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家新秦源》公众博客

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日志

 
 

易中天:我讲的浅未必薄  

2006-12-28 09:51:16|  分类: 文艺理论知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易中天:我讲的浅未必薄 - 《老家新秦源》 - 《老家新秦源》


    昨天下午,郭德纲、易中天和张贤亮齐聚上海解放文化论坛,这三个长着铮铮铁嘴的男人给观众上演了一台好戏,现场你往我来好不热闹。三个男人虽然都术有专攻,涉猎领域各不相同,但近来颇受争议却成了他们的共同点。
郭德纲:其实我早该红了
    郭德纲是昨天的主持人兼主讲人,他以一分钟三四个的速度不停地抖包袱,现场笑声一片。正如郭德纲所说的,就在一年前的今天,包括他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不会想到郭德纲能“火”成现在这样。“有人说我是被炒红的,其实早该红了,我成功是因为,我说的相声都是前辈那里传下来的宝贝。”
    穿长衫,讲老段子,几乎成了郭德纲的标志,“德云社现在是出场费最高的中国剧团,大家爱听,因为我们继承了相声的传统,没有继承才会没落。”说到继承,郭德纲极有心得,“我认为,相声包袱的抖法,早就被100多年前的大师提炼完了,置之不理而另辟蹊径,实在可惜。”所以无论《八扇屏》、《黄鹤楼》,还是经过改编的《西征记》,这些100多年前的老段子,今天仍是郭德纲的保留节目。
    郭德纲似乎对相声所谓“说教功能”的提法颇为反感,“寓教于乐,以乐为先。说相声,把听众说笑了,就成了,没必要想那么多教育的道道。你总不至于让听众一边翻康熙字典,一边听相声吧。”
易中天:我是外行讲给外行
    易中天现在的人气决不在郭德纲之下,但他的课大多是观众说好,同行摇头。对于这个颇为尖锐的情形,易中天昨天辩解得很巧妙:“首先,我是中文系教授讲历史,所以同其他中文系教授、历史系教授都不是同行。其次,我讲‘三国’,主要是讲给喜欢历史的非专业人士听的,说白了就是外行讲给外行听。我蒸出来的馒头并没有请专家吃啊,别人在吃,你非要在旁边说这馒头不好吃,干吗呀?”
    最近学界另有一种说法,称易中天不过是一位“说书人”,讲的东西也“太浅”。昨天易中天回应说,“我就是一位说史者,说的东西虽然可能有点浅,但浅未必薄,深未必刻。”
张贤亮:人生来都是全才
    张贤亮现在可谓中国作家中数一数二的大老板,一身名衣名裤名鞋,引得原以为作家都“清贫得点不起灯”的郭德纲大呼“想法被打破了”。与西部影视城的事业蒸蒸日上的,是张贤亮作品的逐年减少,业内甚至有人认为张贤亮其实已被中国文坛“边缘化”了。
    “我一直坚信,人在母体里的时候是不会决定将来要做什么的,他一定是全能的,只不过后来由于社会分工才做了不同的事情,他所具有的其他潜能都被压抑住了,譬如开公司,我现在只不过是将这个潜能释放出来而已。”张贤亮坚决否认被“边缘化”的说法,“其实我一直在写小说,只是发表得很少而已。”不过他又坦言办企业要比写小说容易得多,“我感到写小说是世界上最困难的事情,现在写的东西也很难再超越自己了。”

 
                                                    (上海《青年报》/文·杨柳推荐 )

  评论这张
 
阅读(299)|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