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家新秦源》公众博客

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日志

 
 

从《论语》里看孔子的因材施教  

2007-01-31 11:04:45|  分类: 秦源论文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论语》是我国古代文化遗产中的精华,它详细地纪录了大思想家、大教育家孔子的政治主张、处世态度及学习和教学方法。现就《论语》中有关孔子因材施教的记载简略归纳几条,以表浅见。

 

(一)从对“君子”的回答中看孔子的因材施教:

司马牛问君子。子曰:“君子不忧不惧。”——(《颜渊》)

子贡问君子。子曰:“先行其言,然后从之。”(《为政》)子路问君子。子曰:“修已以敬。”——(《宪问》)

据记载,司马牛因无兄弟,经常愁眉不展,怨天尤人;子贡聪明,但力行差;子路性格鲁莽修养不太好。所以,孔子对司马牛的回答是:不要忧愁不要畏惧;对子贡的回答是:言行要一致;对子路的回答是:要加强修养,保持严肃恭敬的态度。

以上三例是孔子根据司马牛、子路、子贡三人不同的个性给予不同教育的例子。

 

二)从对“仁”的不同回答中看孔子的因材施教:

“仁”是孔子学说的核心,《论语》中关于弟子向孔子问“仁”的地方特别多,因问者具体情况的不同,孔子的回答与期望也就不一样。

司马牛问“仁”。子曰:“其言也讱。”——(《颜渊》)

樊迟问“仁”。子曰:“居处恭,执事敬,与人忠……”——(《子路》)

颜渊问“仁”。子曰:“克已复礼为仁,一日克已复礼,天下归仁焉。”——(《颜渊》)

司马牛、樊迟的才学属中等,孔子对他们的期望就低些:只要谨言慎行、在家规矩,办事认真、与朋友相处忠诚老实就行了。颜渊是孔子的高材生,孔子对他寄托着无限期望。因而对他在“仁”的要求上当然就更高,期望他遵循先王之制,传儒家之道,以天下为己任。

 

(三)从对“政”的回答中看孔子的因材施教:

子张问“政”。子曰:居之无倦,行之以忠。“——(《颜渊》)

子路问“政”。子曰:“先之,劳之。”——(《子路》)

仲弓问“政”。子曰:“先有司,赫小过,举贤才。”——(《子路》)

子张做事好高骛远,言过其实,孔子就教育他要坚守岗位,不要懈怠,执行君令要忠诚老实。子路勇于力行,但急于求成,缺乏研究的宣传。孔子就教育他行使政令的时候,首先要教化百姓,然后再支使他们,老百姓才会接受。仲弓是孔子弟子中德行较好的弟子,孔子对他的要求也就相应地更高,教他从政首先要整顿好一般的官吏,对老百姓不要滥施刑罚,推荐有德行、有才能的人管理民事,以行先王之政。

 

(四)从对“孝”的回答中看孔子的因材施教:

子游问“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为政》)

子夏问“孝”。子曰:“色难,有事弟子服其劳,有酒食,先生馔,曾是以为孝乎?”——(《为政》)

孟懿子问“孝”。子曰:“无违。”——(《为政》)

孟武伯问“孝”。子曰:“其疾之忧。”——(《为政》)

子游、子夏是孔门中学问出众者,也是孔门中的孝子,尤其是子夏的孝名流传甚广。孔子针对当时行孝的流弊,教育子游、子夏以身作则;孝俸父母不仅能养,最重要的要和颜悦色,毕恭毕敬,以纠时弊。

孟懿子是鲁国大夫,是鲁国地主阶级代表执政的三家之一,在鲁国位高权重,对鲁君亦有威胁。孔子针对他的地位和行事,借他问“孝”之机,孔子教训他:行孝,就是不要违背周礼。其子孟武伯问“孝”时,孔子针对他所处的环境回答:对父母,要特别为他们的疾患担忧。也就是旁敲侧击地教育孟武伯要在政治上注意规劝其父,不要威胁鲁君,这也就是算尽孝了。

另外,孔子对学生的个性、特长也很注意,很了解,从而根据学生的个性特征进行教育。

例如:

“子路有闻,未之能行,唯恐有闻。”——(《为政》)

“冉求曰:‘非不悦子之道,力不路也。’”——(《公治长》)

从这两则记载里不难看出子路性急,勇于实践,说干就干;冉求性慢,力行差些。所以在“闻斯行诸”一问的回答里,把孔子的因材施教突出地表现了出来:子路问“听到了就行动起来了吗?”孔子回答说“有父兄在,怎能不向他们请示就行动起来了呢?”

而冉求请教同一问题,孔子则说:“听到了就行动起来。”这些都是从学生的不足方面因材施教的。

孔子还根据学生的特长进行教育,他对德行好的颜渊、闵子骞、仲弓等就采取潜移默化的方式进行德行熏陶;对擅长辞令的宰我、子贡有意加强辞令的训练;对从政有术的冉求、子贡,则教之以从政的教养;对擅长文学的子游、子夏则多给以文学方面的指教。

孔子因材施教的教育方法,在《论语》里的记载很广泛,是我国古代教育的宝贵遗产,对我们现在的教育也有着极其重要的借鉴意义。在今天,我们做教师的人都应当认真地学习它、继承它、发扬它,古为今用,让它为社会主义的教育事业服务。

 

  (本文是红河文化名人赵崇德先生的遗作,在此发表以示我们的崇敬与怀念)

  评论这张
 
阅读(782)|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