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家新秦源》公众博客

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日志

 
 

忠实民工  

2007-01-21 08:46:52|  分类: 外乡佳作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住的楼前在拆房子,每天站水泥板上抡大锤的,无疑没有一个本地人,我从他们的吆喝声中听得出来,都是很远地方的口音。被拆的大楼有五层,是过去年代的庞然大物,我想,就靠他们十几个人要拆到哪一天呢?
    无论晴天雨天,他们都在那里抡着大锤,先是站在楼顶上,然后,一层一层往下降,砸墙的嘭嘭声,是那么粗壮,还有砖头掉落的声音,哗啦哗啦的。他们的身上,没有一处没有灰尘,脸上有时倒很干净,那是被汗水洗的,头发和胡子那就更是整天灰蒙蒙的,我估计,晚上要洗头的话,可以从脸盆里捞出半斤尘土出来。所以,有的人到了工地没几天,就索性剃了个光头。
    所有人都叫他们民工,有人叹息说,这些民工怎么来吃这么大的苦啊?有人不解,这些民工怎么能吃这么大的苦啊?还有人什么都不说,好像什么都没看见,捂住鼻子,提着裙子,急匆匆地跑过这条路。
    他们就住在被拆大楼附近的工棚里,是用油毡布围起来的,没有窗,里面更没有厕所和浴室。晚上,他们就围坐在地铺上,嘻嘻哈哈打扑克,有一个灯泡在他们头顶上整夜地亮着。
    一个月时间,这座大楼就奇迹般被他们十几个人夷为平地,只剩下一片砖头瓦砾,还代表着这座大楼曾经存在过。这些拆房的民工自然就不见了,像风一样消失了,连一点点气味也没留——包括他们的汗味和尿味。像所有的民工一样,活干完了,就再也找不见他们的身影。
    为我们这个小区做保洁工作的是一对外地来的年轻夫妻,他们每天要在这个小区的所有道路上扫两遍地。在一大早和下午,你都可以看到,男的手持大的那种很宽的竹扫帚,女的推着一辆垃圾车,扫啊扫。我们这个小区,所有的道路都如镜面般光洁,在上面散步心情确实非常舒服。我有朋友来访,我总要领他们在这些路上到处走走,朋友会不时地啧啧赞叹,说你们这里真干净,我就说,是啊是啊,有人专门扫的。他们会问,是民工吗?我点点头,说,是民工,刚刚结婚的小夫妻,扫地认真的劲儿我还真没见过。
    这一对年轻夫妻,在扫地时拣到从阳台上掉落的衣服,晚上会一家一家敲门,问有没有掉衣服下去,直到找到失主,才会回到自己的住处去,那是我们楼下物管公司放杂物的地下室,他们就在那里面烧饭睡觉,过日子。
    现在我们小区的人已经习惯了,如果掉下去的衣物找不到了,首先就会到他们那里去问问,有没有拾到,如果在他们那里,那是肯定不会少的,他们会将东西明显地放在桌上。如果他们那里没有,那就真的没有了。这一点,小区的人对他们的品质毫不怀疑。
    前几天下雨,晚上,我撑着伞出去散步,见到一个民工一边走,一边哇啦哇啦地大声唱歌,他没有任何雨具,身上的衣服也单薄,就这样在没有什么人的马路上边唱边走,雨水顺着头发流下来。有两个女人在嘀咕,说他是不是神经不正常?我站在那里怔怔地看着他远去,心里面一下子很复杂,我相信,这个小伙子肯定不是神经不正常,而是很正常,比我们所有人都正常。我们城市人现在谁还能像他这样,在大马路上,毫无顾忌地大声唱歌啊?哪怕是心里面再高兴,也要憋着,一个人偷着乐,不能让人家看出来。

                                                                     (陈傻子/文·小小鸟推荐 )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