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家新秦源》公众博客

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日志

 
 

一个人的天涯  

2007-01-03 21:05:38|  分类: 外乡佳作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 心如止水·寒彬 
 
 



    把随身听塞进口袋里,走出空荡荡的车厢。外面的夜有些微凉,广播中女主持人正用温柔的声音送出一对情侣间的祝福。温柔的声音在寂静的夜空中有些突兀。

    点一支烟夹在指间,吸一口,试图让呛人的辛涩驱走满腹的无奈。找个地方坐一会吧,这样告诉自己。然后转过身,把那温柔的声音扔在身后,走出车站。靠在天桥巨大的广告牌坐下来,指间的半支纸烟依旧燃着,飘出一丝悠然恍惚的烟,在灯光下越舞越淡,最终化作一段消逝的魂灵。

    广播中那温柔的声音还在讲述一份山盟海誓的诺言,我有些厌恶了,摸出耳塞填进耳朵。按下“PLAY”键,是伍百的声音,那首《泪桥》,沙哑的嗓音里透露出难以言语的沧桑;掐灭手中的烟,然后把耳机的音量按到最大,仰起头靠在广告牌上,闭上眼睛去拒绝霓虹灯糜烂而绚烂的光芒,让耳中激烈的吉他和狂放的鼓点将自己淹没。

    一阵脚步从面前过去,睁开眼,看到一对情侣依偎远去的背影。我想我现在需要一罐啤酒。这附近应该有卖那种罐装蓝带的超市。 挣扎着站起来,为了在这孤独的城市中寻找一罐寂寞的麻醉剂而奔下天桥,像一个频临死亡的杀手在流完最后一滴血前搜寻最后一个目标般四处张望,然后选择一个不知所措的陌生方向走过去。

    超市,..啤酒...寂寞...麻醉...... 重新回到天桥上,手里多了两罐蓝带。 一口一口灌进喉咙,在那一点一滴的真实中让自己沉沦。望着手边那一枚拉环,想起有人说过,它像死去的美人鱼身上剥落的鳞片。 拉环在灯下泛出冰冷的光,有些刺眼。 在寂寞的时候没有什么东西, 能比得上这带着麦芽香的苦涩更让人流连往返。

    我发现需要麻痹自己,至少可以让自己忘记那曾经深爱过却又注定要擦肩而过的人。 广播中那无限温柔的声音正在送出今晚最后一份祝福,最后一份,终于可以清净了。一对年轻的情侣祝彼此都能像孩子一样天真的相爱, 直到永远....... “永远到底有多远”我感觉到自己的心有了些许的抽缩,疼!

    曾经我不也希望自己和最爱的“水”永远像孩子一样天真的相爱吗?那时的我也会有星的夜晚期盼着未来,也会在无风的夏夜感受着她的温柔;“在那遥远的春色里,我遇到了盛开的她,洋溢着眩目的光华,像一个美丽童话。。。”只是那时的我竟没有一丝戒备,因为我从不曾想过,童话,是永远不能实现的......相识总是甜蜜的,短暂的邂逅,长长的心痛,夜,依然冰冷如故。

    在她说出再见的那一刹,似乎有一把锋利的冰刃正正穿过心窝,首先感觉到的不是痛,而是一阵浸入骨髓的冰冷。 扶着记忆的碑文默默的站起来,看着桥下过往的车辆。 朦胧中,一道道强光打在了谁的脸上,又是谁在这城市里纵情歌唱?那花开的地方,那梦碎的地方,如此遥远,如此苍凉。。。。

    听完那首《昨天今天》, 告诉自己,打个电话给她吧。 找到了的电话亭,亭身的颜色犹如我的爱情,暗淡而泛着丝丝的灰白,拨通了那个最远地却带给了我最近的心痛的号码,等待着最熟悉的陌生,颤抖的手指,枯萎的心呵!

    对面是一个女孩,侧着脸对着话筒说些什么。我靠在电话亭上,“嘟嘟”几声之后,听到那边有人接起电话,是“水”。

    我说:“最近还好吗?”

    “恩,你呢?”

    “还好。”

    “你在哪?”

    “在哪?不知道,一个陌生的地方,找不到回家的路,也不想找到。”

    那边一阵沉默。然后“水”说,

    “翰,你现在过的开心吗?”

    我无法回答,曾经多少次,“水”一遍一遍的叮嘱我,过的开心点,对自己好一点,不要熬夜,不要抽烟不要喝酒。 我却像个可怜的孩子一样,以为自己的放纵会让离开的人伤心。 通宵的游荡与网络的虚幻,或用酒精麻醉自己,在最不开心的夜里拼命抽烟,不管自己会不会被呛出眼泪。

    我说:“挺开心的,今天打电话只想问候一声,没别的事,挂了啊。” 在挂掉电话的那一刻,眼泪终于冲出眼眶, 肆无忌惮的在脸上划过。 我掀起衣领擦干眼泪,然后掏出一支烟点上,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

    对面那个女孩还在说些什么,霓虹灯照在她脸上, 映出一道晶莹的泪痕。原来这城市里流泪的人还不止我一个。

    这伤心的城市里,有着那么多的宿命般的相遇和离别,往往还没等我们挥手,回忆就早已转身离去,当我们再去寻找时,那时的背影早已没入时光的迷离之中, 生命就这样在记忆的伤痛里,凋零、风干乃至埋葬;

    最终,孤单的身影随着恍惚的灯光散落成那一地的碎片 。推荐:雪里飘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