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家新秦源》公众博客

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日志

 
 

张悦然珠海签售新作称:“写作是个自由的事情”  

2006-12-18 08:23:04|  分类: 外地经验借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一个写作者而言,太穷和太富,都不太妙。”美国作家福克纳如此评价。这句话,最近被国内某财经媒体拿来形容为“中国作家生存状态的真实写照”。在刚出炉的以图书版税为统计依据的中国作家富豪榜中,余秋雨占据榜首位置。与他同列前25位的作家名单中,出现了两位80后新生作家——郭敬明与张悦然。后者在榜单中以300万元的版税收入,居于池莉之后,而她首次出版个人小说集《葵花走失在1890》仅在3年前。
    这份新鲜排行榜的推出,与12月16日张悦然到珠海文化书城进行新作《誓鸟》签售,仅相隔一日。从现场大量年轻读者苦等她签名的场面,可以体会到其作品受欢迎的程度。也许版税的具体数字值得商榷,但较中国其他广泛的、仍为生存而挣扎的作家而言,张悦然无疑已为自己争取到较少受物质束缚的、更多的写作自由。
    曾有人评论,张悦然作品的共同主题为“成长就是一种疼痛”。如同莫言为她的《葵花走失在1890》作序时写道,“她的小说记录了敏感而忧伤的少年们的心理成长轨迹,透射出与这个年龄极为相似的真实”。而张悦然评价自己的文字,则是“即便忧伤、残酷,也不是绝望,是能让人产生希望的”。这位自称悲观的女作家,希望作品能让人对于幸福有所盼望,可能追逐不到它,可过程也并不是徒劳的。如同她在《樱桃之远》中的表达:幸福是生生不息,却难以触及的远。它能使人像是中了蛊,囚禁在了桎梏,然后又是那么轻易地挽救人于绝境,送人以极乐。
    以下是对物质、写作、“80后”等问题,接受本报记者访谈时的看法摘要。
    “中国作家富豪排行榜”和版税:我没有太多钱的观念。现在的收入没有和父母亲独立,过去一直很坦然地花他们的钱。在新加坡念书时,虽然有奖学金,但他们也给我生活费。我知道这个事情之后(排行榜上的版税),第一个想法就是可以结束让他们养我的局面了。对于这笔钱,我没怎么想过,应该对我的生活不会产生大的改变。
    在新加坡国立大学读计算机专业与写作:学习计算机需要细分步骤,把每个时间段充分利用起来,因此要求思维缜密。我感觉学习起来很痛苦,按这个步骤下来对我是个很大的约束。将来走上相关工作岗位,也需要和别人配合。可写作只需要独立完成,不需要为别人负责任,是个自由的事情。一想到只用为自己负责任,这真是很高兴的事。我毕业后会朝写作方向发展的。
    80年代后的独生子女:独生子女存在的问题特别严重,相当于残疾。他们从小生活在很小的家庭单位里,没有其他人,只有自己,眼睛里是看不到别人的需要的。有人认为80年代后出生的这批孩子特别自私,没礼貌,我想他们很多时候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是这样的,或者是别人不喜欢的。他们太注重“自我”,而这个“自我”太大了。
    “80后作家”:我特别不喜欢这个说法。最初它只是个年龄区分,可大家已赋予它太多涵义。一提起来,很多人就会认为“80后”是商业化的那个群体,作品只是写给同龄人看的,忽略了这些作家的认真写作态度,以为就是乘兴之作。把这个笼统的概念,用来概括这批作家,是不公平的。我们是有自己名字的人,而不是一个称号。这个说法不仅有贬义,而且充满误解,磨灭了我们每一个人的个性。
    对郭敬明的态度:我曾经发表文章批评郭敬明,那是“对事不对人”。我对抄袭不能接受——把别人写好的作品说成是自己的,还得到不分黑白的读者的拥护。2003年我曾为他的《幻城》写过序言,外界就认为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就认为我们是同一类人,处理事情用同一种方式。我想我应该说出我该说的。这个事情对我的读者也有一定影响,因为我们有部分读者是重叠的。有些读者就在我的博客上留言,说以后再也不买你的书了。这也不可惜,说明他们从来没有真正读过我的书。我也可以通过这事选择新的读者。
    体验在写作中的作用:我承认自己缺乏生活经验,这是我的不足。可现在已经不为这个感到不安了。我反对为了体验而体验的做法,它是种急功近利、速成的方式,只有时间才能解决这个问题。除了经验之外,我最看重的是想像力,而且发现人的想像力会随着年龄而递减,当人越来越了解这个世界时,想像力就没那么多了。我能做的只能是扬长避短,充分利用我的想像力。
    对新作《誓鸟》的自我评价:我想过一段时间之后才会对自己有评价,刚出版时觉得它距离自己非常远,没办法感觉它就在身边。 (<P>&nbsp;&nbsp;&nbsp; “对一个写作者而言,太穷和太富,都不太妙。”美国作家福克纳如此评价。这句话,最近被国内某财经媒体拿来形容为“中国作家生存状态的真实写照”。在刚出炉的以图书版税为统计依据的中国作家富豪榜中,余秋雨占据榜首位置。与他同列前25位的作家名单中,出现了两位80后新生作家——郭敬明与张悦然。后者在榜单中以300万元的版税收入,居于池莉之后,而她首次出版个人小说集《葵花走失在1890》仅在3年前。 <BR>&nbsp;&nbsp;&nbsp; 这份新鲜排行榜的推出,与12月16日张悦然到珠海文化书城进行新作《誓鸟》签售,仅相隔一日。从现场大量年轻读者苦等她签名的场面,可以体会到其作品受欢迎的程度。也许版税的具体数字值得商榷,但较中国其他广泛的、仍为生存而挣扎的作家而言,张悦然无疑已为自己争取到较少受物质束缚的、更多的写作自由。 <BR>&nbsp;&nbsp;&nbsp; 曾有人评论,张悦然作品的共同主题为“成长就是一种疼痛”。如同莫言为她的《葵花走失在1890》作序时写道,“她的小说记录了敏感而忧伤的少年们的心理成长轨迹,透射出与这个年龄极为相似的真实”。而张悦然评价自己的文字,则是“即便忧伤、残酷,也不是绝望,是能让人产生希望的”。这位自称悲观的女作家,希望作品能让人对于幸福有所盼望,可能追逐不到它,可过程也并不是徒劳的。如同她在《樱桃之远》中的表达:幸福是生生不息,却难以触及的远。它能使人像是中了蛊,囚禁在了桎梏,然后又是那么轻易地挽救人于绝境,送人以极乐。 <BR>&nbsp;&nbsp;&nbsp; 以下是对物质、写作、“80后”等问题,接受本报记者访谈时的看法摘要。 <BR>&nbsp;&nbsp;&nbsp; “中国作家富豪排行榜”和版税:我没有太多钱的观念。现在的收入没有和父母亲独立,过去一直很坦然地花他们的钱。在新加坡念书时,虽然有奖学金,但他们也给我生活费。我知道这个事情之后(排行榜上的版税),第一个想法就是可以结束让他们养我的局面了。对于这笔钱,我没怎么想过,应该对我的生活不会产生大的改变。 <BR>&nbsp;&nbsp;&nbsp; 在新加坡国立大学读计算机专业与写作:学习计算机需要细分步骤,把每个时间段充分利用起来,因此要求思维缜密。我感觉学习起来很痛苦,按这个步骤下来对我是个很大的约束。将来走上相关工作岗位,也需要和别人配合。可写作只需要独立完成,不需要为别人负责任,是个自由的事情。一想到只用为自己负责任,这真是很高兴的事。我毕业后会朝写作方向发展的。 <BR>&nbsp;&nbsp;&nbsp; 80年代后的独生子女:独生子女存在的问题特别严重,相当于残疾。他们从小生活在很小的家庭单位里,没有其他人,只有自己,眼睛里是看不到别人的需要的。有人认为80年代后出生的这批孩子特别自私,没礼貌,我想他们很多时候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是这样的,或者是别人不喜欢的。他们太注重“自我”,而这个“自我”太大了。 <BR>&nbsp;&nbsp;&nbsp; “80后作家”:我特别不喜欢这个说法。最初它只是个年龄区分,可大家已赋予它太多涵义。一提起来,很多人就会认为“80后”是商业化的那个群体,作品只是写给同龄人看的,忽略了这些作家的认真写作态度,以为就是乘兴之作。把这个笼统的概念,用来概括这批作家,是不公平的。我们是有自己名字的人,而不是一个称号。这个说法不仅有贬义,而且充满误解,磨灭了我们每一个人的个性。 <BR>&nbsp;&nbsp;&nbsp; 对郭敬明的态度:我曾经发表文章批评郭敬明,那是“对事不对人”。我对抄袭不能接受——把别人写好的作品说成是自己的,还得到不分黑白的读者的拥护。2003年我曾为他的《幻城》写过序言,外界就认为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就认为我们是同一类人,处理事情用同一种方式。我想我应该说出我该说的。这个事情对我的读者也有一定影响,因为我们有部分读者是重叠的。有些读者就在我的博客上留言,说以后再也不买你的书了。这也不可惜,说明他们从来没有真正读过我的书。我也可以通过这事选择新的读者。 <BR>&nbsp;&nbsp;&nbsp; 体验在写作中的作用:我承认自己缺乏生活经验,这是我的不足。可现在已经不为这个感到不安了。我反对为了体验而体验的做法,它是种急功近利、速成的方式,只有时间才能解决这个问题。除了经验之外,我最看重的是想像力,而且发现人的想像力会随着年龄而递减,当人越来越了解这个世界时,想像力就没那么多了。我能做的只能是扬长避短,充分利用我的想像力。 <BR>&nbsp;&nbsp;&nbsp; 对新作《誓鸟》的自我评价:我想过一段时间之后才会对自己有评价,刚出版时觉得它距离自己非常远,没办法感觉它就在身边。 (李文·网友推荐)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