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

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日志

 
 

乡野文物的“看山人”/张中定(红河乡人在珠海)  

2007-05-29 09:59:17|  分类: 秦源新闻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重返甘肃探亲访友时,作为广东《珠海特区报》的一位新闻记者,我在礼县红河乡八图庄老家意外地发现——

乡野文物的“看山人”

乡野文物的“看山人”/张中定(红河乡人在珠海)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乡野文物的“看山人”/张中定(红河乡人在珠海)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乡野文物的“看山人”/张中定(红河乡人在珠海)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红河文物是红河人祖先的魂魄。乡野文物的“看山人”/张中定(红河乡人在珠海)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今年春节前夕,我由广东珠海匆忙飞回甘肃兰州,再紧急赶回礼县,此行并非公务或采访,而是前往红河乡八图庄老家探望病危的母亲。但在匆忙的行程之中,我还是以一个记者的职业敏感发现了一条具有新闻价值与社会意义的采访线索——我老家八图庄又出现了多年不见踪影的“看山人”,而他们“看山”的动因与职责,竟然与当地十分猖獗的盗挖地下文物活动挂上了钩。

 

消失数十年的“看山人”重现乡野

大概由于儿孙们从广东、云南、四川等地紧急赶回老家探望她老人家的缘故,病危的母亲又慢慢好转起来,我和当地的一些文教工作者又忙起公众的事情来。本来,我和一些在外工作的老乡正在捐钱、捐书筹建红河乡民间文教会馆,创办红河乡民间文教公益基金,计划在“五一节”开馆,为红河乡这一陇南“文化之乡”挖掘整理民间艺术、保护当地历史文化遗产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我抓紧时机缴纳一万多元钱,拿到红河街道上一间铺面10年的租约以备开办红河乡民间文教会馆;拍摄当地的文物古迹照片,收集和整理当地的书画、古董等用以陈列。我们抽空专门去拜访《礼县红河乡志》的撰稿人、八图庄老人张杰老先生。已经行动不便的张老在谈到如何修订他撰稿的乡志时,他却愤愤地说:“我们马家坪的古墓和文物,眼看就要被那些丧心病狂的盗墓贼挖光了,卖光了,我们写空洞的乡志又有什么用?我们对得起故去的祖先吗?又怎样向后人交待哪?”

张老的直言让大家难堪,也让我震惊。

我虽然人在广东,但却一直关注着甘肃老家的事情。名列2006年度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的甘肃礼县大堡子山遗址及墓群(秦国早期秦公墓地),是改写礼县历史的大事,我很快慰。但有报道称,这一引起国内外极大关注的国家级大规模考古发掘,竟然是由盗墓贼的盗墓活动引发并开展的。这如果是真的,的确让人哭笑不得。

我老家所在的八图庄,同样是个历史遗迹和地下文物丰富的宝地。八图庄对面的天台山,据考证就是秦早期皇室祭拜天地之地并由此而得名,山后是保存完好的先秦军队的牧马场,山下西北方向平川是三国时期诸葛亮唱著名的“空城计”的西县遗址。而“八图庄”和“六图庄”的奇异又独特的名称就是由诸葛亮的军队以八卦五行取名为“图”(每图为500人)所遗留下来的,八图庄庄西还有当年诸葛亮练兵的“马练滩”。八图庄庄北背靠的马家坪平坦肥沃,曾经多次被考古挖掘出从新石器、战国时期到唐、宋、明、清时期的各式古墓和重要文物。谁知近年来这里竟然成了盗墓贼猖狂寻宝、发财的盗挖之地。

我表示要抽空去实地去看看被盗墓贼盗挖的情况。八图庄的乡亲们告诉我,严重时,马家坪的盘山公路边、庄稼地被挖得不成样子,让人忍无可忍。自从庄上自发组成“看山人”威慑各路盗墓贼之后,盗挖古墓和文物的破坏活动才有所收敛。

我知道“看山人”是我们小时候生产队负责看护集体山林和庄稼的人,消失数十年的“看

山人”重现八图庄乡野,竟然与盗挖古墓和文物的犯罪分子干上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一定得了解清楚。

“看山人”深夜与众多盗墓贼周旋

一名八图庄小伙子领我上马家坪前去察看被盗墓贼破坏的情况。还没出庄就撞见两辆高档摩托车载着4名衣着光鲜的男子驰进八图庄。小伙子告诉我,这些人正是可恶的文物贩子。“鬼子进了村,肯定有名堂!这些家伙的鼻子比猎犬的还灵,保准是咱庄上谁的手上又挖出值钱的玩意把鬼子给引来了!”我返身跑回庄,想追上那几个文物贩子看个究竟。但他们很警觉,跨上摩托车一溜烟绝尘而去。小伙子说:“估计他们不认识你,看你的打扮像个陌生的干部,摸不准情况怕出事,先撤了再说!”据他说,那几个文物贩子来自省城兰州市,是光顾这里的常客。其他文物贩子也有天水的、礼县的、陕西的、广东的,甚至还有香港和台湾来的。

重新上到马家坪,那宽阔的盘山公路和平整的梯田都是我所熟悉的。这里当年曾经是 甘肃“学大寨、修梯田”的省级样板工程,也正是因为当年修梯田而挖掘出一批又一批珍贵的古墓和文物,让政治色彩浓厚的马家坪又蒙上了一层神秘的历史色彩,成为县级文物保护地。但眼前的景象却让我吃惊和愤怒:盘山公路边整齐的山崖多处被挖塌,梯田的地埂一处又一处被挖坏,连那绿油油的冬小麦和油菜子田里,也被挖出一个个的大坑。“年前‘看山人’忙着在家里办年货,放松了上山巡视,加上今年冬天天气暖和泥土没有结冻,又被这些夜游神们见缝插针给乱挖了,这些家伙真是可恶死了!你看把好好的庄稼糟蹋成啥样子了?”

我从小伙子那里得知,原来被盗墓贼破坏的情况比现在还要严重得多。八图庄人不忍心看着自己好好的梯田和庄稼被那些丧心病狂的盗墓贼所破坏,更不忍心看着丰富的地下文物被疯狂盗挖和变卖,就到乡政府反映情况,乡派出所曾经出动人力深夜蹲点守候过,但情况并没好转。于是,就在几个老人的提议下,由八图庄的年轻人自发组成“看山人”小组,两到三人轮流值班,深夜上马家坪和一沟之隔的霍家山巡视,发现有盗墓贼行踪时就大声喊叫,吓跑盗墓贼完事。“看山人”尽量避免和盗墓贼正面交手,那些人为发文物财发红了眼,个个心狠手辣,他们手上有铁的挖掘工具,有的身上还藏有杀人凶器,和他们正面冲突起来要吃亏。曾经发生过八图庄“看山人”和盗墓贼打斗的事件,有“看山人”差点被夺去性命,之后约定以“喊”吓唬、赶跑盗墓贼为主。

亲自参与过“看山人”夜间值勤活动的张刚、张宝告诉记者,有时候一晚上前来盗挖的盗墓贼有好几拨人,吓走了那一拨,还得想方设法赶走这一拔。就得斗智斗勇,就得和他们巧妙地周旋。一次,他们在山顶位置赶跑了一伙盗墓贼,下山的半道上又遇上了另外一伙盗墓贼。他们在公路以东不远处的田埂下已经挖出了珍贵的瓷器,惊吓之下有两个跑了。但其中一个却不愿意就此放弃眼看到手的不义之财,就爬伏在小麦地里躲避追击,还乘机一铁镐将一个“看山人”打进他们刚挖好的土坑,然后帯上出土的文物逃离现场。要不是另外一个前来救助,被袭击的“看山人”险些就赔上自己的性命!

同心人表示同心守护好地下文物

娱活动记者就八图庄盗挖文物十分猖獗的情况、八图庄“看山人”护卫当地古墓文物力不从心等情况与红河乡有关领导交换了看法。他们对此也比较重视,但也深感十分头痛。据乡领导讲,盗墓贼大多是本地人和以本地人为向导的盗挖团伙,他们熟悉情况,很有盗挖经验,又有越来越先进的专业探测设备,盗墓活动越来越职业化和专业化,盗挖速度快得惊人,成功盗挖的可能性很大。而打击起来却又非常困难,几次行动收效甚微,一无人手,二无经费,他们不可能做到常年在野外守候盗墓贼,要保护好珍贵的地下文物真可谓困难重重。

五一节之际,老家八图庄所属的同心村委会的几个领导电话邀请我回老家参加乡上举办的一个文化旅游艺术节,并要求我为保护家乡的地下文物和民间艺术做些工作。当时他们正在一起开会研究地下文物保护的问题。据悉,不久前由省、市、县有关方面组成的一个考古团体曾经到天台山下进行过一次非正式的简单考察活动,他们一走,闻风而动的一批又一批盗墓贼和文物贩子或明或暗地蜂拥而来,他们声称国家要花大力气在这里进行西县遗址和三国古战场的挖掘考古活动,在国家机构动手之前,他们无论如何得捞上一把!

研究出什么可行的地下文物保护措施了吗?这是我和大家都关心的问题。同心村的干部们很着急,也很头痛,他们一时找不出什么西县遗址和三国古战场地下文物的保护良策。一位干部在电话里对我说:“我们是贫困地区,在文物保护方面县上都拿不出什么经费,作为一个村就更困难了。现在能想到的办法,就是在万不得已时效仿咱同心村八图庄人的做法,临时组成‘看山人’守夜,不让那些盗墓贼乱挖乱盜,同时发动群众留心防守。反正,藏在地下的文物是国家的,也是我们同心村民众的骄傲,我们会同心协力想办法进行保护的,不能让那些盗墓贼在我们的土地上兴风作浪!”

我被他们的话感动,同时也不无担心。作为自发的、松散的民间组织,老家的“看山人”在与盗墓贼的周旋中应用而生,充分显示了老家乡民的智慧、胆识和社会责任感,值得称道。但冷静一想,“看山人”在保护当地地下文物方面真正能起多大的威慑与保护作用呢?又能坚持多久呢?记者了解到,包括八图庄在內的同心村的许多年轻人,过完年之后已经集体外出打工挣钱去了,个别留在家的,有的心灰意冷不想再坚持巡视“看山”,这支民间自发的、奇特的文物“看山人”,将面对怎样的挑战?将能走多远?现在真的还不好下结论。我和同心村的民众一样,真希望能有更好的的办法,让沉睡故乡地下的文物能得到更为妥善的保护。

 (张中定/2007-5-23专门写作此文参加甘肃省文物局举办的有奖专题征文活动——全文约3300字,作者张中定记者证/中国新闻出版总署统一编号:B44013500004。若本文能有幸入围,奖金请寄礼县红河乡红河街·红河乡民间文教会馆吕晓晋,邮编:742203,以支助当地的文物古迹保护活动。若不能入围便作罢。该作品最后获了奖

【附录作者简介】

    张中定,曾用笔名祁山、梦北、蓝水中定等,男,1961年7月出生甘肃礼县红河乡,现在珠海市珠海特区某报工作,广东省作协会员。自1997年始在海内外报刊发表大量的新闻、诗歌、小说、评论等作品,各类作品数十次获得《广西文学》全国大学生文学创作评比、广东省报纸副刊评奖等奖项,作品被收入《全国高校校园文学作品拔萃》、《中国青年诗选》、《当爱恋已成网事》等数十种作品集,出版有《第三只眼睛》、《檀色琴盒》、《心灵的现实》等6部个人作品集。沉寂数年之后,最近又开始写作、发表作品。在此寄上拙作,敬请批评指正!多谢!   

 

  评论这张
 
阅读(584)|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