你。小时候我以为你很有力,你总喜欢把我们高高举起。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才知道那支粉笔画出的是彩虹,落下的是泪滴。……”刘老师把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投入红河的教育事业,奉献了自己,成就了孩子;燃烧了自己,点燃了希望。我总觉得,这首动人心弦的歌曲,就是对我们刘老师的真实写照。

时间如梭,多年来我再未见过这位启蒙老师,但他像大山一样的身影,他坚定的步伐与真挚的爱心却永远留在我的心里。如今刘老师的小儿子东星也接过父亲的重托任教于礼县一中,继续着刘老师的梦想与光荣。我想,这应该是让刘老师欣慰的事情之一了。

在教师节即将来临之际,让我们把最美好的祝福送给和刘老师一样朴实无华又硕果累累的恩师,祝福老师们快乐、安康!

                                                                                               (吕铎  2008年9月1日草记于兰州)

 

 致老师

吕海东

九月,是丰硕果实优美的化身,是雄鹰展翅高飞蓝天的季节,但我要说,这些都是您汗水和希望的结晶。

一道道美丽的风景,离不开您伟大人格的描摹。

一座座被征服的高峰,离不开您用脊梁支起的人梯。

是您的圣洁孕育了无数个高尚的灵魂,是您的博大无私,开辟了一片片知识的荒原。

您付出的是大海的浩瀚。但您得到的却是永久不变的三尺讲台,您在那快特有的黑土地上耕耘,而粉尘却是您唯一的打扮。

您的口袋很空虚,但您的人生很充实;您应该骄傲,因为这世界的美源于您的杰作。

最不能熟读的是老师,最高尚的是老师。最需要被感恩的也是老师。

我摘一片叶子夹在书本里,保存甜蜜的记忆和美好的祝愿——这一天是教师节,是专门为您而设的节日。

我们把真挚的祝福送给老师,您幸福的微笑就是这一天最为灿烂的花朵。

                                                                           (吕海东 / 现礼县农机局干部/该文为1995年高中时所写)

在红中,我与文博老师这样相遇相识:语文和孔雀

张中定

从同心小学到红河中学上了几个月的学,不怎么上课的红河中学几乎没有给我留下什么有意思的印象,更别谈学到什么知识了。唯一弄清楚的是,所谓的红河中学,只是占用红河小学后院子几间屋子的地方,我们每天要穿过红河小学的教室间隙,才能到达所谓的红河中学。

红河中学的院子里不大,连个操场都没有,偶尔跑早操要把稀稀拉拉的队伍拉到河边的公路上去,只有那时才把我们和出工的、赶路的人区别开来,表明我们是学生一簇。更多的时候连早操也不去跑,就在那小小的院子和昏暗的教室里呆着。等待着吃完书包里背的干粮,等待着放学的电铃响起,我们像破栏的羊群一样涌出教室,跑出校门,走回贫穷又破烂的家园。唯有放学路上的说笑和打闹,才构成我们短暂快乐的中学时光。

学校的院子里除了两栋南北朝向的教室和一排东西朝向的教师宿舍,显得平淡无奇,有几棵高大茂盛的苹果树,却从没见怎么结过苹果,倒是大多时候落叶纷纷,给我们无聊时光里有点感动与活力的课外打扫卫生活动,提供了些许具体的清扫的目标而已。苹果树浓郁的阴凉,多少给人一些好感和慰藉。以至于我费了好多心思在想这样一个问题:也许长在学校这样公共地面上的苹果树都是不会结果子的,它的主要任务就是不停地掉下病态的落叶,好让我们天天有事可做,天天可以用清扫落叶的方式打发空虚的时间。

最为重大的活动,是学校把我们集中在院子里开会,又开会。那些会和生硬的政治有关,距离我们的生活、年龄、内心都十分遥远和神秘,我们日复一日傻坐在院里的地上,听校长或者语文老师没完没了地念火药味很浓的文件或者狠批这个、打倒那个的报纸,太阳晒黒了我们瘦削的小脸,也让我空洞的心充满无边的忧郁。我想,要晒太阳就到我家门口的土墙下去晒好了,那里阳坡上的太阳更有暖意,抽旱烟的老大爷们开心地讲古经(故事),小黄狗乖乖地卧在脚前,我会从它悠然又满足的眼神里看出,这个世界在某一刻还是舒服和美好的。

打破我们教室寂静的,是某一天忽然走进一位陌生的神奇老师。

    “语文”——他在黑板上写下这两个刚劲有力的大字,并用一种平和、温暖和激励的目光看着我们,并滔滔不绝地讲下去。

    他是我们初一(2)班新来的语文老师,他叫赵文波(前几年才改写赵文博),墩实的身板,方正的脸庞,但用不了多少时间,我就忽略、甚至忘却了他的外形,而浑然不觉地进入了他奇异无比的内心。他用青春活力的嘴唇,发出儒雅而又自信的声音,那是把我帯进去的媒介之一,他让我知道语文是一门学问,里面有广阔的知识海洋;语文是一部语言历史,里面横阵着一条亘古绵长的中华之路;语文是一种表达的艺术,它会让我们平凡的生命美丽的歌唱……总之,那场语言课是一剂迷幻药,让我奋不顾身地爱上了语文,又是一把希望的火苗,让我寂寞的心在黑夜里也想放声歌唱。

    黑板上,赵文博老师的粉笔字也写得很有特点,潇洒之中暗藏雅致,飘逸之中透出刚劲,最大的特点是微微有点向右上斜,因为喜欢,就连这一不足之处也成了他书法的特色之一,我们班的我和赵旭东(现礼县文化局长)、赵根存(现名赵国柱,甘肃莫高集团董事长)几个同学极力模仿他的字,那两位学得惟妙惟肖,而我终因无写字方面的天赋,反而学得字形走样,难看不说,更不好辨认,每每想起,就觉得对不起赵文博老师。

我们教室的白色外墙上,用红色油漆写着“学习朝农经验,搞好开门办学”的大字标语,“白巻英雄张铁生”、“敢反老师和潮流的小学生黄帅”是那个时代强加给我们效仿的榜样,不学习才是英雄,理所当然,我们期待的赵老师的语文课也没怎么上几节,也不交作业,布置写了一回作文之后,就不再让我们动笔,恐怕老师无法知晓我的作文(那时根本谈不上写作,我连有写作和作家一说都不清楚),我也无法表达对语文课和语文老师的好感与崇敬。我作文写得好的特长,没法在赵老师面前表露,更不用说向他请教作文的技巧啦。早在读小学三年时,就曾经被教四年级学生写作文的费招财老师布置还没学习写作文的我,稀里糊涂写了篇叫《新旧社会的对比》的作文,被他拿到隔壁四年级的作文课堂上去朗诵和讲解,然后又贴在人家的教室后墙壁上让他们好好学习和效仿。我因此以会写作文而在同心小学出了名,也招致四年级同学暗中的集体忌恨。

稍后某日课间休息时,看到一间教师宿舍的门开着,我走过去一看,原来是能把“语文”两字讲得有声有色、令人浮想连连的语文老师赵文博,他正在一个人吃力地糊墙。一向胆小怕事的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不声不响地进走进去帮他往报纸上刷浆糊,赵老师笑一笑,友好地接受了我的协助。我想,我是用这种随意的举动表达了我对我的语文老师和语文的好感与敬意,而他,也许从我朴实的举动和单纯的眼睛里,发现了我对知识和美好事物的渴望,也许从唯一的一次作文批改中,发现了我作文之中小小的亮点。从此,赵老师和我之间有了一种用眼睛交流心情的默契,由此,红河中学小小的院子里,对我而言又增添了一种磁场强大的吸引和美感。

放暑假了,赵老师在他的宿舍门前叫住我,递给我两本书让我好好看看。这让同学们很羡慕,也让我很吃惊。那时,我们连课本都不正常发放了,看课外读物更是不可能、也是很危险的事情,好多书都在没收和禁止之列。我随手一翻,赵老师借我的书竟然都和 “爱情”有关,对我一个初一学生好像也不适合读。一本是破旧的小说版的《孔雀东南飞》(上大学之后才知道有同名的诗词名篇),另外一本是南方少数民族的长篇爱情叙事诗,书名已经遗忘,但“梁铁塔和巧珍珍,海誓山盟一条心”的句子至今记得。那时候,爱情是十分禁忌的话题,老师借这样的书给个青滋滋、傻乎乎的初中生好像很不恰当,也要冒很大的政治风险。好长时间,我弄不清楚其中的原由。

但我把那两本书看了一遍又一遍,同学来借也舍不得,只让一个很要好的同庄同学在我家里看了半天光景。

那时,见识太少的我想像不出孔雀是什么样的鸟儿,根本不懂得什么爱情,也没有起码的文学素养。但我还是把那两本书看了又看,被古、今两个不同版本的爱情故事所打动,并有所思索:对美好情感的执著和顽强,不仅仅是爱情必备的品质,做事、做人也如此。我想,也许那才是赵老师借爱情书给我看的真正理由,或者他实在没有更好、更恰当的书借给我看。

20多年后,当我在文学事业的高峰期急速转身,由西北的镍都金昌跑到东南沿海的广东珠海时,面对一个又一个的困难和茫茫人海,面对全国人才“孔雀东南飞”到广东现象,我不止一次地想到赵文博老师给我的《孔雀东南飞》,但我无法确认自己到底是一只美丽的孔雀,还是一只灰暗的麻雀?

其实,我至今也不是什么孔雀,尽管我想飞,也想飞得又高,又好。

但我愿意怀着孔雀的梦想,深深感恩我的恩师,并随时准备以孔雀的美态,为生活和理想起飞。

  

  评论这张
 
阅读(852)|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