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家新秦源》公众博客

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日志

 
 

昔阳感觉  

2006-12-06 11:01:05|  分类: 外乡佳作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生在山西昔阳李家庄,但两岁就“走了”,对这个拥有大寨的地方说起来听得耳朵老茧磨起,然而心中的感觉,老家的风土人情、文献典故,基本上是“没有感觉”。因为爸和妈很少说起昔阳的这些个“事”。昔阳有什么?有土山坡、石山坡,有酸枣树,有窑洞——和延安的窑洞差不多吧?有一座“浮山”,据说是女娲炼石补天的地儿,爸爸说那里的石头像泡沫块儿,很轻,扔在河里能漂起来——我臆测那极可能是喷过岩浆的火山石,岩浆的泡沫凝固了大约就这样。妈妈说,昔阳有玉茭、小米、黄米、酸菜、莜面、荞麦、山药蛋……她不说白面,昔阳没有小麦。每到过年爷爷会从城里带回一个红薯,是河南产的——切开了蒸熟,一段一段分给家人,每人一段……这也是爸爸说的。没有感觉但有印象:昔阳是个苦寒地,上世纪六十年代前“什么也没”。
    今年暑期回了一趟老家,找到了一些“昔阳感觉”。我说“一些”是因为只住了两天,很浮漂。或许连“一些”这样的词也是夸张的吧。
    这里似乎还是玉茭的天下,间或有一片又一片不甚连贯的黄豆,几乎不见别的庄稼,通连山冈坡地绿汪汪的是极目不能收揽的青纱帐。当年父亲和日本人打游击最喜欢它:鬼子来了,一钻进去就没事了。我的堂弟晋平陪我转悠,我问他“现在还吃玉茭面?”他一听就笑了:“现在谁还吃这个?都用来作饲料。”我晓得爷爷一段一段分给家人享用的红薯,河南人如今也不吃它了,因为“吃够了”,吃得“醋心”,闻薯即厌。昔阳人大约也是吃够了玉茭面,但我知道城里人爱吃这玩意儿,因为它营养价值高。人呐,其实是没有什么想吃什么,什么东西吃多了,肯定反胃。玉米地沿则是结着青豆一样的酸枣树。这叫“棘”,我写“康熙大帝”时具备了这个知识,是旧时代学子考场周匝作防护的专用树种,现在人们知道了它的营养价值,用来做“酸枣面”卖钱了。
    我已是四十余年没回昔阳老家了。这次归乡,原想悄没声地串一串就走。我觉得尽管我已定居南阳,血管里流的还是昔阳的血。一个人倘毫无成就,会有“羞见祖宗的心理”;有了点名声,张张扬扬地“荣归”,又大有“沐猴而冠”的嫌疑。前年到洪洞,见到我“凌”氏牌位(二月河姓凌名解放),我跪下磕头。同行朋友问:“二月河你还磕头?”我说:“我给我的祖宗磕头,天经地义的事!”无论如何,肯定得回李家庄,回昔阳正是七月十五,是祭阴的正日子,肯定得去祠堂给祖宗磕头,肯定得到爷爷、伯父的坟上烧点纸。我六十多岁的人了,又有许多毛病,万一哪天“哏屁朝天”了,这是多大的遗憾呀?但我“悄没声”的想法原是妄想。因为村上的老少爷们看电视,都认得我,从爷爷辈到孙子辈没有人没见过我“光辉形象”的。“解放回来了”是个村级大新闻,根本不可能“暗箱操作”。车还没进村,我已经看见房荫下,院墙旁,路边土坎上,男女老幼一群一伙散乱坐立,看我的人已聚在那里。拜祠堂、上坟地……累是有点,心里头亲。他们和我不熟悉,却叫得出我父亲的小名“文明”,二月河还有个名字叫“凌振江”,是“大先生的曾孙”。这些事让人想起来就觉得心里……
二月河·老张转帖)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