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

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日志

 
 

一个人的战斗与一群人的渎职  

2007-03-22 09:09:41|  分类: 时事分析高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供职于上海某药业公司的高敬德在亲身服用了假药之后开始走上职业打假之路。他甚至发现,在网上一查就能发现的假药,却能顺利进入上海正规医院、药房;成本价3元的药,零售价卖到69.3元。他为打假丢了工作,曾给新华社写信反映假药事件,自费进京到国家药监局举报。3年中,他不断周旋在有关部门和媒体中间,累计举报假药101次,无一落空,他的举动得罪了不少人,常常在洗浴中心过夜,过着有家不敢回的日子。作为药监系统的“同盟军”,居然在药监局被打。(见昨日《中国青年报》)
    报纸为高敬德的故事取了一个再恰当不过的标题:一个人的战斗。确实,在报道所描述的整个故事场景中,老高似乎都是一个反现实的离群者。无论是原来作为一个医药从业者,还是后者作为一个热心打假人,他所面对的始终是医院的惟利是图,是假药横行市场而无阻,是土麻雀变金凤凰的药品定价游戏,是药监部门的敷衍塞责和狼狈为奸……是的,在举报与维权的那一刻,即使有十几亿同胞“灵魂附体”,但他始终是一个人在战斗。
    在去打假的路上,药监局的人一边调试一台暗访机,一边和老高调侃:“老高啊,这次为了你,我们连这么先进的仪器都带来了。”老高反问:“这是你们的责任,怎么是为了我呢?!你为我,我为谁呢?”只要举报人老高不出现,药监局工作人员即使去了也查不到假药,他们的理由是:“你是职业打假的,比我们有经验嘛,你向我们提供线索,我们才能来查嘛。”老高回击:“你们是监督机关,打假又不是老百姓的事情,应该是你们的事!”
    看,这些拿工资的专业人员,竟然连打击假药是谁的责任都搞不清楚;竟然接到举报也查不出假药——他们的职业素质和工作能力是何等的可怜!他们不仅是完全被动地工作,而且是极度敷衍地工作。当“糖衣炮弹”向他们袭来时,他们毫无顾忌就“倒戈”了。于是,举报人成了最不受欢迎的人之一,举报人的一切信息很快就传到了被举报人手里。在中国,举报人的身份无疑是最危险的身份之一,举报人遭到被举报人乃至举报机关打击报复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老高只被打成“睾丸挫伤”,也许已经是万幸吧?
    一个不拿纳税人工资的普通公民,做了本不该他做的事情,承担了本不该他承担的职责,这究竟是公众的幸运还是不幸呢?这些年,民间打假的兴起和繁荣,不仅表明公众维权意识的普遍提高,更表明政府监管的失职渎职。在某种意义上,“一个人的战斗”与“一群人的渎职”,具有完全相同的涵义。一个人战斗得越艰辛,一群人渎职得越严重;一个人战斗得越长久,一群人渎职得越深重;一个人战斗得越惨烈,一群人渎职得越普遍。      (舒圣祥)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