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家新秦源》公众博客

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日志

 
 

年末的烟花  

2006-12-06 10:53:17|  分类: 外乡佳作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些每天被端上饭桌的快速催熟的菜呀、肉呀、蛋呀,像极了儿子烟花般倏忽即逝的童年。
    电光火石的一瞬间,烟花升腾着,“噼哩啪啦——”漆黑的夜幕上开起了斑斓的花,像极了夜的精灵,闪烁着蹦跳着,倏忽没在了黑夜里。
    重新暗淡的景致和重归沉寂的时间,格外的清冷寂廖。我和儿子站在树的阴影里,多少感到了些落寞。儿子抬起头看深遂无边的夜幕,那里曾经盛开过绚烂的烟花,然后自言自语:树为什么在地上?星为什么在天上?我为什么在这里?
    这么沉重的话题由一个三岁的孩子提出来多少有些残酷,我以为这还是个淌着鼻涕讨糖吃的年纪嘛。可这又算得什么呢?三岁便已熟识汉字几千,出口成章,甚至是掌握琴棋书画、唱念做打N项技能的孩子比比皆是。我常常对着电视里那些人生幼儿期的孩子淡漠的眼神、熟稔的台风胆战心惊,常常就忍不住满地追赶狂跑傻跳的儿子:“今天认了几个字?背了几首诗?” 
    因为少人管理,儿子两岁多就被送进了幼儿园,开始成为一个社会人了——但这也算不得什么的。幼儿园的年轻老师,花枝招展地站在门口,每次看我不忍的目光,总难免笑我见识短浅,不能与时俱进:一岁半就送整托的孩子不也旺盛地生长?
    有一段时间,儿子时常在睡梦中大声呼喊:不去幼儿园!这与他白日里满脸的惶恐和忧郁一样的叫人忧心忡忡,只是这深夜里的呼喊,更能让人体会到,生命对不自知的环境与生俱来的恐惧和忧虑。教科书里说,这不过是环境改变后孩子本能的应激反映,也是孩子社会化过程中必经的阶段。可我还是忍不住思忖,那一声声暗夜里的呼喊,会不会在若干年后的某一天,在儿子忽然忆起童年的某个瞬间,成为难以抹去的梦魇?
    这个小小社会人,在入园一个多月后,果然不再对幼儿园心怀恐惧,甚至,不时的,他会讲述一些幼儿园里的故事。他经常提到王志涛和刘有成,这是儿子班上最强壮也是最调皮的两个男孩。有着一岁多的年龄差距,儿子喜欢同他们在一起,更多的是寻求保护吧。一次,儿子说某个小朋友拿走了他的椅子,他去找王志涛帮他抢了回来。我问:若是王志涛抢了你的椅子呢?他看着电视不动声色地回答我:去找刘有成帮我。看来儿子已经熟谙了幼儿园的生存法则,不知道这是否算得上社会化过程的成功案例?
    站在树下看过了这一年里最后的一场烟花,我牵了儿子的手上楼去。他小小的影子偎在我身边,楼道里的灯光忽明忽暗,飘摇着把我们的影子揉成了一团。我低头帮他擦去嘴角上的一截韭菜,这些每天被端上饭桌的快速催熟的菜呀、肉呀、蛋呀,像极了儿子烟花般倏忽即逝的童年。而我们的那些早已过去的却总难以忘怀的童年呢,我得好好想一想……
       (齐鲁·老张转帖)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