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家新秦源》公众博客

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日志

 
 

三个和一个  

2006-12-06 10:50:27|  分类: 外乡佳作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通往县城再通往省城的公路上,有三个年龄都在七十岁以上的老人正在换车,他们由一辆普通的公共汽车上下来,沿着不停飞驰着各种车辆的柏油路,走进售票大厅,在那里买好了车票以后,又坐上了一辆样式豪华一些的大巴车,直向省城的方向驶去。
    春天的早晨,阳光新鲜而且明亮,照耀着这三位与蓬勃的景物不怎么协调的老人,他们一律的白发,一律的满脸皱纹和步履艰难,他们向别人问路的语言也含糊迟缓着。
    他们的生命衰老了,生命的精华都流逝了。他们也好久都没有出远门了,但是今天他们要出一趟远门,要去看望他们熟悉的另一个老人。
    他们要去看望的这一位老人是我的父亲。
    父亲听说他们要来以后,就打电话给我,要我给他们找一个住处。父亲极力地压抑着自己的激动,让自己的声音平缓下来。
    他们三个都是我的老朋友了,我们有二十多年没有见面了。年轻的时候,我们在一所学校里教书。有一个时期,教育界搞武斗,我正患肝病,有一次被折磨得昏迷了过去。他们三个听说后,就挤进人群把我搀扶到了医院,救了我一命。那个时候,很多亲近的人,都躲避着这样的事情,但是他们三个站了出来,在我生命危急的时候这样做了。我一直忘不了他们。
    父亲年轻的时候,是一所中学的校长,他一个人住在他工作的学校里,放学以后,喜欢炒两个小菜与几位同仁一起喝酒吟诗作乐。他的经济状况比那些家属在农村里的老师要好一些,所以他的宿舍就像是老师们的一个小饭店。他们饿了馋了想喝酒了都去那里满足一下,家里有困难了,也去那里诉说一番。父亲一直是一个有广蔽天下寒士俱欢颜思想观念的人,他能够在涨工资和分房子的时候,好几次都把自己应该得到的让给那些生活极为艰难贫困的人。
    父亲总是说,人的一生,一晃而过,不需要去处心积虑地积攒财富,财富也不一定能使人幸福。但是一定要善待你周围的人,与他们好好相处,让他们因你而受益。
    中午的时候,那三个老人就到了省城。父亲已经不能自己忙活饭菜了,他在一家酒店里招待了自己的老朋友。这三个朋友中,年龄最大面目最苍老的那个去年做了心脏搭桥手术,他望着父亲说,老李啊,我这是最后一次见你了,我再也来不了啦,我们下辈子再见面吧。下辈子,我还和你一个学校教学生,我喜欢教学生和跟你在一起。三人中年龄最小脾气却最犟的那个也七十二岁了,他就是当年背着父亲去医院的人。
    那第三个老人是一个性情温和的人,他是一个地主的儿子,但他一直辛勤地教育学生,是学校里教学最好的老师。他说有一个时期,出身地主家庭的人不能做教师,但父亲没有让他回家,父亲说,什么样的人都可以做老师,只要他对待学生好,他教学教得好。
    第二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我打电话给父亲,想开车送他们四个去省城的广场和几处名胜看看。但是父亲说他们什么也不想看,他们已经走了。他们已经对这个世界的很多事物都失去了兴趣。
    他们几千里远地来这一趟就是为了看看我,我们互相再看看。这一辈子,我们怕是再也见不着了。这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见面。父亲在电话里说。
    父亲一直把三个老人送到了车站。车要开动了的时候,三个老人和父亲又分别地握了一次手,说着告别的话,这些话也是他们一生互相说的最后几句话了。父亲拉着他们的手,摇着,不舍得松开。这也是他们最后的握手了,父亲禁不住流下了眼泪。那三个老人终于上了车,他们从窗户里挥着手,一个个目力浑浊的眼睛里,也禁不住地流下了眼泪。
    一个人,在他年轻有为的时候,他是靠才能来征服别人的。
    而一个人,在他衰老无能了的时候,他是靠一生的品行来拥有真正的朋友的
。(破晓·转载于《珠江晚报》)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