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

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日志

 
 

月亮忘记了  

2007-04-08 10:11:51|  分类: 外乡佳作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见的,看不见了。
    夏风轻轻吹过,在瞬间消失无踪。
    记住的,遗忘了。
    只留下一地微微晃动的迷离树影……
    这是几米的绘图本诗集《月亮忘记了》,五年前我第一次捧着这本书时,生活还没有默然发生改变。五年后我的女儿已四岁。把这本书从书柜里拿出来的有时是我,有时是稚嫩的小姑娘。她说,妈妈讲“忘记了月亮”。
    每一次我都不会拒绝,每一次我们都会从第一页讲起,女儿凝神注目画面,屋里静悄悄的,只有我的声音轻轻地读着那些伤感的句子:“每一个黄昏过后,大家焦虑地等待,却再也没有等到月亮升起。”……月亮忘记了自己,一个孤独的小男孩在野地的水塘中捡到失去记忆的月亮,他把它带回了家,给它包上柔软的毛巾,点上一盏灯为它取暖。就这样月亮陪伴着男孩度过了无数的日夜,月亮渐渐发出了莹润的光芒,复苏忘记。有一日它终于不能够再随男孩一起回到他的家。“他飘到窗外,看到熟悉的景物,着急地发出低沉的呜咽。男孩更是难过得俯在墙角大声哭泣。”每次念到此,女儿都会发出小小的叹息:“噢,月亮回不来了。”
    最近,我们一家人晚饭后坐在屋里安静地看我买回的影碟《姨妈的后现代生活》。斯琴高娃扮演的姨妈是位年过中年孤身一人的上海女人,当她的梦想被现实无情击碎,又不幸摔断了腿孤独无援地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时,深夜的窗外飘来一轮“几米式”的月亮,它那么大,那么饱满,仿佛是一张遗忘了的脸出现在空落的窗前,它一定是脱离了现世的失望与希望,才那么安静与明亮。你也许觉得它是在你心里的,可你又够不着它,此刻,它与你分隔着,遥遥相望。
    肉体的求生与精神的求死往往背道而驰。精神越是荒芜,肉体越发强旺。姨妈出院了,她的生活完全被一系列的“倒霉事”毁掉了。她迅速地从一个有纠缠经历的中年女人踏步进入晚景凄凉的老年。毫无疑问她必须离开上海,跟随着她十几年未见的东北女儿回到她年青时的起点,虽已十几年,那儿却是她命中未曾逃离过的地方。年青也许应是唯美的,可现实却不是这样。她的女儿脾气暴躁,冷漠,心怀怨气与痛苦。女儿的男朋友粗俗,毫无主见。而她的大老粗丈夫更是恶俗,麻木。姨妈,这个会说英式英语曾经自视清高的上海女人面对这一切,她又能怎样?结局是她顺从地坐在和丈夫摆的地摊上,毫无知觉地啃着大饼。片中唯一有希望的可能是外甥“宽宽”,虽然最终腿脚有点跛,可毕竟是孩子啊!最后,不得不提的是影片中半边脸庞姣好如月的女孩“飞飞”,因为离异的父母远在新疆,从小由外婆带大,四岁时因外婆的疏忽脸被烧伤了半边。从此本该属于她年青的生命心情享受的一切美好事物,就像失忆了的月亮,忘记了。
    可不管是年青的彷徨,中年的纠缠,老年的荒凉,我们总会有个时刻想起月亮,有一个时刻与它邂逅。它就像一张久违的脸庞静静地出现在窗外。我们看见的,看不见了。记住的也遗忘了。

                                                        □令雪

  评论这张
 
阅读(28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