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

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置顶] 中川现代农业园

2018-4-16 11:02:22 阅读176 评论2 162018/04 Apr16

摄影于秦州区杨家寺石图中川村;戊戌春,十图地摄。

作者  | 2018-4-16 11:02:22 | 阅读(176) |评论(2) | 阅读全文>>

诗词二首/◆郭石定老先生(秦岭人在郭家河)

2018-3-11 15:49:21 阅读1422 评论28 112018/03 Mar11

前天(3月9日),接到从遥远的甘肃老家打来的长途电话,打电话的人是我五大的长子——我的堂哥张中厚,他说他跟随我们红河镇菜籽沟刘褔盆(我的好朋友)的皮影戏箱在郭家河唱戏。开始以为是红河南面马河乡的郭家河,那里有我的亲戚郭玉儿家,后来才弄清楚是红河北面秦岭乡的郭家河。

中厚哥说,他们在唱戏的间歇时间闲聊中发现,郭家河老人郭石定写了不少文章、诗词。大家争相传阅之后,觉得很有意思,就想推荐给我看看,能不能发布宣传一下,能争取印一本书最好,也算是对郭石定老人用心写东西的总结,了却一个农村老人朴素的心愿。

郭石定老先生最新留影(摄影/郭飞)

我马上答应了。为寻找、整理和发布秦源老家人的作品是我们的职责,且在老家乡下写点东西实在不容易,且又是一个老人呢。我要了郭石定先生的电话号码,也了解到他写的东西多是手写,有几篇在天水市的打字铺打印过,因为不懂其中的原理,也就没有保存打字的电子版本。老人也不会用手机上网,不会发微信和QQ之类。

这种情况完全理解。我和郭石定先生聊了几句,问清楚郭家河村是通了网络的,村里的年轻人能上网,会用微信等与外面的世界联络。我就叫他找个会用智能手机玩微信的年轻人,请他将郭老的诗文用手机拍照后发送我,我再处理和发布,其他的事情以后慢慢来。

昨天,一位叫郭文军的人加了我的微信要求通过,一问就是郭老所在郭家河的人,他也在天水的林业系统上班。在我的指引下,他实验几次后,拍照发来郭石定先生的文章《秦州鞭杆舞疑题问答》《对秦州非物质文化遗产鞭杆舞伴唱词的改编》《转学潮给社会带来的恶果》(随笔)、《法锺常举

作者  | 2018-3-11 15:49:21 | 阅读(1422) |评论(28) | 阅读全文>>

请为荒废的网上田园锄草和浇水

2017-12-11 16:39:49 阅读87 评论6 112017/12 Dec11

(红河之晨/张中定摄影)

忙俗务,身体差,没心情,大半年没有来这里看看了,荒废的网上田园让人汗颜,对不起曾经的作者和读者了!抱歉!!

以后还是来发发稿,和大家交流吧。原来以为有了更加方便快捷的微信公众号,博客就没多少用处了,但明白人告诉我,两者还是不一样的,博客自有全面、丰富、可视与档案XING强等优势。

那就多来打理吧!也请朋友们有空来看看啦!

作者  | 2017-12-11 16:39:49 | 阅读(87) |评论(6) | 阅读全文>>

我只是一棵普通的树

2017-7-13 7:56:52 阅读128 评论6 132017/07 July13

我只是一棵普通的树

我是一棵树,一棵长在黄土山坡上的树,

我夹杂在众多同类树木之中,实在是普通而又普通……

当春风温暖大地的时候,我和其他树一样,为了我爱的那个他

开满了一身美丽的鲜花,

只等我爱的那个他来采摘,来欣赏……

此时的黄土山坡上,人来人往,一拨又一拨

那都是来采摘,来欣赏这满坡树木鲜花的人,

可我爱的那个他,却迟迟不归,迟迟不来……

大地由冷变温暖,由温暖开始变热,

其他树都抖落了她们满身的鲜花,都开始急着长叶子,结果实,

可我,可我还撑着这一身的鲜花,在风雨中挣扎,哀怨……

留给其他树木的只有讶异,不解和嘲讽!

岁月如梭,谁也抵挡不了岁月无情的摧残,

可我爱的那个他还是没有到来,

我只能被迫抖落了我这开过时了的一身鲜花!

不,那不是鲜花,

那是我一身的滴滴泪,滴滴失望,滴滴疲惫,滴滴无奈……

那也是我一生一世再也没有过的——真诚!

当我开始长叶子,开始结果实的时候,

我爱的那个他却匆匆来了,而且还是一次又一次

我爱的那个他来的目的就是要采摘,要欣赏我满身的鲜花。

我只是一棵普通的树,一颗撑不起二次能开花的树,

我满足不了,我爱的那个他的渴求,

我只能在痛苦的飘摇中一次又一次地关闭了我的心扉,

而且是永远永远!

作者  | 2017-7-13 7:56:52 | 阅读(128) |评论(6) | 阅读全文>>

村之恋

2017-7-3 9:20:27 阅读101 评论1 32017/07 July3

梦醒来的时候,窗外的霞光晃眼。蔚蓝的天在窗外藐视我懒散的躯壳!我的心一阵阵的惶惑,忘记了昨夜是谁缠绵着我的梦,使我延误了清晨我与朝阳的约会!

匆匆的洗嗽中,妻子温柔的唠叨声夹杂着鸟儿的清叫声,使我尚且懵懂的身躯莫名的坠入了尘网!洗嗽之后,苏醒的嗅觉在清风颤动的幽香里,晨辉里随风飘逸的柳枝以阿娜的姿态撩动着我的胸怀。院子里圈养的红梅摇曳着,似乎想出走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难道她时也嗅到了屋外山花烂漫的清香!想看看碧波荡漾的青山,和山顶如梦幻般的流云?

躁动着的心儿,无法尊守红尘戒律,本就叛逆的我灵魂不属于我自己了,不顾妻子的唠叨,像一阵风似的飘出院外。

天空没有一朵云彩,瓦蓝瓦蓝的!就像昨日缠绕着我的一些心事与黎明的轻梦一道随风而散。今天我属于这片天地,而这片天地也属于我!

当梅花和桃李竞相开放的时候,冰雪尚未消融,妖娆的鲜花开在冷艳的大地。而我娇贵的躯体麻木的思维眷恋在冬天棉衣里,冬眠着,仅有的热情如尚未开放的花蕾在沉睡。加之忙于宝峰山庙会事务,除了尽心尽力诚惶诚恐,怕冒犯神灵,故不敢稍有懈怠。.

而今我如放归山林苍鹰飞向蓝天,翱翔于这金碧辉煌的季节。对了还要带上我的狗狗,多日的忙碌无暇顾及我这无言的朋友,使它变得狂躁了许多,我深感歉意,在这寂寞的岁月,他陪我度过了许多无聊的时光。

狗儿一出门就兴奋的撒欢起来,到处乱窜但它却从不远离我左右,既是我厌烦的时候打骂它它也从不记仇,我高兴时,他也会跟我撒娇,我唱歌时他也会吟唱,搞得我哭笑不得,它是一个精灵,一个守候着我的痛苦与欢乐的朋友。当然也很少有人知

作者  | 2017-7-3 9:20:27 | 阅读(101) |评论(1) | 阅读全文>>

2017年4月20日上午,由天水市秦州区秦岭镇党委、秦岭镇政府、秦州区旅游局主办,甘肃天森药业有限公司、天水唯美广告传媒设计有限公司承办的天水·秦州秦岭首届连翘旅游节暨第二届乡村文化旅游周活动在秦岭镇石家河盛大开幕。(以下照片由天水晚报社记者张文都等拍摄)

天水市旅游局副局长张会元等出席开幕式

斜坡鞭子舞部分人员

袁丫丫在演唱

斜坡鞭子舞

张迪在演唱

张晓霞在演唱

张引安在表演二胡

作者  | 2017-4-24 16:26:41 | 阅读(149) |评论(4) | 阅读全文>>

诗二首/ ◆ 秦源 (秦州区秦岭人)

2017-3-30 19:35:36 阅读129 评论1 302017/03 Mar30

秦源,笔名,秦州区秦岭人,此詩是其二十年前的作品。

作者  | 2017-3-30 19:35:36 | 阅读(129) |评论(1) | 阅读全文>>

春雪三首 / ◆ 杨博 (秦州区杨家寺人)

2017-3-18 21:32:28 阅读153 评论24 182017/03 Mar18

(一)

(新韵)

晨推轩户赞琼海,

惊问银装谁剪裁?

农妇施肥田里走,

丰收在望笑开怀。

(二)

(押支韵)

玉蝶蹁跹舞倩姿,

琼花万朵绽疏枝。

山川尽现妖娆景,

感恩苍天赋雅诗。

(三)

(平水韵——十灰)

梨花悄悄开,

晓看素装裁。

未见伊婀娜,

婆娑几度猜。

作者  | 2017-3-18 21:32:28 | 阅读(153) |评论(24) | 阅读全文>>

大雪下出的三篇诗文/◆王小石、张中定、辛建祥

2017-3-16 16:19:51 阅读952 评论32 162017/03 Mar16

1、[诗词]:落在故乡的春雪

王小石

2017年3月12日,一场大雪如不速之客落在了北方的春天里。接连两日的纷纷白雪让我的故乡红河小镇变成了一个童话般的世界。早晨起来看到窗外简直让人兴奋地跳起来。匆匆吃了两口早餐便背起相机跑出门了。

    外面的积雪已差不多快一尺来厚了,抬起头、放开眼,一切都是这般的梦幻,好一个银装素裹粉堆玉砌的世界!身处其中,每一个角度都是那么美的图画,根本不用考虑构图了,只有疯狂地按快门……(文中照片全为王小石拍摄)

白雪纷纷暗云压,

千山万树披素袷。

莫非昨夜梦不觉,

误入神仙玉人家?

(小石,2017.3.12写于红河岳家庄)

2、[诗歌]:落在红河老家的一场厚雪

张中定

没看见雪花如何舞动

没看见风吹动雪花的冷

一场意想不到的大雪

穿过2017年泛绿的春天

落在我远方的礼县红河老家

这场雪

落进我的视野之前

先是落在亲戚们的微信群

白茫茫耀眼的一片

白在熟悉而亲切的屋顶,或者

想给秋天有个交待的枝头

这场大雪

意外地下在春天

厚得令人咋舌、惊叹

怎么看都很美的厚雪

会伤及哥嫂的庄稼吗

会埋葬弟妹的念想吗

会阻断我回老家的路吗

作者  | 2017-3-16 16:19:51 | 阅读(952) |评论(32) | 阅读全文>>

生与死 喜与悲/◆张中定(红河人在珠海)

2017-3-2 20:06:23 阅读412 评论21 22017/03 Mar2

今天应该是个平常不过的日子——2017年3月2日,怎会料到经历两场意想不到的喜与悲。

早上抽空查看“我挚爱的亲人们”微信群,它是由我在东莞的女强人小妹张书英组建的,邀请加入我、我哥哥、妹妹、弟弟以及由此延伸的侄儿、侄女、外甥、外甥女等26位遍布全国各地的直系亲属入群,每时每刻都有人在上面聊天、交流,是我所有微信群中最热门、最亲切、最有归属感的一个小小网络空间。

“恭喜会娟喜得贵子!”

一点开“我挚爱的亲人们”微信群,首先进入视线的是一个期待已久的大喜讯!

我妹书英、侄儿晓辉、侄女晓丫、外甥女娟娟等人都在兴高采烈地祝贺着,分享着会娟的喜悦,传递着亲人间的关怀。

我大妹妹丛叶的女儿会娟今天生儿子了,大家纷纷在祝贺,在询问更多的细节。

我作为会娟的二舅,当然很是高兴,为会娟的平安生子,也为大妹丛叶不到半年时光连得孙子、外孙子,为马强家有了接班人。

马上再仔细查看,会娟的微信发布即是“男宝一枚”,我猜想,估计是她老公马强用她的手机发布的吧?虚脱的她大致还待在产房里,医生、护士绝不会让她乱发微信。

“男娃,六斤四两,50cm”。

会娟在西安任教、刚当父亲一百多天的弟弟郭维进一步披露了孩子的体重和身高。

母子平安,大家放心好啦!

会娟和她妈又分别晒出了小婴儿的照片——在医院的不锈钢婴儿床上,被白单包裹,被厚棉被遮盖,侧睡着的他睁开明亮的眼睛望着前方,那神情和状态,根本不像是刚刚出生的婴儿,倒像是满月之后稳重的样子,但模样挺像他那清瘦型的爸爸和妈妈。

作者  | 2017-3-2 20:06:23 | 阅读(412) |评论(21) | 阅读全文>>

老先生张重九/◆张根久(牡丹人在兰州)

2017-1-26 13:48:19 阅读289 评论1 262017/01 Jan26

我们村吴集寨历朝历代不乏艺人,他们各自凭借一技之长造福一方,颇得村民称赞,这其中就有老先生张重九。

张重九,因九月初九出生而得名。提起张重九老年人无不知晓,他就是方圆百里远近闻名的“老张先生”。

张重九出生在医药世家,祖上数代就有行医者,几世累积医技偏方颇丰。张重九祖辈正赶上“回乱秦州”,再后来战乱、灾荒、地震、瘟疫等天灾人祸频起,到张重九时家道已衰败没落。成年的张重九虽然身怀有技,但日子过得艰难,最后不得不乞讨为生。

十九世纪三十年代的一日,张重九乞讨至小天水镇安县长家(安县长,名荣堂,天水镇人,中华民国时期任天水专区礼县县长一职),凑巧县太爷的公子正在重病咽气,县长一家正为青春年少的儿子即将离世而异常难过。身为县长的安荣堂凭借手中的权力便请了四方名医问诊,均不见效,空有权柄也是一筹莫展。此时,乞讨至县太爷门首的张重九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他告诉县长,他能医此病。在求生欲望的促使下,县长对这个衣衫褴褛的后生虽然不那么相信,但是救子心切,也顾不了许多,死马权当活马医。于是,让张重九到儿子病榻前诊治。张重九看完病,开一剂药,县长一面命人抓药,一面好吃好喝款待(实则软禁)张重九。服药三小时后,县长儿子竟然奇迹般地醒过神来,再经过一月的调治,终于痊愈了。

也许该张重九时来运转,县长感念张重九救命之恩,以其私财赞助张重九在华岐乡汪家团庄开一诊所,并手书“妙手回春”匾额,高悬诊所门头,有了县长权威的广告,再加上奇迹般医好重病咽气县太爷公子的传闻,张重九的诊所门庭若市,不几年功夫,家业便兴旺起来。到1949年解放前时,张重九家已经拥有土地百亩,骡马、牛羊一样不差,雇佣人手几十,儿子张士杰也跟随其父行医。

作者  | 2017-1-26 13:48:19 | 阅读(289) |评论(1) | 阅读全文>>

我村吴集寨/◆张根久(牡丹人在兰州)

2017-1-24 10:51:58 阅读157 评论21 242017/01 Jan24

不是江南胜江南,天水处处不一般。

秦州八景虽有名,我把咱村表一番。

秦州有个后花园,它的名字叫牡丹。

牡丹有村吴集寨,地广村美惹人爱。

最旷红南沟,眼望不到头。

绵绵滩上草,恰似到蒙古。

钻进神仙窑,可与群仙聊。

面壁持久坐,禅定真奇妙。

登上吴尖嘴,好似坐飞机。

云在脚下过,群山也拜你。

进了刘家沟,峰悬谷更幽。

若在谷底唱,回声响一周。

爬上凤头山,全村皆可览。

山上泰山庙,保得一方安。

汩汩山泉山,清澈能见底。

每日轻轻唱,滋润百草肥。

最美还是人,朴实又纯真。

勤劳心地善,成就幸福村。

作者  | 2017-1-24 10:51:58 | 阅读(157) |评论(21) | 阅读全文>>

阳江:大澳小思/◆张中定(红河人在珠海)

2017-1-24 10:27:04 阅读109 评论19 242017/01 Jan24

海浪拍打的不是白色的沙滩,而是我尘封冰凉的心;海风拂过欢笑的人群,自然也帯走情感的过往,也带走思想的杂质。阳江海陵岛海滩,自由而奔放、舒心而惬意,沉迷在人、海、天、时四者合一的美妙情境里,期待时间能够停滞,那怕少得不能再少的少许。

之后,去过的名叫大澳的地方其实不大,看着也不怎么起眼,给人的印象却是阳江之行的最深、最好。

1

大澳是个古村落。一踏进大澳,一股不一样的古气便扑面而来。

小巷里青色的鹅卵石和石板街道,平整中略有凹凸,完好下可见残损,它映照过秦时的明月,行进过汉时的铁马,岁月的风雨,世事的打磨,多少年之后的那一刻,我看不见的脚印,与某个瞬间的历史巧妙重合,并轻轻叩响,让我看大澳的目光便不由得细致起来,也凝重起来。

炎阳热风中走进的大澳,东走西转的行车,让我完全丧失了方向感。据知情人士说,大澳位于阳江市阳东县东平镇的东南方向,是名副其实的中国古村落之一,在广东的古村落中也是数得上的啦。游览东平,都要去珍珠湾看海,去飞龙寺赏古,而我们只要大澳,为的是在大澳多待一会,多看看,多想想。就是在这难得的寂静之处,在石板小巷里走走,在平静的海边坐坐,什么都不想的发发呆,也是好的。

大澳的小巷并不长,好像只有几十米长,被一块空旷的广场隔断之后,又有几十米。大澳的名字听起来很自信,但大澳看起来的确很小。大澳在远古时早就有人在地生养繁衍,石板小屋里——渔家文化的珍品,飘散着生命与生活的气息,石板屋顶上冒着青白的人间烟火,秦时就有人在这里结群而居,逐渐演化为一个叫大澳的村落。那时,大澳归南海郡管辖,汉时又属

作者  | 2017-1-24 10:27:04 | 阅读(109) |评论(19) | 阅读全文>>

儿时的堡子/◆张根久(牡丹人在兰州)

2017-1-6 13:42:08 阅读377 评论21 62017/01 Jan6

我的老家秦州吴集寨的湾河梁有一座堡子。那堡子就高高稳坐在我们村庄对面的山顶,承载着岁月无名的荣辱,也铭刻着我们苦乐的记忆。身处老家时,它在我们的眼前,奔波远方时,它就在我们的梦里。

(图文无关,仅作插图用)

年幼时常听老人说,吴集寨的堡子始建于清同治元年,由村民和地保团练共同建造而成。在甘肃西部像这样的土堡很多,有些土堡规模很大,占地达百亩,有些很小,仅仅一个烽火台而已。

堡子占地约有四亩,城墙高约三丈。随着岁月的流逝,风雨的侵蚀,如今的堡子已成残垣断壁,留给经历者惨痛的回忆,留给后来者无限的遐想。

民国《天水县志》卷二专门为天水的这些土堡立了名录,对土堡的名称、位置、所属村落等作了汇编。对土堡的现状用了三个字:存、破、废,同时注明了土堡的建设的时间。我们村的堡子在《天水县志》第二卷第三十七页有如下记载——“名:吴旗寨堡;位置:在东山;始建年代:清同治元年;当时状态:废。

土堡,就是一个土筑的城堡,其作用就是在敌人来犯时,村民进入其中避难,是一种土法的防御工事。令人不解的是天水境内这样的堡子很多,基本每村都有。那么如此数量的土堡到底用来对付的敌人是谁呢?据村里的老人讲,堡子主要是用来“跑回回”的,也就是说,我们的敌人就是以河西反动军阀马步芳、马庭贤为代表的“马家军”,“回回”就是当地人对“马家军”的代称,并不是针对其他回族民众。可是,我寻思,天水的汉人多于回人数倍,你不觉得我们汉人有些奇怪吗?可见,堡子应该不仅仅是对付“马家军”的,肯定还有别的用途。

通过对秦州志、西部地方志的查阅发现,原来甘肃

作者  | 2017-1-6 13:42:08 | 阅读(377) |评论(21) | 阅读全文>>

高海云书法入展全国政协和中国残联举办的书画展

2017-1-5 8:54:50 阅读186 评论34 52017/01 Jan5

2016年12月3日,由全国政协书画室、中国残联举办的“放飞梦想·共奔小康”——全国首届残疾人书画展在北京中国政协文史馆隆重开幕。全国政协副主席马飚、国务院残工委副主任中国残联党组书记、理事长鲁勇、全国政协副秘书长刘家强等领导接见了参加书画展开幕式的书画家代表并合影留念。甘肃省礼县红河镇青龙村农民,礼县第六、七届政协委员,八届政协常委,甘肃省书法家协会会员高海云的书法作品入展,并受邀出席了开幕式。

此次书画展是由全国各省、市、自治区残联报送,经展览艺术委员会(苏士澍、杨力舟、唐勇力、卢中南、陈良敏组成),共有110幅作品入选,其中美术作品60幅,书法作品50幅。华夏出版社出版了精美画册,收录全部入选作品。入选作者中有全国政协委员和省、市、县政协委员和各省级书协会员。

以下图片为作者高海云在“放飞梦想·共奔小康”——全国首届残疾人书画展上的情景。

作者  | 2017-1-5 8:54:50 | 阅读(186) |评论(34)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网易新闻资讯

 
 
 
 
新闻标题 
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甘肃省 天水市 金牛座

 发消息  写留言

 
秦源老乡共写博,众人拾柴火焰高!
 
近期心愿让我们共同打造甘肃礼县的红河、盐官、马河、固城和天水的杨家寺、秦岭、牡丹籍人士的网上家园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圈子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