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

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日志

 
 

永远的怀念——纪念吕璠先生诞辰九十周年  

2008-01-08 16:48:32|  分类: 秦源文学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经同乡好友介绍,我们故乡有自己的网站了!惊喜之余,打开“写意红河故里”的主页,突然看到有篇“吕璠生平”的文章,虽然简单,却在我内心产生了极大的震动,开启了我尘封多年的记忆之门……

七十年代,我的家乡——礼县红河乡花石村。每日清晨,有位长者,身材伟岸,国字脸庞,醒目的花白胡须,安详而平和的目光;身着黑色外褂,单肩斜挂背篓,手里或拿或掖着拾粪的工具,孤独地行走在乡间小道上。这是我孩童时代留下的记忆片段。

这位长者,我们属于远亲房,祖父辈,也许他排行老八,我们都尊称他为“八爷”。听周围大人们说,他叫吕璠,是个老大学生了,在兰州工作,犯了“错误”,下放回老家的,是“疯子”,有时会说些“疯话”等。

我的童年时代是快乐的。家父在外教学,母亲在家操持家务,供给我们兄妹四人上学;家境清贫而温暖,父母为我们创造了良好的学习环境。上初中后,才正真熟悉了八爷。父亲在家时,老人家就来我家坐坐,喝杯水,他们交流的较多,多半是粮食收成、时事变化,有时也谈文学、诗词、对联等。当时,我很好奇,他不是“疯子”吗?父母笑而不答,在我心里一直是个迷。我的母亲(61年毕业于天水二中,喜欢古典文学)对老人家非常尊重,看到老人也喜欢几个孩子,就请八爷给我们兄妹讲些唐诗宋词。八爷似乎很高兴。这在七十年代是不可想象的,当时的政治气氛是不允许的,甚至被认为是反动的!

那是一个阴雨连绵的假期,老人家踩着泥泞的小路,隔几天来就我家一趟。他会背诵很多唐诗宋词,写就一手好看的毛笔字。母亲准备了白纸,他凭靠惊人的记忆力,书写了数十首诗词。老人家用厚重略带磁性的声音逐句讲解,虽不太明白,但有母亲一旁的督促,我还是记住了《咏鹅》、《春晓》、《夜静思》、《望庐山瀑布》等至今难以忘怀的诗篇;也记住了“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勤俭持家久,诗书继世长”、“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等名诗佳句。我初步了解了唐诗宋词的精美意境和祖国文化的精深博大!尤其按正规格式写就的《陋室铭》,印象最深。挂在我的写字台上方墙面上,当时不十分清楚其中的含义,经反复揣摩,默记于心。时至今日,在我新装修的居所,请著名的书法家戴季昀先生手书《陋室铭》于客厅。身居闹市,杂事繁忙。每当夜深人静,默诵“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仿佛又回到了遥远的过去,回到了鸡鸣犬吠、炊烟袅绕的小山村,仿佛看到一位身影高大,笑容安详慈爱的长者向我走来,激起了对八爷的深切怀念!

充满书香和温暖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我考取了礼县一中,离家远,很少见到八爷。八十年代初,随着国家政治经济体制的改革、农村包产到户的落实,我的家乡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八爷的政治冤案平反了。偶尔见到八爷,老人家胡须更白了,身子很硬朗,还能听到他爽朗的笑声,人们似乎早已忘记他是一个“疯子”了。

再次和八爷的交流已是1986年7月份。学校毕业,一月后上班。在老家呆了一段时间,家里没有地(农转非了),和儿时的伙伴一起放牲口或帮邻居家干点活。一个炎热的下午,我见到了久违的八爷,虽年逾古稀,但精神矍铄,身板依然挺拔,思维清晰,声音洪亮。赶紧备茶让座,在树荫下开始了一次影响我终生的谈话。

老人家知道我是学医的。听说分配到了兰大二院(前身是兰大医院,后来是兰医二院)后很高兴,说他原来的单位省交通厅在兰大二院的旁边,那里很熟悉,在黄河岸边。八爷陷入了沉思,他似乎在回忆那里的青春岁月。谈话时断时续,随着他的回忆,我慢慢对老人家有了大概的了解。八爷出身在花石村的大户人家,殷实的家境让他受到了良好的教育,考入当时国立中央大学(现南京大学)史学专业学习。在校期间,选修了酷爱的医学专业课程,尤其喜欢《解剖学》、《生理学》、《中医学》和《针灸学》等,一直在旁听,并且成绩不错。而他对自己的工作、学术和家庭很少谈及,我作为晚辈不敢多问。八爷擅长针灸,偶尔听到过,他在风雨交加的夜晚,被村民请去处理过急诊。当时在我们缺医少药、封闭偏僻的老家,看病是何等的不易,由于他的“政治”问题及“疯子”的称谓,很难发挥其特长。现在想来,他是何等的痛苦!

谈话还在继续。

老人家用他特有的声音告诉我,作为医生,首先要有“仁”者之心,须“悬壶济世,治病救人”,处处要为病人着想,不能图钱。能针灸(不花钱)治疗的,不吃中药;能用中药解决问题的(花钱少)不吃西药(花钱多且有副作用)。他这种朴素的医疗思想,对刚入医学大门的我,影响无疑是深远的。在老家的成长经历和文化熏陶成了我宝贵的精神财富,对农村的特殊感情和对农民生活疾苦的了解,鞭策着我努力钻研业务,善待每一位患者,赢得了同事和患者的好评。多年后,我在北京参加学术活动,一位全国著名的医学专家在谈到“看病贵”的医疗现状时,大声呼吁“能吃药的不要打针,能打针的就不要输液”,这和八爷的医疗思想是何等的相似!这是医者的基本要求,是关爱、是体贴、是将心比心,是换位思考,是“仁”的基本内涵。

从事医学二十多年来,面对社会的变迁,医疗制度改革的市场化、医患关系的合同化、对立化,面对社会的不公正待遇,甚至偏见,我曾对自己的职业产生过动摇,但回想起八爷坎坷的人生经历和他的教诲与希望,我认真履行了一个医生的职责,我无愧于心,无愧于他老人家!

和八爷的谈话一直到傍晚,内容涉及到当时的教育现状和社会经济的发展,充满希望的眼神告诉我,他从来没有停止过思考。晚饭后,已是明月高悬,我送老人家回家,邀请他以后有机会到兰州一游,他显得非常高兴,答应一定去。但最终未能成行,是我一生的遗憾!送了一程,老人执意自己回家,只好作别。在银色的月光下,看到远去的背影,我突然明白了八爷从来就没有“疯”!我分析,一是当时回乡后,因在外多年,言行举止与当地村民不一致,村民认为怪异,故称之;其二,当时政治压力太大,为避免更大的冲击,因势利导,胡乱说几句,淳朴的村民以为有病,再也没有为难他。这样,一名大“右派”分子,经过十年动乱竟生存下来!是奇迹,亦是大智慧!

后来,因为父母移居天水市,我也忙于自己的事,很少回老家。没想到月光下的分手,竟成了我们爷俩的诀别!

多年来,您一直是我心中的一块精神高地,我仰视您,敬慕您!您是怎样的一个人?是什么力量支撑着您度过了数十年的隐居生涯,等到冤屈平反?您的内心世界在思考什么?我想应该是金陵校园、玄武湖畔风流倜傥的身影,是和于右任先生交谈中爽朗的笑声,是黄河之滨凄美的爱情故事,是未能完成的科研课题……

一切都已成为过去!

我是幸运的。在我成长的道路上,因为您,我受益非浅。您在面对命运的磨难与坎坷时,表现出超常智慧和豁达坦荡胸怀,更将激励我前行!

    (以上所述,仅限于我对吕璠先生的个人了解,如有不妥之处,敬请指正!)

                                  吕维平

                               2008-1-1 于兰州

  评论这张
 
阅读(474)|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