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

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日志

 
 

礼县先秦文明——文化陇南建设的品牌/赵琪伟(中共陇南市委党校)  

2007-06-20 19:19:04|  分类: 秦源论文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礼县作为秦帝国的发祥地、秦文化的原源和秦人开国以至于统一全国的摇篮已成为不争的史实。这是上天赐予这片土地上生生不息的人们极其宝贵的精神财富,也是今天文化陇南建设不可多得的载体。要以开发保护这一文化遗迹为契机,大力挖掘其内在的文化底蕴,将已被历史尘封约2800多年的先秦文明“再造”出来,打造成文化陇南建设的“龙头”。让生活在当代的子孙们通过亲近这笔遗产来重温老祖先的辉煌历史,感受先人的丰功伟绩,体验其中的民族精神和文化之美,从中获得无上的光荣和自豪,全面带动当地的文化事业健康有序发展,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一、礼县秦文化遗址的内在价值特质

将礼县先秦遗址上的文明之光打造成文化陇南的“亮丽”品牌,这是由其内在的文化价值特质决定的。礼县秦文化遗址明显有以下四个特点:

1、存在时间早,历史悠久。

据《史记·秦本纪》记载,秦人首领中燏最初居住在西犬丘,“在西戎,保西垂”,建立了以西垂为中心的城邦性质的小方国。其后人蜚廉、恶来、女妨、旁皋、大几、大骆、非子、秦侯、公伯、秦仲、庄公、襄公皆居与此。当时的西犬丘,土地肥沃,水草丰茂,又有盐井,是非常理想的繁畜之地。非子在此为周孝王牧马,因其所养的马匹高大雄健,耐力持久而被 “分土为附庸”,邑于秦。后来,“周幽王用曪姒废太子,立曪姒子为适,数欺诸侯,诸侯叛之。西戎犬戎与申侯伐周,杀幽王郦山下。而秦襄公将兵救周,战甚力,有功。周避犬戎难,东徙雒邑,襄公以兵送周平王。平王封襄公为诸侯,赐之岐以西之地。”始得以建国。 “西垂宫”作为秦人东迁前建立的第一都邑,是秦族、秦文化的发祥地和根基所在。上世纪90年代大堡子山两座秦公等级大墓被盗后,专家根据《史记·秦始皇本纪》后附《秦纪》中 “襄公立,享国十二年,初为西,葬西垂。”和《史记·秦本纪》记载:“文公卒,葬西山。”等有关史料的记载,考证确认这里就是秦人早期发祥地的秦西垂陵园,并认为秦人都邑西垂、西犬丘应在此附近。十多年来,特别是2004年以来,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国家博物馆田野考古部、陕西省考古研究所、西北大学文博学院等5家单位组成早期秦文化联合考古队,以大堡子山遗址为中心在礼县境内进行考古挖掘,又发现了大量令人振奋的先秦文化遗迹。在陇南除了几处史前文化遗迹之外,这些以都邑和陵园遗址为主的先秦人文遗迹算得上最早的、最有特色的、最厚重的的历史文化遗产,规模大,规格高,历史悠久。

2、遗址众多,文化遗产丰富。

截止目前,在礼县陆续发现的秦文化遗址共38处,其中面积在30万平方米以上的有红河乡六八图遗址、永兴乡赵坪遗址、永坪乡大堡子山遗址、石桥乡石沟坪遗址;面积在10—30万平方米之间的有龙八村、蒙张等遗址;面积在10万平方米以下的有费家庄、焦家沟、周家坪、高楼子、沙沟口、王磨、雷神庙、古泉、彭崖等遗址。这些遗址大、中、小不同规模错落有致,三个第一级别的大遗址,与次一级别以及更低级别的小遗址相结合,构成了“六八图—费家庄”、“大堡子山—赵坪”、“雷神庙(西山)—石沟坪”三个相对独立又互有联系的遗址群,这应该是秦文化三个活动中心区。早期秦文化联合考古队最近在礼县的西山、大堡子山、山坪三个地方还发现三座辉煌空前的周秦古城遗址。

西山遗址位于礼县县城西侧的山坡上,城址依山而建,平面呈不规则的长方形,总面积约20万平方米,经钻探发现墓葬800座,房屋基址7座,灰坑94处,灶5座,动物坑10座,古道路2条,窑址3处。城内已发掘的重要遗迹有设带陶排水管道的夯土基址,具有典型周文化风格、又显露秦人特点的三鼎两簋贵族墓葬,以及一批春秋时代的秦墓。这些遗迹第一次揭露出大规模的早期秦人较高等级的聚落遗存,有可能是西周和东周时期秦人的一处中心聚落遗址。大堡子山遗址位于礼县永坪乡和永兴乡交界处的西汉水北岸,遗址总面积约150万平方米,共发现有秦公陵墓、夯土城墙、建筑基址、中小型墓葬、车马坑、陶窑、水井、灰坑等各类遗迹699处,城内遗迹主要为秦公西垂陵墓、“大型房屋”(宫殿)基址、灰坑和中小型墓。其中墓地分大堡子山、赵坪、圆顶山等墓区,已探明400座墓葬,已发掘10座中小型墓葬,一座“乐器坑”,4座“人祭坑”。“乐器坑”内出土由3件青铜镈、3件铜虎、8件甬钟组成的青铜编钟一套,2组10件保存完好如新的石罄。城内已钻探出夯土建筑基址26处,探明的规模最大的一座南北长102米,东西宽17米,平面形状呈回字形;另一座东西长70米,南北宽13.5米,形制与前者基本相同。这些发现对于确认秦公大墓的墓主和研究当时的祭祀及礼乐制度、铜器铸造工艺提供了极为珍贵的材料,对探讨早期秦文化具有重要的价值。山坪城址与大堡子城址隔西汉水相对,在山顶和山腰发现长300米以上的夯土城墙,在山腰发现寺洼文化墓地(西戎文化遗址)和周代居址。目前此城址正在挖掘,兴废年代尚无绝对证据。

这些集陵园、墓葬、居址和高等级建筑城址等丰富遗迹共同构成的遗址群,可以推测这里是秦人早期的一处重要都邑,不排除就是西犬丘的所在地。 

3、地位独特,影响深远。

秦始皇是中国历史上建立中央集权的封建君主专制制度的第一人。其先祖在东迁过程中,曾先后从甘肃礼县的西垂迁都于今甘肃清水的秦邑、陕西陇县的汧邑、汧渭之会、宝鸡陈仓区的平阳、陕西的泾阳、凤翔的雍城、西安阎良的栎阳,最后定都咸阳,统一中国。可见西垂是秦人八次东迁过程中的第一个都邑,是秦人的开国之都,地位特殊,亟待研究。另外,据历史文献记载,秦人共有四大陵园。1974年发现始皇陵园;1987年又发现了秦人第二、第三陵园──雍城陵园、芷阳陵园。秦始皇祖先的第一陵园———西垂陵园究竟在何处始终是一个谜。1993年在大堡子山一带发现了秦贵族和秦公两大墓葬区后,经国内外考古、史学专家研究考证,确认其为西垂陵园。在中国考古学和先秦历史学上,秦始皇祖先坟墓所在地和秦文化发祥地之谜终于大白于世,这是先秦文化研究链条上不可或缺的内容。

众所周知,雍城陵园位于陕西凤翔县城南,陵园内埋藏着秦始皇的22位先祖,是秦始皇先祖诸陵园中延续时间最长、陵墓数量最多、规模最大的一座陵园。作为国都的雍城也是春秋战国中期近300年间秦国的政治、经济中心,秦始皇的19位先祖以此为都294年,是秦国历史上时间最长、保护最好的都城遗址。芷阳陵园位于临潼城区西南7.5公里处,陵园内有“亚”字形和“中”字形墓各2座, “甲”字形墓3座,陪葬坑3座。现已收集到大量铜、铁、陶器。有铜镟、错银、带钩、兽形带钓、铁铸、陶罐、小篆体铭文、骨珠、骨饰、鎏金铜器残片,彩绘漆器残片和鸟骨、兽骨等文物。它的发现填补了雍城陵区到秦始皇陵区137年的历史空白。始皇陵位于陕西西安市以东30公里,南依骊山,北临渭水。陵墓由丞相李斯为设计,大将军章邯监工,共征集了72万人力,修建历时39年。 陵区分陵园区和从葬区两部分,占地近8平方公里,陵园仿照秦国都城咸阳的布局建造,有外内城两重,分别象征皇城和宫城。在内城和外城之间,考古工作者发现了葬马坑、陶俑坑、珍禽异兽坑,以及陵外的人殉坑、马厩坑、刑徒坑和修陵人员的墓室。陵区已发现的墓坑有400多座,始皇陵冢高55.05米,占地22万平方米,内有大规模的宫殿楼阁建筑,是世界上最大的地下皇陵,有 “中华第一陵”之称,其与长城和甘肃敦煌莫高窟已列为著名的世界文化遗产,始皇陵的兵马俑坑还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

  位于大堡子山遗址上的西垂陵园面积18平方公里,目前已挖掘清理墓葬14座,车马坑2座,出土鼎、簋、壶剑等青铜器、金器和玉器等文物300多件。发掘两座南北并列的“中”字型和“目”字型墓葬,总长度分别为88米和115米,其中有“秦公作铸用鼎”和“秦公铸用簋”铭文字样的青铜器。经专家考证,初步确定为秦庄公、秦襄公夫妇或其子秦文公夫妇的陵墓。

4、开发潜力大,研究价值高。

礼县先秦大型陵墓、建筑基址、祭祀坑、车马坑等的陆续发现和钮钟、石磬、铜虎等大量国宝级文物的出土,确证这一带是西周至春秋中期以前秦国的中心,它对研究两周时期的秦国乃至周代墓葬制度、秦国始封地和西周封邦建国制度、秦人的迁徙及其社会特征等具有很高学术价值。特别是近期发掘出土的一套秦早期的青铜编钟最引人瞩目,编钟外观完整,整体呈现深绿色,保存完好,形状和郦陵出土的编钟的形状非常相似,出土后仍然可以演奏出美妙的音乐。这些文物和遗迹为进一步开展早期秦文化的调查和研究提供了极为重要的第一手实物材料,也为进行这一地区的文物保护,文物资源的开发和利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有关专家认为,“秦西垂陵园的发掘,是二十世纪继敦煌藏经洞和兵马俑之后的又一大发现”,对研究先秦时期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冶金、铸造、礼制、陵寝制度等方面有着不可估量的历史价值和学术价值。著名历史学家李学勤称“这一发现填补了先秦文化的研究空白”。北京大学考古系主任高崇文教授指出:“这是对早期秦文化考古具有突破性的重大发现,这一发现必将揭开早期秦都城遗址之谜。”国家博物馆的信立翔教授说:“大堡子山遗址较之陕西发现的雍城陵、芷阳陵、始皇陵相比为时间最早的,它的出土虽然在规模和文物观赏性上无法和其他三个陵墓相比,但填补了中国和世界历史上对秦早期研究的一块空白,研究和史料价值是不可估量的。并且在出土的文物上也可以进一步发展到看到早期的祭祀形式继而对当时礼乐和祭祀制度展开研究,从而解开从西周到秦早期的研究空白的难题。” 可见,秦西垂陵园的发掘以及三座周秦古城遗址的发现,填补了我国先秦文化研究空白,对了解秦人如何由偏居西垂的牧马族到建国统一全国提供了丰富的研究资料,使秦人四大陵园也得以完整地展现在世人面前,为秦人的历史渊源流变获得系统可靠的解释。

二、开发保护礼县秦文化遗产的建议

1、巩固考古成果,强抓开发机遇。

近年来,礼县县委、县政府在省、市领导和国家、省文物局的大力支持下,紧紧围绕秦公陵园遗址的开发、保护和利用,先后召开了“全国秦人西垂文化座谈会”,在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举办了“甘肃省礼县秦西垂陵区青铜器特展”,使秦公陵园遗址誉满华夏、驰名海外。1997年甘肃省人民政府将礼县大堡子山秦公墓地列为全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001年又被国务院正式列为全国第五批文物保护单位。2002年礼县委托陕西省古建筑设计研究院完成了秦公陵园遗址保护的综合规划,同时邀请陕西、甘肃两省考古界、建筑界专家,经实地考察后,召开了“大堡子山遗址及墓群保护规划论证会”,并上报请国家文物局批准实施。2004年底,一个围绕礼县大堡子山探求先秦文化发端的5年计划开始实施,由5家单位组成的联合考古队进驻礼县。2006年11月,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礼县召开早期秦文化调查与研究项目工作汇报会,联合考古队经过3个年头的探寻和考察,呈具给全国有关专家和单位的一份名为《早期先秦文化考古工作汇报》的书面材料,报告上所披露的“考古成果”如同英国惊现“秦公觳”一样再次惊动了各方。国家文物局、甘肃省文物局以及全国其他一些省份的文物局负责人和国内有关专家先后赶赴礼县,对此次联合考古的重大发现给予了高度关注。为此,大堡子山遗址被评为2006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当下,陇南市委立足市情,审时度势,在描绘加快陇南科学发展蓝图时,提出要大力挖掘陇南独特的先秦文化、三国文化、秦陇文化、巴蜀文化以及传统的民俗文化兴办自己的文化产业,尽力将礼县先秦文化遗址、祁山武侯祠,成县西狭颂、杜公祠、武都万象洞,西和仇池国遗址等一批名胜打造成省内外知名历史文化遗存,全方位展示陇南文化底蕴和丰富资源,着力打造文化陇南,为加快发展提供精神和智力支持的科学决策。可见,以此为契机,要将秦早期都城、居址、建筑、铸造、礼制、陵寝等栩栩如生地展现在世人面前重放异彩作为构建文化陇南的重头戏,以此来提升陇南的文化品位已显得不容质疑,也刻不容缓。

2、深入细致发掘,开展科学研究。

据史料记载,秦从中燏初居西犬丘,而发现的陵墓多数专家考证为秦庄公、秦襄公或其子秦文公的陵墓,其先祖蜚廉、恶来、女妨、旁皋、大几、大骆、非子、秦侯、公伯、秦仲、庄公应居于此,但陵寝何处,还有待于进一步深入细致地考古发掘。另外,与秦人发展的历史相伴随的有一个叫“西戎”的少数民族,秦人早期曾与这个民族发生过许多纠葛,但这个民族到底具有什么样的文化、特点和历史沉浮如何却一直难以知晓。如今在礼县县城西南的雷神庙、石沟坪一线以南的西汉水两岸台地发现了名为“二土”、“石坝”等面积在20万平方米以上的大型西戎文化遗址和墓地,这些遗址的面积大,内涵单一,属于西戎人当年在此处的中心聚落。从采集的标本看,已挖掘出的陶器多见双马鞍口罐、带划纹的簋式豆、无耳高领罐、双耳罐、鬲等,与当地周秦文化遗存的时代是重合的。据此西戎的神秘面貌已初显真容。所有与此相关的疑惑还将随着考古挖掘工作的进一步深入有望全面揭开,这些也正是专家最为看重的其独一无二的研究价值,对此必须还要深入挖掘,开展进一步研究。

3、大力宣传推介,力求联袂开发。

人文遗迹作为前人创造的可以用来表明特定历史时期文化特征的旧迹,其一般具有双重价值,一是存在价值,包括物质价值和研究、观赏和教育的价值。二是经济价值,它是存在价值派生的,存在价值越大,潜在的经济价值也就越大,其可能转化的直接经济效益也就越大。礼县发现秦西垂陵园和周秦古城遗址,在国内考古学界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但全社会对此的认识,特别是我们陇南人对此的认识还有待于增强。要通过建造博物馆,开展文物展览,请知名专家讲解当年历史和介绍最新考古发现成果,制作专题电视节目,公开发行光盘,开办专门网站,设计并制作一系列诸如以“非子牧马”、“秦仲伐戎”、“世父被俘”、“幽王无道”、“襄公救周”、“襄公送驾”、“襄公封侯”、“西垂宫乐”、“赢秦开国”、“秦王祭天”、“王后册封”、“王上驾崩”等为内容的蜡像,用实物、照片、模型等复原当年鲜活的历史,克服“官方热、专家热,老百姓冷”的现象,让更多的人清晰地了解其内在价值,唤起尊重和热爱这一历史文明的意识,自觉珍视这一文化遗产。在开发上首先由地方权力部门出面制定秦西垂陵园保护法规,政府投资并设立专门的机构,设定保护范围,限制对陵区有破坏性的生产活动,依法严厉打击非法盗掘行为,大力倡导在陵区植树造林,营造松柏遮天蔽日王者之气。同时,紧紧抓住全市大力兴办旅游产业,建设陇上江南旅游文化名市的历史机遇,立足于利用其研究价值,积极申请专项资金,着手规划和论证建设以观赏、研究、旅游为一体的秦西垂陵遗址公园,逐步实现其经济效益。秦西垂陵遗址要与雍城陵园、芷阳陵园和秦始皇陵联袂开发,相互映衬,相互补充,突出先秦肇始之地的文化特色,使其成为先秦文明的不可或缺的内容,绽放在甘肃的大地上,成为陇南人永远拥有并享用的文化财富。

4、突出品牌效应,打造文化精品。

要借助目前全国知名考古专家关注礼县先秦文化遗迹挖掘的大好机遇,靠专家们的重视、呼吁来提升这一文化遗迹的品味,进一步确立其在文化陇南建设中的品牌地位。当前,首先要尽快聘请专家编撰通俗易读的诸如《先秦四大陵园之——西垂陵园揭秘》、《先秦第一都邑——西犬丘考述》及《秦戎关系探秘》等系列丛书,通过文字说明,图片展示,学术探讨等形式大造声势。其次,挖掘和组建专门的人才队伍,通过研究秦宫饮食文化,开发秦宫宴系列餐饮商品,通过研究秦朝的宫廷音乐和祭祀文化,定期或不定期地开展仿秦宫音乐演奏会、祭天仪式、祭祖仪式,通过研究秦朝民间的婚丧嫁娶文化,原汁原味地“重现”先民们的日常重要生活场景,开发旅游纪念品,延伸文化产业链条,最大限度地满足人们了解和探究这一历史文明的需要。最后,以此为“龙头”,带动礼县大地上的史前文化、三国文化乃至陇南的羌藏文化、西狭文化、红色文化快速发展,使陇南文化建设焕发出勃勃生机。

 

——————————

参考文献:

1.李思孝,《礼县:秦的发祥地》.《人民日报海外版》,2006年3月16日

2.《用历史的记忆震惊世界 甘肃礼县发现秦大公墓》.中广网, 2006年11月16日

3. 宋维国、柴用君,《探访:三年考古改写先秦历史》,《兰州晨报》,2006年11月27日

4.刘明科,《秦族源及早期都邑、葬地歧说集举》.《秦西垂文化论集》,文物出版社,2005年4月

5.祝中熹,《秦人早期都邑考》.《陇右文博》,1996

                                                赵琪伟(中共陇南市委党校)

  评论这张
 
阅读(474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