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家新秦源》公众博客

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日志

 
 

岁末说“限”  

2007-01-21 08:44:35|  分类: 外乡佳作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年元旦的上午,我和妻子去逛街,在一家超市的收银台旁,见到一位顾客在急切地向收银员解释着什么,原来她持有一张这家超市的购物卡,使用期限截止于前一天(12月31日),里面尚有数目不菲的钱未用完,她请求商家允许她继续使用,哪怕打折也行,收银员以过期为由很礼貌地拒绝了她。看着那位顾客一脸的懊悔与沮丧,我们正为她惋惜,妻蓦然记起自己也有一张类似的卡,但没有留意其期限,回家一看,卡上赫然印着:使用期限截止于××年12月31日,也就是前一天,我们相对苦笑,所幸损失不大,妻有些惋惜:“要是昨天注意到它就好了!”
    这件事情过去很多年了,我依然时常想起它,因为我的生活处处都有着“时限”影子。广义地讲,生活中的任何事情都是有时限的,只不过有的时限清晰而严格,有的时限则模糊而宽松。对于那些时限清晰而严格的事情,我们都会认真对待,在紧张忙碌之后,往往是收获的喜悦。给我们带来更多痛苦的,让我们追悔莫及、黯然神伤的,往往是时限较为模糊而宽松的事情,它们犹如坐在车里看到的前方远处的山峦,似乎总是在你的前面,在你不经意间它们悄然而过,留给惊醒的你只有四顾茫然。
    回望过去,在我的人生跑道上有着一道道“时限”之“栏”,我轻松跨越的少,磕碰而过的多,最让我扼腕叹息的是我颓废的大学时代。15岁那年我哼着“八十年代的新一辈”走进大学校园,那时的少年大学生被誉为“天之娇子”,年少轻狂的我一边畅想着美好的未来,一边却把大好时光肆意挥霍、浪掷虚度,对大龄同学的勤奋和务实不屑一顾,听不进师友的劝告,似乎年轻是挥霍不尽的资本。渐渐地,同辈们纷纷进取,学业有成,而我已不再年轻,一辈子只能生活在学生时代所搭建的狭小的人生舞台,耳边只有张爱玲那冷冷声音:你年轻么?不要紧,过两年就老了,这里,青春是不稀罕的……一年又一年的磨下来,眼睛钝了,人钝了,下一代又生出来了,这一代便被吸到朱红洒金的辉煌的背景里去,一点一点的淡金便是从前的人的怯怯的眼睛。
    听说瑞士人在给新生儿登记时,一般都在“财富”这一栏写上“时间”,在现代人的观念里,时间就是财富,时间就是生命,有些时限的设置正是因为珍惜时间,鞭策我们。作为过来的智者,香港金融管理局总裁任志刚先生曾这样地总结他的做事习惯:急事慢行,慢事急行。他解释说,急事慢行就是对重要的事情要谨慎去做,慢事急行则是尽快地做好那些看上去“慢”的事情,不要拖拉。如今“时限”依然以各种形式走进我的生活,提醒我,催促我,及时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尽早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如果一再拖延,或漫不经心,“时限”就回用类似的形式给我再上一课。
    圣诞节又到了,元旦又到了,春节也快到了,我又记起以前见过的一个谜语,谜面是年终算账,打一句唐诗,谜底是花落知多少。我们不妨对自己进行一次岁末盘点,你是收获甚丰,还是只有对“花落知多少”的叹息和惆怅?

                                                                     (江云富/文·小小鸟推荐 )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