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家新秦源》公众博客

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日志

 
 

有一种回声叫孤独  

2006-12-19 10:14:19|  分类: 外乡佳作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早雾霭还没有在六楼的窗外散去。电话铃声响了。
    它在我安静的屋里总是觉得刺耳,就像恶作剧的孩子突然对着屋里沉睡的事物尖声怪叫。谁会这么早?还会有什么事,别人需要这么早给我打电话吗?
    拿起电话前,先看见了那一串长长的莫名的号码显示。明白是那位在欧洲旅居了十七年的中年男子。没有什么实质的内容需要通话,也没有什么非表达不可的感情。每次,只是寒暄后的沉默。曾经厌恶过他啰嗦的絮絮叨叨,他有所察觉之后便无话可讲。
    然而我是真切理解他在欧洲的深夜里,是怎样辗转难眠之后终于又拨通了我这一方的电话。只是这又有何用呢?我能说什么吗?说你不要孤独,不要不开心吗?我咬着嘴唇,怔怔地拿着电话重复上一次的废话“这段时间还好吗?”他说“还好吧。”不知算是回答,还是询问,打算盘点内心的一个想法。他也问我好不好,我当然说好,只是感冒了全身酸痛,昨夜也几乎无眠。他控制着关心的语气对我说那你去躺下休息吧,我找适当的机会再给你打。我们互道再见后挂了电话。
    我重新躺在床上,瞪眼看着天花板。床很舒适,身体也非常习惯了这种陈旧的舒适。对了,人出远门不得回家,天黑了,总要替自己打算今晚歇在那里。有没有人会问自己今晚我的心要歇在哪里呢。话又说回来,我们不是常以为自己的心就居住自己的身体里吗?但是怎么又会有人失去睡眠?怎么又会有人拿起电话不知该说什么,说了的又觉得全是废话。
    我六年前用过一回手机,历时一个月。那是我对这种现代科技产物的惟一体验。我是个对别人不大有用的人。每次我那叫“TCL大富豪”的白色手机一响,我就如孩子般欣喜于一个玩具。可是除了老公故意支援支援我手机的“旺气”以外,就是拨错了号码的。我拿起“大富豪”真切地说“喂”。“唉呀,打错了”。有时对方匆匆一挂了之,有时会说“对不起”。在那要挂未挂的紧急一刻,我差不多要说出“没关系,打错了也可以随便聊聊。”但是没有谁会莫名浪费时间。
    电话挂了后,我怔怔地拿着“大富豪”。从耳里一直传到心里去的是孤独的回声。如同空山鸟语一般。“大富豪”在我手提包里静悄悄地呆了一个月后就提前退休,再未使用过它。至今也未有顶替他的接班物。
    物不能尽其用,连物都格外冷清与孤伶。人和物又有何本质的区别呢?我整天心里丰富变幻得很,比如阳光灿烂迷漫时就尽享这如金的岁月,与此同时那种积习难改对生的贪,对美的迷,因其沉溺的无可救药而又觉得心的疼痛,梦想的绝望。好在清醒常常战胜糊涂。看看周围井然有序进行着的人与事,他们有滋有味地奔忙着,活着,人人漠然一致的面孔。于是我便自觉地很快归位到千万漠然人群中去。我暗自高兴这样繁忙运转的世界正好可以淹没与隐瞒我这样的无用与孤独,没有谁会发现我的孤独就这样暗自重复着,也没有人会因此而诘问我。可是我的心又不甘做孤独的坟墓。我自知总有一天我定会遭到时间之神的审判。神问你快乐吗?你尽享生命了吗?你从未将时间如水一样浪费了吗?对这些答案你感到可耻了吗?
    天哪,还是别问了吧。每当这时我就以自暴自弃之势躺在床上,瞪眼看着天花板,尽管那儿没有答案,可是这样的无为疗法,却能极力让我尽可能去做一些有关答案良性发展的事。比如做个好妻子,做个好母亲,给他们做更可口的饭菜。至于到欧洲的中年男子,与他的孤独,我也只能成其为孤独的回声,仅此而已。
    (令雪·蓝水中定推荐)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