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家新秦源》公众博客

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日志

 
 

雪般耐性  

2007-01-13 12:15:04|  分类: 外乡佳作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场雪,从夜里开始下,一直下到第二天中午,早上起来的时候,城里都全白了。
    我推开厨房窗口看过,其实雪不算大,那密度和体积,只能说是中雪,但它有耐心,别看它单薄、柔弱、飘忽、沉默,就那样子,凭着这耐心,它一个夜里就征服了整个城市。
    静静,悄悄,沉着应战,坚持进行,并且要相信自己的能力,没有说做不到的事。
    假如你曾观察白雪如何进行覆盖,或许就能明白。
    它最初飘下之际,这微小且柔软的结晶,是毫不起眼的。天空下所有昂首高调的烟囱,都咧开嘴,还在笑。所有带热的表面,也只把它当作是一阵降温调剂,短兵相接之后雪花就会匆匆消融,没事没事。
    别人从来不在乎?这不要紧。别人不在乎的时候,正是你摩厉以须的大好时机。这种情况,最好先攻下所有少人注意的而又隐秘的角落。
    只要能够机智地避开俗众骚扰,你就能无声无息地慢慢累积,先拿下众人肉眼不太注意的转弯抹角。只有先拿下人们忽略的死角,覆盖的范围才能逐渐水平面地扩大,这点忍耐,无论再慢、再苦、再寂寞,都得咬紧牙关熬过去。
    当人们看到你的真正颜色了,当人们不能再忽视的时候,当所有接触面的温度都乖乖降服之后,那么就可以不再客气了。
    但关键在于持久。很简单,一定要持久,就算进程缓慢也不能半途泄气,让别人仰天长笑,说你不成气候。
    现代人的性格较像火花。一擦就要冒火,一冒火就以为自己一定能够点燃些什么。很急。急着要发光,急着标榜自己的能量。结果一览无遗,大家火势大比拼,急速消耗,追逐的现场往往就变成群体火灾现场。
    雪的耐心底下,其实是内敛着一层温暖的。
    冷空气,热空气,要等待最巧合的时机才能成雪。它就等待这准确时机的出现。等待时机覆盖。等待时机融化。更等待最适当形势,逐步褪去设防,让底下备受保护的生机,避过最恶劣的折腾,再次发芽。
    都市里的雪,一般多被看成是装饰情绪的某种软绵绵浪漫。人们常常只当它是一种与微风、鲜花、月色相等甜美的景致。被压力压得透不过气的人们,还喜欢留意雪花停留在窗框的玻璃上,还会呵口气,在玻璃上写些傻乎乎的宣泄,还会莫名其妙兴奋地叫哎呀下雪了下雪了。或者,极其陶醉地形容雪花的纷纷状,一厢情愿把冰挂看成梦幻般的珠宝。
    因此我建议,不妨坐趟火车,就近到内蒙或东北去认识一下它的真面目。当然,假如能更远去到西伯利亚领悟万里冰封的雪原,那景观就更加确切。
    那情境才是雪的真正力量。它绝非如此单薄、柔弱、飘忽——或甜美的软式膏状。冰雪是一股大无畏的肯定力量,它给所有愿意等候的希望设防,因为它相信春天终究会来,因此竭尽所能它都要维护大地。
    直到饱满、透出生命芳香的新芽在阳光微暖中纷纷破冰冒出时,直到自己工作逐渐圆满完成时,它才悄然退下。
    自知很难学习到该等境界,但我会打从心底里敬重它。 

                                            (叶剑洲/文·蓝水中定推荐于《珠江晚报》)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