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家新秦源》公众博客

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日志

 
 

珠海诗人的同题诗欣赏:九月  

2006-12-23 09:32:08|  分类: 外乡佳作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胡的清:


薄暮时  我们在海滩上相遇
看似偶然地 海把我们留住了
我们的心水母一样游弋
有节奏地舒张  收缩
携带九月的潮水  拍击空濛

当一颗流星坠下
当她坠下
迷茫的人世
竟被照亮  你说——

这颗星爆炸是几万年前的事情
倘若  今晚不被我俩看见
这偶然的降落  该如何结束
太深的遗憾呢!

而我却向内心搜寻
曾经有过的梦想  年轻时
许下的愿 还有什么没有幻灭
此刻啊,我愿一一降落
当着九月的涨潮  当着你
九月叙事曲


□卢卫平:


九月的第一天,我在哭声里遇见世界
这无法选择的哭声让九月
成了我一生中泪水最多的月份
八月有三十一天,我仍然和八月擦肩而过
八月的最后一天为我的到来
作了怎样的挣扎
这漫长的一天没能在命运的暗夜
点亮岁月的灯盏

九月的一个傍晚,我骑在牛背上
在最后一缕夕阳消逝在炊烟的瞬间
我从广播里听见毛主席死了

在课本的第一页
毛主席永远红光满面,对着孩子们微笑
我哭了,是母亲和外婆一起哭我才哭的
那夜的月亮在乌云里失明
第二天早晨的太阳只有十五瓦的亮光

正午的四等小站,我挤上梦想的火车
妻子撑着雨伞站在站台
车窗玻璃上的雨水是我愧疚的眼泪在流淌
我在九月下海了,我的孤独
从此成了岛屿的孤独
海水包围着我,我听到的波浪
都是一个异乡人梦醒时分的呜咽

世贸大厦着火时,我刚洗完冷水澡
女儿写完作业,打开凤凰卫视大喊了一声
她害怕了,让我陪着她看电视直播
这是我女儿第一次看见钢铁的美国在流泪
在女儿的印象里,美国总是笑容满面
两架美国自己制造的飞机让九月的墨水
在报纸的头条用最大号的字体为美国哭泣

黑白电影里,九月的黄河和长江是用来哭泣的
硝烟远去了,但钟声不会沉寂
九月十八日的南京,我看见的每一人
都是悲伤的,每一块石头都浸泡着血泪
三十万人的骨头面前,一群红领巾在宣誓
几个日本老人,他们的白发和忏悔让我感动
翻译告诉我,他们来自广岛和长崎

母亲在九月上山了,草一样卑微的
母亲,在九月站到了高处
我哭干了今生剩下的全部泪水
我从此看到的每一座山都像坟茔
我在九月出生,母亲在九月死去
里尔克在秋日里说,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我在内心默祷,九月上山的母亲四季平安

□唐晓虹:

 
荷包岛睡了
九月的夜筑一个梦巢
安放小岛
已听不到海浪的声响
月还没圆似柠檬高挂天幕
一排排木屋睡了
主人却醒着 亮起烛光
看月变幻 看黄槿树晃动

不久 沙滩闹腾了
螃蟹出洞
数不清横行的爪牙
划过一片细沙
串与点成为雕刻
一种艺术的稚拙
让月亮感叹

树梢 蝴蝶睡了
九月将露珠排列
浸润会飞的花
泉水叮咚也惊不醒
一群缤纷的精灵

九月的夜
岛睡了 月也睡了
九月


□唯阿:


本周依例凉爽
有雨,直到白露或者秋分
他在返乡
默数刺槐树叶
寂静渴望着向根部沉沦
宛如告别
划动豌豆角小木船
他在流水当中双手抱拳

一年一个九月
俚语大如石榴
他这人哎——
玄天序列中秋的乡党
瓶花


□周野:


冷雨行至高原,它已在别处
拉长的影子抹过齐整的书丛
弦乐与它寸步不离

窗口很近,而它终日沉默
寒风中的抖动,绽放,不由自主
现在已被温暖抚平

千里之外,九月的城池
它的呼吸越来越轻,而它的沉默
芬芳在这寂寞的房子

它是高原的无名,更多的无名
还在高原的冷雨中
在石砾间忽闪着涩的光
九月,未遇见的人


□容浩:

 
他也闻到了初秋的味道
沿着车水马龙的大街一直走到海边
这时月光把世界分成两半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车马人流

他偶然也会在大街上游荡
看那些喝醉了酒的人
还有蹬黑三轮的,载着花枝招展的女子
接近凌晨
他甚至和我一样期待中秋,月上中天
盘腿坐在大树底下喝一罐啤酒
想念那些想念的人

至于他我其实从未遇到
不知道他姓甚名谁
只是九月的许多个夜晚
我们在不同的地方仰望世界在不远的空气中
擦肩而过
记忆中的九月


□刘玫:

 
清晨的闹铃惊醒了长假
午后的雨消散了暑气

通知书抹去了旧日的痕迹
许多人由此拉开了距离

白衣飘飘的少年去了
另一个城市
只留下背影
没留下地址

空气中弥漫着秋来的消息
远处还有不死心的蝉鸣
隔壁的姐姐送我一条裙子
她说典礼时要成为最美的风景

离家的前夜
我反复唱17岁的雨季
第一次知道了忧伤的含义

妈妈的唠叨终于停止
我却早已全无睡意
想着未来遥不可及
想着就要离开多梦的年纪
九月

□谢文欣:

 
当记忆的残骸
又长出丰满的血肉
逝去的梦就这样
轻轻敲响了
岁月之坟的重门
满地黄叶,秋雨滴阶
一腔浓浓淡淡的心事
赋予璀璨的九月
燃烧成滴血的风景

挥别夏日
多少值得珍惜的故事
在飘雨的花季滑落
面对菊枝瑟瑟
我不再躁动于绿肥红瘦
硕果的培育
不相信时光颓废
我于是虔诚地祈祷
让璀璨的九月
重塑生命的芳华
九月,送儿子上大学


□唐不遇:

 
太阳的血流到万物身上,
瞬息间被秋风刮跑。
我的血流在你身上,
除了死,没有谁能夺走。

知识曾是苦药,现在
则淡如白开水。
我生出你,无需任何知识,
像白云飘出天空的身体。

去捕获一段爱情
然后把她带到湖边小树林里:
那时的天空比现在更高更远,

令人欣喜。而天空除了它的蓝
什么也不曾留下。我
除了我的血,什么也不想留下。

               (蓝水中定推荐于《珠海特区报》)

  评论这张
 
阅读(289)|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